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80章 蟊贼、和尚(2更)
  萧凡没打算拜任何人为师,哪怕先天三重巅峰的大高手也不行。

  逍遥自在才是萧凡一直以来最大的追求,被老头子管就罢了,还找个师父来管自己,纯属自己找虐。

  “想当我师父?雷霆刀锋那老家伙我都没答应,就你?”逃出小院子之后,萧凡回头看了眼小院子。

  就在这时,一声哀嚎从院子里传出,萧凡龇了龇牙,他听得出,那是慕萧玄的声音。

  “看吧,这就是找师父的代价。”萧凡耸了耸肩,为慕萧玄默哀了一秒,心情舒畅的转身迈步而去。

  这老头的小院子似乎和偌大的公园是相连接的,萧凡漫步走着,夜风习习,吹来一股静谧,很容易让人内心安宁。

  “就吃些补气丸,身体里怎么会出现狂暴气流呢?刚刚如果不是那女人以内劲帮我镇压,恐怕还要遭罪素蒹葭,她好像知道我修炼的内劲?为什么后面又想杀我呢?”

  萧凡脚步放得很慢,他需要时间去梳理太多的疑问。

  没错,刚刚那黑影女人,就是素蒹葭,苏梓萱的好友,请来为萧凡治疗的所谓妙手神医。

  让萧凡没想到的是,这素蒹葭看起来不过二十六七的样子,一身武功却已经达到先天之境,实在惊人。

  “这女人恐怕不是因为苏梓萱的邀请,所以专门来的西庆市,从她跟地中海老头的对话里,她似乎正在追杀圣母殿的圣女?报亡母之仇?”

  萧凡揉了揉太阳穴,信息量太多太杂,需要好好捋一捋。

  站在湖边吹了好一会的风,萧凡心里还是有很多疑问没有弄清楚,但是无人解惑,再怎么猜测也是枉然。

  索性萧凡放弃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伸展了几下身体,从地上捡起了几块石子。

  一颗鸡蛋大小的石子紧握在手,萧凡呼吸均匀,慢慢抬手于胸前,眼睛死死盯着湖中的月光照耀下的白点,手腕以特殊的手法开始震颤,随后,所有的力量便都汇聚在了手腕之上。

  紧接着,萧凡手腕陡然一番,那鸡蛋大小的石子,瞬息间如同子弹般电射而出,准确的命中湖中那白点,发出巨大的扑通声响,荡开无数涟漪。

  “呼”

  萧凡深呼吸了一口气,目光中露出喜色。

  他现在练的不是别的,而是唐门暗器!

  慕远欣得到过关于唐门暗器的秘籍,虽然一把火烧掉了,澳门赌博网站:但是武者的记忆力远超常人,就算记不住整本,半本还是可以记住的。

  用了三天的时间,慕远欣将脑海中记住的部分用电脑打了出来,复印之后交给了萧凡。

  从那时候开始,萧凡就决定开始修炼唐门暗器,以此作为自己的底牌之一。

  后来,萧凡与君无海死战,虽然击杀了君无海,但萧凡自身出现问题,内劲消失无踪,连针锋都无可奈何。

  失去内劲的萧凡,战斗力折损大半。

  身为绝望之杀,他的实力依旧恐怖,在杀手界还是杀神,可是面对武者,特别是实力超凡的武者,没有内劲的萧凡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就比如今天,如果萧凡的内劲还在,就算面对素蒹葭,萧凡也不会有丝毫惧怕。

  内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恢复,萧凡心里一直带有危机感,唐门暗器对内劲的需求并不大,这是萧凡目前增强实力最好的选择。

  一旦将唐门暗器练好,等到内劲恢复,便如虎添翼,退一万步说,就算内劲无法恢复,有唐门暗器在手,萧凡也能出其不意的击杀强敌或者自己逃脱一劫。

  短短时间里,萧凡几乎已经彻底掌握了唐门暗器的手法。

  毕竟萧凡有底子,远程投掷手法早已为他打好了基础,唐门暗器不过是在投掷手法上进行了突破和提升,就如同小学数学到大学几何的学习过程。

  梆梆梆!

  连续三声轻响,一颗手腕粗细的矮树咔嚓一声断裂。

  萧凡惊喜的看着这一幕,很是满意的舒了口气。

  唐门暗器果然独步天下,萧凡只能算是半吊子,还没有内劲的帮助,只是凭借着身体的强度和暗器手法,就能够三颗石头打断手腕粗细的树干,这样的效果已经极为惊人。

  唰唰唰

  忽然间,破空声传出。

  萧凡目光一凝,手腕快速一翻,一颗乒乓球般大的鹅卵石电射而出。

  “哎呀!”

  惨叫声中,一道身影从半空中掉落下来,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水花四溅,湖水中的的人影奋力挣扎,上岸之后,一抬眼,怒气冲冲看着萧凡吼道:“你特么吃撑了?乱扔石头干什么?”

  此人一身黑色紧身衣,明明是个男人,却留着披肩的长发,从模样上看起来似乎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很是年轻。

  “大晚上穿着夜行衣,鬼鬼祟祟在人头上飞来飞去,你要庆幸我扔的只是石头,万一扔的是炸弹,你就乐子大了。”萧凡冷笑一声道。

  “你特么还有理了?信不信我怼你?”青年怒极,气冲冲朝萧凡走来,似乎要跟萧凡进行一番友好的交流,但是还没走到萧凡身边,他就面容微变:“哼,老子懒得跟你一个普通人计较。”

  说完,青年双脚在地上一跺,身形在半空一跃,一脚踏在假山之上,再借由这股力量,整个人凌空飞出,双脚不断踢蹬,迅速朝远方疾驰而去,速度惊人。

  萧凡看着这青年快速消失的身影,眼睛微微眯起,心头带着一抹震惊。

  “内劲波动惊人,轻功超凡,又是一个先天之境的年轻高手!难道是圣女殿的?”

  没等萧凡细想,又是一道身影匆匆而来。

  萧凡凝神看去,却见来人居然是一个光头,穿着一身洗得泛白的僧衣,脖子上挂着一串古朴佛珠,脑袋上顶着九个戒疤。

  此人面容也很年轻,似乎比之前的紧身衣青年还要稍微年轻一点,大约二十三四的模样。

  他的步伐看似不快,可是速度却很惊人,萧凡打量时,他已经来到了萧凡面前。

  与萧凡错身而过的时候,这和尚鼻子动了动,然后轻咦了一声,停住脚步,面容变得肃穆,朝萧凡微微弯腰,道:“施主,你堕落了。”

  “可是我很帅。”萧凡目光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