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28章 睡裙好不好看?(1更)
  林若寒和绯月的到来,是萧凡完全没有想到的。

  带着两女,萧凡自然不会再住蔡家,给蔡淼打了声招呼之后,萧凡索性在午吃饭的这家酒店开了三个房间。

  萧凡倒是想开一个房间,奈何两女完全不对路,让她们跟萧凡躺一张床的几率并不萧凡出门被陨石砸死的几率高。

  一下午时间,萧凡带着两女游览了临海市的一些旅游景点,表面看起来萧凡很幸福,林若寒喂一口糖葫芦,绯月喂一口酸奶,享尽齐人之福,看得无数牲口眼睛绿油油的。

  可是实际,只有萧凡自己才知道,糖葫芦混杂着酸奶的味道,真特么要人命!

  心里发苦,表面还得做出一脸开心的样子,嘴都快笑抽筋了,额头的汗水一颗颗往下掉,这种煎熬也只有亲自体会,外人无法想象。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萧凡厚着脸皮耍赖,跟个小孩似的,死活不愿意在走,非要回酒店。

  随便解决了晚餐,萧凡自己钻入了房间,点燃一支香烟,往床一躺,忽然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一个人的世界真特么好!”

  萧凡完全没有顾及他这番话对单身狗的打击多么致命,在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萧凡把之前的话完全抛在了脑后。

  “一个人的世界好个鸡毛!两个大美妞在左右两旁,还都是小爷的媳妇,此时不更待何时?”

  萧凡做贼一样偷偷的打开房门,但是站在门口,却显得犹豫起来。

  往左是林若寒,往右是绯月,去林若寒那不一定能啪得到,去绯月那边能啪,可是萧凡用性命保证,啪的时候绯月一定会有多大声喊多大声,最好整个酒店都能听到。

  不这样怎么刺激得到林若寒?

  “我太阳……”萧凡蹲在地画圈圈,又开始泪流满面。

  “三个人的世界真的好忧伤……到底怎么才能和谐?”

  犹豫再三,萧凡还是去了绯月那边,能啪总不能啪要好对吧?大不了好好商量一下,让绯月不要叫……

  绯月的房门果然没关,灯光大亮,穿着紫色的单薄纱织睡裙,曼妙身躯若隐若现,坐在床头,修长的雪白大腿弯曲踩在凳子,正在擦着护肤霜,晶莹剔透的脚趾头打着红色的甲油……

  “咕噜!”

  萧凡狠狠吞了口唾沫,眼发出如饿狼似的光芒,直接朝绯月扑了过去。

  哪知道萧凡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绯月会拒绝,一条大长腿直直的顶在了萧凡的胸膛,她的双手放在小腹之下,遮挡诱人风景,脸挂着似笑非笑的神色:“怎么?知道往我这跑?”

  萧凡腆着脸笑,两只手抱着绯月的脚,轻轻按着,道:“我乖不乖?”

  “很乖,但是我不乖,所以你给我老实点。”绯月笑眯眯道。

  萧凡脸顿时露出凶狠表情:“不乖要挨打,从小是这个道理。”

  “没错,可也要看你的本事,虽然你是杀神,我只是第二,但是我觉得起码天亮之前,你不能如愿以偿哟。”绯月有恃无恐。

  萧凡傻眼了,这该给啪的不给啪了,难道该去林若寒那?

  “你不对我突然来临海市找你,有任何疑惑?”绯月收回了脚,被萧凡捏得有些痒痒,盖被子遮掩美景之后,眨动着美眸道。

  萧凡撇嘴:“你是知道林若寒来了,所以才来?”

  “你真当我是那么斤斤计较的女人?”绯月眼睛眯起危险的光彩,下下看着萧凡,哼了一声道:“下次再这么想,你一辈子别想碰我。我这次来临海市,是因为一个人从欧洲回来了。”

  “唐初秋?”萧凡微微一愣,摸索着下巴道:“他怎么会回来?而且还是来临海市……”

  绯月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了,自从跟踪他到了临海市之后,我已经失去了他的消息,啼血也找不到他。”

  “啼血都找不到?”萧凡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勾起玩味笑容:“本来以为唐初秋已经是丧家之犬,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简单,当初或许真的不该饶他一命,稍后我会让止战之殇找找他的行踪,对了,罗亚基德家族找到了么?”

  “没有。”绯月摇头:“罗亚基德家族根本没有露面,但是跟唐初秋之间已经有过联系,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进行的,至今我也没查出。”

  “那不用管了,小月月,**一刻值千金,来嘛,快活呀。”萧凡猥琐一笑,伸手便要去解衬衣扣子。

  绯月一脚把萧凡踹了出去:“亲戚来了。”

  萧凡傻眼了:“那你开着门等我来干什么?”

  绯月神秘一笑:“让你看看我睡裙好不好看。”

  “……”

  砰的一声,房门紧闭,萧凡站在门口欲哭无泪。

  西方女人的亲戚也这么讨厌,总是关键时刻来!

  不死心的萧凡,离开了绯月的房门,溜到林若寒这边。

  林若寒的房门同样是虚掩着的,萧凡看得心头荡漾,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在绯月那没能得逞,林若寒这里来补偿,果然还是领了证的老婆最好。

  林若寒并没有玩**阵,穿着单薄的睡衣,扣子严严实实的,一点风景都看不到。

  萧凡进来的时候,林若寒正伏案在台灯下,拿着笔在一份资料写着什么。

  “天天这么辛苦,你不会累么?”萧凡伸手搭在林若寒的肩,话语轻柔,对这个如同工作狂一样的妻子,萧凡很是心疼。

  对林博山那老家伙,萧凡心里满是怨念,若不是他心怀异心,林若寒又何苦会这么疲惫?京城豪门哪家大少小姐不是整天吃吃喝喝买买买?

  林若寒绝对是豪门子弟的劳模,没有之一。

  “我这次来临海市,是为了这份合同来的。”林若寒放下笔,伸了个懒腰,瞥了眼萧凡,“你怎么没去另一边?”

  林若寒的话音里带着酸味,虽然不浓,可萧凡一清二楚,这女人的情感较内敛,一般不会显露,除非真的是被感动到,她才会不顾一切。

  “我怎么会去那边?我是这样的人么?你才是我领证的合法妻子啊。”萧凡面容严肃,正气凛然。

  林若寒抿了抿嘴:“吃了闭门羹?她不方便对吧?”

  “……”

  萧凡绝望了。

  “女人,能不这么聪明吗?给点面子行不行?”

  b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