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24章 色‘狼’理论(3更)
  蔡雨梦好奇的看着两人,在临海市这个地界上,能让姐姐陪同共奏一曲的人绝无仅有。

  抱着看好戏的心态,蔡雨梦坐在石椅之上,双手抱胸,笔直的双腿上下摆动,倒是很想看看萧凡出丑。

  她可不相信在茶楼里做出那么一首不算是诗的流氓,能弹奏出什么好听的曲子,甚至怀疑萧凡碰过这个东西没有。

  不过无所谓了,只要能看到这个流氓出丑,就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蔡清莲侧头发现萧凡已经准备妥当,心头回想了一下凤求凰的曲调,深吸一口气,就已经准备好了等萧凡起音,然后就跟上节奏。

  但是让蔡清莲快要发狂的是,萧凡好整以暇的将手放在古筝上,随意拨动了两根弦,而后就挥动着十指在上面乱扒一气。

  刺耳的声音从古筝上传递而出,这股杂乱的声音差点让一直摆动双腿的蔡雨梦没有坐稳,从椅子上栽倒下去。

  蔡清莲憋着一口气准备配合,却被这股声音弄得岔了气,忍不住脸色涨红,捂住胸口咳嗽了两声,两个漂亮的眸子里都渗出了点点水光。

  “萧凡!你个臭流氓!”

  蔡雨梦挺着小胸脯,昂首怒视萧凡,幸亏自己慌忙用手撑住了石椅,才没有摔倒下来,但是白嫩的手掌一片发红,隐隐作疼。

  可是罪魁祸首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安安稳稳在那坐着,偏偏脸上还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天哪,难道这个流氓还以为自己扒拉出来的那声音胜过天籁?

  青葱玉指笔直指着萧凡,可是指了老半天,蔡雨梦肚子里狭小的骂人词汇也没能拼凑出几个词来,虽然这个时代骂人千奇百怪,可是蔡雨梦再怎么样也是蔡家小姐,以蔡家的家世家教,无论如何,她是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的。

  好一会,蔡雨梦才郁郁的放下了手指,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无关痛痒的“流氓。”

  “喂,我没对你做什么吧?小丫头一个,整天叫我流氓流氓的,我这黑锅背得很冤枉啊。”萧凡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蔡雨梦小丫头看起来最多才十八岁不到吧?自己身边美女无数,怎么会对这样的小女孩耍流氓呢?

  “你就是流氓!大流氓!”蔡雨梦瞪大着眼睛,这个男人太讨厌了吧?白生了这么好看的模样,可惜了那浓浓的剑眉和深邃的眸子。

  “能不能换个词?”萧凡抚额,这是第几次被人叫流氓了?

  貌似从第一次认识林若雪开始,流氓这个词就跟在自己身上了。

  说到林若雪,萧凡不由得想起了那张娇俏可爱的容颜,连带着也想起了林若寒,这林家的两姐妹,让萧凡首次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馨。

  如今分隔两地,思念就这么忽然的,从心底蔓延。

  浓浓的情意深沉如海,从萧凡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溢了出来。

  蔡雨梦依旧气呼呼的在想流氓的同义词,蔡清莲愤怒的表情却渐渐消失。

  蔡清莲心细如发,蔡雨梦感受不到的东西,她却看在了眼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萧凡的眼神忽然温柔了起来,但是那股子思念,蔡清莲却深深体会到了。

  她重新审视着这个流氓一样的男人,下巴上的点点胡茬子让蔡清莲觉得很有男人味。

  “或许,这是一个装作玩世不恭,背后却隐藏哀伤故事的男人。”蔡清莲这般想道。

  一旁的蔡雨梦脑海里捣鼓了半天,轻轻吐出一个词:“色‘狼’。”

  萧凡的思念被小丫头打断,看着她愤怒的表情,莞尔一笑,“色‘狼’有什么不好?色‘狼’是光荣的。”

  萧凡故作深情,抬头看向远方,“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所有人追逐名利,已经很少有人来为这个世界发现美。世界不缺少美,缺少的只是发现美的眼睛,色‘狼’做为一个光荣的职业,不求名利,不求回报,默默付出,给这个世界发现无数的美。那怕是长得很丑的女人,他们也能从她的身上找到其他的闪光点,焕发她的自信,重新拾起她做为一个女人的美好心情。”

  说着,萧凡笑吟吟的看向目瞪口呆的蔡雨梦,“试问,色‘狼’的贡献够大吗?”

  小丫头回不过神来,萧凡所说的话在她的生命中是闻所未闻,明明知道色‘狼’是可耻的,可是听他这么一说,好像色‘狼’还很光荣似的,偏偏他说的那些还有那么一些道理。

  “噗嗤……”

  蔡清莲忽的轻笑出声,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一向都是忽悠别人的主,还从来没有人能忽悠住她,今天萧凡的所作所为,如果被临海市地界的各大古武世家的人知道,怕是会引起轰动。

  小丫头还是没有想明白,萧凡说的色‘狼’光荣的道理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怵在那里翻来覆去的想,脸上挂着疑惑的表情。

  没想到蔡雨梦会这么认真,萧凡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对着蔡清莲耸了耸肩。

  蔡清莲白了萧凡一眼,转而又捂嘴轻笑。

  这一瞬间的风情看得萧凡心头一动,认认真真的将手重新搭在了古筝上。

  一曲凤求凰飘荡在这个跟公园差不多的绿色天地之中,曲中情意绵绵,如诉如泣,饱含着对爱人的倾诉和执着,追求着心中诚挚的真爱。

  小丫头脑中对于色‘狼’是否光荣这个问题还没能理解清楚,就已经被萧凡的曲声所吸引,歪着脑袋微眯起眼睛,心头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自己小学时候懵懂喜欢的那个小男生。

  蔡清莲拿着紫竹萧静静站在萧凡身旁,整颗心神被萧凡的曲声和专注的模样所沉醉,也忘记了自己伴奏的事情,一直听着,听着。

  最后一个音节终于缓缓落下,萧凡轻吐了口气,缓缓起身,也不去管还沉醉在曲声里的两姐妹,独自走远。

  蔡清莲眼眸婉转,看着萧凡显得有些孤寂的背影,没有说话,仿佛那缠绵的曲声,依旧萦绕在耳畔。

  “就这么走了?装酷还是耍帅?”蔡雨梦心有不满。

  蔡清莲轻轻一笑,“男人嘛,都是闷搔。”

  (今天只有三更,欠三更……等回家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