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30章 萧凡破局(3更)
  女人的声音吸引了很多人,见众人目光都转了过来,男子一瞪眼,怒道:“你说什么?谁偷东西了?”

  “就是你偷东西!”女人急道:“刚才你在我后面过去,我感觉到你掏我挎包了,我的钱包就是被你偷走的!”

  “你少诬赖人,我哪偷你的东西了!”男子愤然道:“捉贼捉赃,你说话可要负责任啊!”

  女人道:“就是你偷的,刚才就你一个人从我背后走过去,不会有别人!”

  男子摆手,愤然道:“我也不跟你废话,既然你说是我的偷的,那我站在这里让你搜。我给你说,要是搜不到,今天这件事咱俩没完!”

  “肯定在你身上,搜就搜!”女人说着,伸手便去摸男子的口袋。

  围观人群看着这男子,蔡雨梦跟萧凡也走了过来,蔡雨梦对旁边人低声道:“怎么回事?”

  “谁知道呢!”一个女人低声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搜到。”

  “我看难了,这个人都被抓住好几次了,但哪次从他身上搜到东西了?”

  “哎,人家肯定早就转移了。这东西丢了,根本不可能找得回来,吃个哑巴亏,下次多注意就是了。她这么一闹,事情就大了。你忘了,上次三号楼那个男的,就是因为这事,被打成什么样啊!”

  “这伙贼实在太嚣张了,但是,关键就是抓不到他们的把柄啊!”

  人们愤然议论,他们当中不少人都吃过这些贼的亏。所以,后来他们出门都不敢带钱,就是怕再次吃亏。

  女人搜了男子的口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那男子为了表示清白,甚至把衣服都脱下来,抖了又抖,里面根本藏不下钱包。

  “现在你特么没话说了吧?”男子穿上衣服,怒目瞪着女人,道:“这件事,你说怎么办?”

  女人又怒又急,她想不明白,这男子到底怎么会那么快就把东西转走了。现在找不到赃物,她就成了诬陷,人家要找她麻烦,她也没话说啊。

  “可能是我看错了,对对不起”女人低声道歉,牙齿紧紧咬着下唇。明知道是眼前这人偷了自己的东西,结果道歉的还是自己,任谁也受不了!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男子瞪着女人,道:“老子为了证明清白,把衣服都脱了。我现在也不说让你赔偿我什么了,我做过的事,你照着做一遍,咱俩就两清!”

  女人面色一变,男人在外面脱掉上衣什么的不算什么。可是,一个女人家,你让她众目睽睽之下脱掉衣服,这就有点过分了啊。

  “这位大哥,澳门赌博网站:人家是女孩子啊,这样不好吧!”旁边一人劝道。

  “我觉得很合理啊,她既然诬赖人家,就得想好结果,不能随便说说就算了啊。”

  “可不是嘛,这人活在世界上,总得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任吧!”

  旁边不少人都跟着那男子起哄,为那女人说话的人反而占了少数,大部分人都是想看热闹。

  女人面色涨红,气的浑身哆嗦,却又无可奈何。

  男子得到众人的声援,顿时来了劲,道:“不废话,快点脱,脱完这件事算结束!”

  女人抓紧衣服,摇头道:“不可能!”

  “不可能?你特么不脱,就别想走!”男子一把抓住女人,道:“你特么不脱,老子帮你脱”

  男子伸手便要去扯女人的衣服,然而,他手刚起来,一只有力的手便抓住了他的手腕。

  男子抬头,只见一个穿着休闲衬衣的青年正站在他身边,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萧凡看着男子,轻声道:“朋友,钱都已经到手了,何必做这么绝呢?”

  “你特么是谁啊?什么叫钱已经到手,什么叫做的绝?刚才你也看到了,我身上没有钱包。她这么诬赖我,难道就这么算了吗?”男子上下打量着萧凡,道:“你特么是不是跟她一伙的啊?怎么的?想仗着人多欺负老子吗?”

  萧凡笑容依旧不变,道:“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你出来是求财,没必要把事情做绝。做得太绝,自己也就没有退路了。”

  男子不耐烦地道:“你特么到底想说什么?”

  萧凡道:“让她走吧。”

  “不可能!”男子嚣张跋扈,道:“就算我同意,你问问其他人同意不同意?”

  “不同意!”人群当中有几个人大声呼喊,很明显,这几人跟他是一伙的。

  萧凡眉头微挑,道:“这么说,是不准备留余地了?”

  男子怒道:“艹,什么狗屁余地?你特么再废话信不信老子揍你!”

  萧凡没有再说废话,他转身走进人群,没多久,从人群当中拉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走了出来。

  看到这小孩,男子面色顿时一变,仿佛见到了克星一般。

  萧凡将小孩拉到男子面前,轻声道:“我给过你机会,你不想要。现在,咱们就好好算一算这笔账!”

  萧凡说着,伸手从小孩口袋当中摸出好几个钱包,扔在地上。

  女人一声惊呼:“呀,我的钱包啊!”

  人群当中也有几人惊呼出声,匆忙过来捡起各自的钱包。

  “我的钱包怎么会在他身上?”

  众人都带着这个疑问,而萧凡则静静看着面前那男子。

  “这是怎么回事?”女人看了看萧凡,又看了看那孩子,道:“我我感觉我的钱包是被他偷走的啊,为什么会在这个孩子身上?”

  萧凡笑道:“做贼的,又怎么会把贼赃放在自己身上呢?”

  女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但是她还是很想不通,那男子到底是什么时候把钱包转移到这个小孩子身上的。

  见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男子有些着急,愤然道:“这特么跟我什么关系?你在他身上搜到钱包,那是他偷的,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

  萧凡也不说话,突然往前一步,伸手一把抓住男子的面颊,微微用力,将男子的嘴捏开。

  萧凡伸出两指进他口中,在众目睽睽之下,夹出了一个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