|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81章 你快勒马(3更)
  和尚估计也没料到萧凡会这么回答,愣了一下,道:“帅也不能堕落。”

  “不,只要长得帅,做什么都是对的。”萧凡双手背在身后,仰头看着天空中一轮圆圆的皎月,声音里带着一丝丝忧郁:“只有帅,本身是错的。”

  和尚的眉头很浓,浓得像是眉笔画出来的,听闻萧凡的话语后,他那双浓眉便紧紧的蹙在了一起,眼中泛起茫然。

  几秒钟后,他忽然一笑,眼中精光绽放,双手合十,朝萧凡行礼:“施主佛理精深,贫僧佩服,且容我先度化一个小蟊贼,再与施主畅谈。”

  说完,和尚继续迈开脚步,依旧不急不缓,几步之后,却已经消失在萧凡眼前。

  “西庆市到底有什么变故?还是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一个蟊贼,一个和尚,年纪轻轻,先天之境,都在西庆市出现还要加上素蒹葭,昏迷的圣女古武世家管理局放宽了限制之后,当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萧凡眉头微蹙,内心隐隐有些不安,而这种不安到底来自何处,他却没有丝毫头绪。

  思索了片刻,萧凡快速狂奔,朝那和尚追去。

  失去内劲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连速度都比以前降低了起码三分之二。

  幸运的是,萧凡并没有追多久。

  那穿着黑色紧身衣的青年似乎在公园里寻找着什么,被和尚追上之后,两人当即就展开了较量。

  萧凡到来之时,内劲四溢,气息惊人,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打得精彩纷呈。

  紧身衣青年没有用武器,腿功了得,和尚也没有用武器,掌法惊人。

  先天之境的强者交战,若是不加以控制的话,恐怕等打完之后,四周都会一片狼藉,那等破坏力,绝不亚于炸弹爆炸。

  两人显然也都知道不能引起注意,所以并未放开手脚。

  可饶是如此,躲在拐角处探头张望的萧凡,依旧感受到劲风拂面,如同针扎。

  两人的对战,让萧凡对先天之境的高手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他隐隐有些后怕,当时到底是怎么有胆子去跟君无海拼命的?

  幸亏那时是在走火入魔的状态,若是正常情况下,萧凡恐怕根本没有跟君无海死拼的决心,也就无法创造出以后天三重灭先天二重的神话。

  仔细看着两人的交战,萧凡与之跟自己对比。

  如果没有失去内劲的话,萧凡相信自己对上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不会落下风,如果配合唐门暗器的话,甚至隐隐能压制一番。

  但是两人的话,萧凡必败无疑。

  “如此算来,小爷才是最天才的一个。”萧凡得意洋洋:“我才后天三重,等我突破先天之境,岂不是可以吊打所有武者,天下无敌?”

  “谁!”

  紧身衣青年忽然一声厉喝,与和尚二人如同心有灵犀,各自退开之后,两人的目光直直的锁定在了萧凡的藏身之处。

  萧凡耸了耸肩,武者的感知度有多么敏锐,他很清楚,既然人家已经发现,再躲也没有意义,至于逃,萧凡不考虑。

  先不说逃不逃得掉,除非迫不得已,否则绝望之杀不会逃,这是作为杀神的尊严。

  “是你?”

  当萧凡从假山后走出,紧身衣青年脸上露出愤怒之色,侧头看和尚,道:“假和尚,我先弄死他行不行?”

  “贼施主,你怎么能妄开杀戒?”和尚面容凝重:“这位施主佛理精深,与我佛有缘,我还打算度化了他,贼施主你是贼,你可以偷东西,怎么能杀生呢?”

  “麻痹!假和尚你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好不好?你不是唐僧!也不用取经!”紧身衣青年抓狂,澳门赌博网站:使劲甩头,湿润的头发上无数水珠挥洒开来,甩了和尚一脸。

  “阿弥陀佛,贼施主,再胡乱甩水,贫僧就要生气了。”和尚面露微笑道。

  紧身衣青年牙齿咯吱咯吱的响,心里满是郁闷,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

  “你们俩到底什么人?在我的地盘做什么?如果不说清楚,我就叫人弄你们。”萧凡现在明明是最弱的,但是气势不能输,一脸凶狠的样子看起来很像是某势力老大。

  “阿弥陀佛,施主你要弄弄他,不要弄我。贫僧是好人。”和尚无悲无喜,用一种莫名意味的笑容看着萧凡道。

  萧凡嘴角抽了抽,这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和尚。

  “老子也是好人!一直以来都是劫富济贫。”紧身衣青年坐在了栏杆上,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打开以后发现完全湿透,烟盒里还有水,恼得将烟盒扔出老远。

  萧凡拿出香烟,递给了紧身衣青年一根,打火机也扔了过去。

  两人一起点燃香烟,吞云吐雾起来。

  “吸烟有害健康,公共场所不要吸烟,二手烟危害更大,你们荼毒贫僧,这种行为很堕落。”

  和尚控诉一番后,问道:“贼施主,你这三天偷十八家,所有钱财拿去嫖二十二个女子,算什么劫富济贫?”

  萧凡目光一凝,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三天二十二个,这货经验很丰富啊,可以技术上进行交流和探讨。

  紧身衣青年看萧凡惊讶的目光,脸色一红,然后正色道:“我怎么不是劫富济贫了?那些女人出来做生意,为什么?因为穷!我光顾她们的生意,解决了她们的贫困问题,又宣扬了一分付出一分回报的人生观价值观,引领她们懂得凭自己的本事吃饭,脱贫致富!这才是真正的济贫,毕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你懂得吧?”

  萧凡忍不住想鼓掌。

  紧身衣青年说得太对了,完全找不出一点毛病,萧凡忽然对这青年有种亲切感,那是遇到同类的喜悦。

  和尚摇了摇头,道:“贼施主,尽管我认同你的观点,可是贫僧还是要度化你。偷东西是不对的,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等我再偷十八家,凑齐三十六家,我就不偷了。”紧身衣青年从兜里拿出一张纸,一边说着一边展开,却在瞬间,脸色黑得如锅底。

  那张纸上写了不少的字迹,却因为被水湿透,字迹已经模糊。

  和尚又摇头:“往前一步是悬崖,贼施主,你快勒马!”

  “我快乐尼玛勒个壁!”

  紧身衣青年悲愤低吼,眼睛开始发红,伸手指着萧凡怒声道:“等老子弄死他就快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