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07章 我们还会再见的(4更)
  “对方的目的不是林若寒,反倒是我……到底会是什么人呢?”萧凡摩挲下巴,心头沉思:“这女人应该不知道我绝望之杀的身份,否则她不会堂而皇之的进攻,她恐怕知道我是萧家大少,还知道我有内劲……古武界!”

  萧凡忽然觉得头疼。

  古武界这潭水,他本来不想淌,可是因为慕家,他还是被牵连其中。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萧凡在古武大会上虽然刻意低调,但是他的实力肯定依旧被传出。

  这次对他动手的人,显然是古武界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西南三省的古武世家,还是其他不曾知晓的。

  “算了,不管是谁,既然想杀我,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还有很多机会,慢慢的挖出来!”

  回到别墅的时候,林家姐妹正担心不已,见萧凡平安归来,这才松了口气。

  第二天一早,萧凡收拾了几件衣服,与林家姐妹俩告别之后,前往了西庆市机场。

  今天是五月三十一号,明天六月一号就是论武大会召开的日子,萧凡要提前一天前往。

  参与大会的资格自然不用担心,全部由老头子搞定,萧凡只要到场就行。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之后,客机平稳降落在临海市机场。

  临海市并不是临的大海,而是比邻天海市,实际上是地处江南区域。

  江南,在历史上是一个文教发达、美丽富庶的地区,在古代,水墨江南是所有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人们心目中的世外桃源。

  哪怕现在,也是鱼米之乡,十分繁华。

  萧凡现在就已经到了临海市的第一水乡,落木古镇。

  四面环水,咫尺往来,都需靠舟楫。全镇依河成街,桥街相连。

  河埠廊坊、过街骑楼、临河水阁,一派古朴幽静,是江南典型的“小桥流水人家”。

  清风习习,在邻水楼台泡上一杯清茶,然后再有三两好友相约,一起吟诗作对,这是怎样的一种悠闲生活?

  当然了,萧凡现在身旁没有任何人,只有自斟自饮了事,不过清水幽幽,乌篷船轻轻荡过,还是能让萧凡诗兴大发的。

  南韵楼,是落木古镇最大的茶楼,装修优雅,充斥着浓郁的江南水乡气息,是萧凡来到这里后最喜欢的地方。

  当然,这样的地方也是了解许多消息的最佳场所。

  每每就有些许世家弟子来这里附庸风雅一番,胡乱涂鸦几句,以证明自己是很有文化水平的,如果有美女在场,也可以顺便捞一个,那晚上就不会寂寞了。

  来到这里以后,给萧凡最大的感触就是当地的氛围,和西庆市完全不一样。

  西庆市充满了商业化的气息,各种享受也越来越浮华,可是,江南不同,这里的建筑和民风,都有点偏古文化,说白一点就是带着古香古色的气息,诗词歌赋在这里十分盛行,琴棋书画之风盛行,江南女子都似水如云,娇柔得宛若大家闺秀,不似西庆市女人那般豪爽大方。

  清茶很快被端上来,穿着古装的女服务员还很应景的说一声“客官您慢用。”

  萧凡看着这个古装女‘小二’颇有几分姿色,不禁想到她如果被有钱公子哥搔扰时,会不会说一声“客官不可以?”

  这种无聊的想法很快被萧凡甩出脑海,喝着清茶,他看向窗外,乌篷船来往,平静的河水清澈透亮,泛起无数涟漪。

  悠闲的喝着清茶,萧凡手机里传来悦耳的铃声。

  刚刚接通电话,林若雪娇俏的声音就响在萧凡的耳旁。

  “猪头姐夫到了吗?吃饭了吗?临海市怎么样?江南盛产美女,革命靠自觉,你如果敢沾花惹草的话,回来你就死定了。”

  “我是来办正事的,你以为是玩啊?”萧凡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忍不住想,在林若雪心里,难道自己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萝卜?

  跟林若雪又闲聊了几句,萧凡挂断电话之后,一边侧耳倾听周围人闲聊,一边看着碧水荡漾慢慢品茶。

  茶楼前的石桥上,两个身穿粉色长裙的美女嘻嘻哈哈的路过,脸蛋娇柔可人,身材曼妙如柳,透着独特的江南风韵。

  见此情景,萧凡忍不住感慨着说道:“江南烟雨多寂缪,窈窕淑女君子逑;上前一问有男友,顿觉卧槽哔了狗。”

  摇头晃脑地念完,萧凡洋洋得意的感慨了一声,才美滋滋的抿了一口香茶。

  却不想身后传来一阵如铃的笑声,笑声虽柔,可是那其中的含义,却充斥着嘲讽。

  不经意回头,萧凡眼前一亮,江南气候湿润,和西庆市没什么两样,这样的气候最是养人,所以西庆市是盛产美女的地方,而江南水乡,自古都是美女出处,这里的美女,当然也是不少。

  一大一小两个娇俏美女坐在萧凡旁边一桌剥着瓜子喝茶,身穿绿色高腰衣服的小美女正咯咯大笑,腰脐上露出的肌肤明晃晃的有些惹眼,颇具规模的高耸随着小美女的笑声上下起伏,惹得周围喝茶的人一阵口干舌燥,连忙端起清茶牛饮一阵,却依然止不住心头火热。

  小美女对面,一袭白色长裙,飘逸柔顺的长发,瓜子脸,精致的容颜,淡淡的微笑,这位美女看起来就比那小美女更温柔了一些。

  可是无论是白衣女子淡淡的微笑,还是绿色高腰衣服咯咯大笑的女孩,从骨子里就透出一种娇柔的美感。

  如果说西庆市女人是火,烧得你体无完肤还觉得爽的话,那么江南女子就是水,缠缠绵绵温柔可人直到能淹死你。

  “嗯,是位‘大’美女。”看着白衣女子硕大的尺寸,萧凡暗自说道。

  “你笑什么?”萧凡玩味的看着娇笑不已的小美女,闲来无事,调戏调戏也是好事。

  “你这人,不会写诗就不要出来丢人了嘛,居然还洋洋自得,笑死个人了。”小美女小嘴一撅,“长得再帅也是小白脸,现在得讲内涵,内涵你懂不懂?”

  “小梦!”白衣女子连忙白了一眼绿衣女孩,满含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妹妹不懂事,你随意。”

  萧凡笑着摇头,颇有兴趣的看向绿衣女孩:“小丫头,你说内涵,可是我觉得你不够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