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04章 冷暖自知(1更)
  怀着不成功便成仁的肃穆,带着一往无前的坚定,萧凡穿着睡衣来到了林若寒的房门前。

  深吸一口气,萧凡尝试着打开房门,却不料里面反锁,没有打开。

  “看来真没打算带我一起玩,不高兴!我不高兴!”萧凡低声嘀咕,一只手按在了门锁上,内劲运转,沿着掌心没入门锁,微微一颤,轻微的咔嚓声响中,萧凡一把拧开门锁,大步走了进去。

  下一秒,萧凡看清房内的景象,不由得吞了口唾沫。

  林若寒背对着萧凡,光滑细腻的背部没有任何遮掩,手里拿着一件睡裙,正在慢慢的穿。

  林若雪只穿着内衣和皮卡丘的小裤子,傲人身材让人血脉喷张,她正拿着一盒润肤霜,在修长的双腿上抹着。

  房门开启,自然惊动了两姐妹,林若雪抬头看来的同时,林若寒惊愕转身。

  “噗……”

  两道温热的鼻血,瞬间从鼻孔里流出,萧凡呆呆的看着,脑海一片空白。

  眼前画面旖旎得让人无法自拔,萧凡体内血气翻涌,隐隐有某种野性,悄然苏醒。

  “啊!”

  林若寒下意识双手捂胸,闭着眼睛尖叫,林若雪当机立断,直接关掉了房间的灯光,无限美好的风景,就直接被黑暗笼罩和吞没。

  萧凡心脏狠狠悸动,呼吸变得十分粗重,同时有些遗憾,这么美的风景,太过短暂。

  两道身影快速而来,鬼徒穿着睡衣当先而至,手中长剑寒芒闪烁。

  黑瞳紧随其后,浑身带着暴虐气息,高举长棍。

  两人刚准备动手,忽然一愣。

  借着大厅里的灯光,他们已经看清站在门口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萧凡,而萧凡此刻,鼻孔里依旧鼻血流出,滴落在地上。

  “老大,你怎么了?”黑瞳惊呼。

  “你受伤了?”鬼徒诧异,内劲疯狂运转,眼神冷厉如刀,四下里张望,感受了良久,脸上不禁露出狐疑之色。

  “没有强敌出现的痕迹,你怎么会受伤?”鬼徒问。

  萧凡一脸尴尬拉着衣领擦拭鲜血,仰着头摆手道:“没事,我撞墙上了。”

  “撞墙……”鬼徒神色越发古怪起来,以萧凡的身手,闭着眼睛走路都不会撞到什么东西,他会撞墙?

  “老大,你怎么可能撞墙呢?”黑瞳挠着脑袋,纳闷不已。

  “我说撞墙就是撞墙,你有意见?”萧凡恼羞成怒,恶狠狠的盯着黑瞳,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揍人的架势。

  黑瞳下意识退后两步,吞了口唾沫,一脸憨厚:“没意见,我信了,老大晚安。”

  说完,黑瞳转身就跑,回到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鬼徒上下打量萧凡,眉头皱了皱,一言不发的也自己离开。

  见二人离去,萧凡松了口气,还没开口,房间里的灯光忽然啪嗒一声又亮了起来。

  萧凡转头一看,林家姐妹俩已经缩在了被窝里,两人脸蛋都红扑扑的,只剩一个脑袋在外面,警惕的看着萧凡,如同防狼。

  “我……我好像是梦游了。”萧凡将房门关上,仰着头来到沙发坐下,抽出桌上纸巾塞住鼻孔,一脸郁闷。

  “梦游还能打开反锁的房门?”林若寒羞恼得咬牙切齿,虽然萧凡是她老公,可是毕竟两人没有实质性的发生关系,换衣服的时候突然被萧凡闯入,还看得精光,这让林若寒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林若雪倒是淡定不少,脸上带着狭促的笑容,眼神怪怪的看着萧凡,问道:“猪头姐夫,好看不?”

  “好看。”萧凡厚着脸皮直接点头,这句话半点不违心。

  “你还说?”林若寒娇躯颤抖,伸手一拉被子,干脆连脑袋也缩了进去。

  林若雪咯咯的笑,眼中露出得意之色:“是不是想一起睡呀?”

  “对呀,有意见?”萧凡没好气道,说好的霸网硬上弓呢?说好的不成功便成仁呢?说好的一往无前呢?

  满心的气势瞬间化为乌有,有的只是做贼心虚还被发现的悲愤。

  “没意见,去洗洗脸,把衣服脱了吧,上面沾着鼻血呢。”林若雪笑得跟个小狐狸一样,搞得萧凡郁闷不已。

  撇了撇嘴后,萧凡进了房间里的独立浴室,脱掉上衣,洗干净鼻血,深吸一口气,内劲运转,平复下心情,这才赤着上身走了出来,看到林若雪那跟小狐狸一样的笑容,径直走到床边,脱掉鞋子跳了上去。

  “你干嘛?”林若寒脸色涨红,把脑袋钻出来,咬牙问道。

  “睡觉啊,干嘛?”萧凡直接往被子里缩,硬生生挤进两姐妹之间。

  等萧凡躺下后,林若雪笑嘻嘻的拉住萧凡一只手垫在枕头下,然后脑袋枕了上去,小声道:“猪头姐夫,你自己找罪受,可就别怪我们姐妹俩了。”

  “什么意思?”萧凡心里发虚,到底谁是霸王谁是弓?

  “没什么意思,你懂得。”林若雪说了一句后,在萧凡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背对着萧凡,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的林若寒紧闭着眼睛,好一会才幽幽呼了口气,心跳逐渐平稳下来,悄声道:“你规矩点,不然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萧凡好半晌说不出话,跟自己老婆做点儿童不宜的事情,也叫‘禽’兽?我特么动了叫‘禽’兽,不动岂不是‘禽’兽不如?

  房间里漆黑下来,林若寒心跳依旧很快,林若雪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背对着萧凡,与萧凡十指紧扣,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萧凡瞪大眼睛看着一片漆黑,上还是不上,在心里犹豫良久。

  “绯月与我们姐妹之间,你只能选择一方,要么选一个放两个,要么选两个放一个。”

  萧凡的手刚刚动了一下,林若寒就直接开口说道。

  “卧槽!”

  萧凡忍不住爆粗口,忽然想起绯月走之前说的过,如果她回来发现林若寒被吃掉,她就要杀林若寒全家……

  绯月还真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萧凡不敢去赌。

  至于林若雪……

  林若雪在此时翻身,睁着眼,近距离看着萧凡,那眼神,水汪汪的,透着狡黠。

  萧凡泄气了,他虽然无数次想过两姐妹大被同眠,可事到如今,还真不敢当着林若寒的面对林若雪做些什么,太特么邪恶了。

  “我现在有点懂什么叫自找苦吃了。”萧凡低声呢喃。

  时间缓缓流逝,夜里寂静无声。

  两姐妹的呼吸逐渐均匀,显然已经陷入了梦乡,唯独萧凡,睁着眼睛一动不动,一声叹息久久回荡。

  他此刻的感受,无人知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