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85章 萧少,演过了(6更)
  原本还热闹一片的包厢里顿时寂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盯着苟友谦,搞不懂他想说什么。

  苟友谦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环视一圈,最后落在了萧凡脸上,语气阴冷道:“同学们,这次是我们的高中聚会,但却有外人在场。”

  众人一愣,下意识将目光转向了萧凡,在场这么多人,只有萧凡不是他们的高中同学。

  “更让人气愤的是,这个萧凡,他简直是个人渣!”苟友谦怒吼道:“你们知道他刚才在厕所跟我说什么吗?他说,他愿意把纯纯送给我,让我帮他安排工作,让他老爸能够有更多的活!”

  “什么?”单纯纯的那些闺蜜们顿时震惊,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凡。

  单纯纯脸上露出慌张之色,急忙道:“不会的,萧凡哥哥不会说这些话,他……”

  “纯纯!你真的看走眼了!我们是多年的同学,难道我会骗你?”苟友谦指着萧凡,怒声道:“你们觉得我会无缘无故的污蔑他?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怎么可能会乱说?”

  “不会的!不会……”单纯纯使劲摇头,她确信萧凡不会说这种话,可是在其他人眼中,就不一样了。

  苟友谦是他们的老同学,老班长,萧凡是什么?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况且,刚才萧凡和苟友谦的对话他们也都听到了。

  萧凡家里无钱无势,苟友谦却是一个成功的钻石王老五,哪怕是苟友谦故意污蔑萧凡,他们也不会冒着去得罪苟友谦的风险,为萧凡说话。

  “卧槽,你特么也太不要脸了吧?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一个男生跳出来怒骂萧凡:“看在纯纯的份上,我们才同意你参与我们的高中聚会,可是你居然敢这么对纯纯?真特么不是人!”

  “就是!纯纯,你怎么找了个这样的人渣?真是瞎了眼了。”

  “是啊是啊,纯纯,你快让他滚蛋吧,这种人太无耻了,看着他都恶心。”

  “白长了一副好面貌,居然是个垃圾,还故意开车来,想要炫耀?看到苟友谦开豪车,心里痒痒了?可是你怎么能出卖纯纯?混蛋!”

  男男女女七嘴八舌的开始责骂,有些人是真的被蒙蔽,有的人却是不管真相如何,抓住这个机会拍苟友谦的马屁。

  这种时候不跳立场,简直浪费。

  “滚吧!垃圾,你这种人真是脏眼睛,快滚!”单纯纯的闺蜜也怒骂起来,她们觉得苟友谦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污蔑萧凡,那么肯定就是萧凡确实说过那些话!

  萧凡沉默不语,脸上有悲愤之色,想要开口,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

  这样的表现,放在其他人眼中,也成了罪行被揭发,无言以对,一张张面容上纷纷带着厌恶,一双双眼睛里的鄙夷和蔑视,毫不隐藏。

  对于萧凡这个陌生人,他们并不在意,在意的是苟友谦能记住他们,为以后的人生铺路。

  当然也有人一直没开口,他们搞不懂真相,也不打算参合。

  “萧凡哥哥,你说话呀,你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单纯纯眼中满是急切,别人不知道,她却很清楚,萧凡的身份她虽然不算太清楚,却也知道他不会缺钱,更不会说这种话。

  萧凡猛的起身,深吸一口气,悲愤交加,道:“你们……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都欺负我一个人是吧?好!今天你们给予我的羞辱,我会永远铭记在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走!现在就走!”

  说着,萧凡拉着单纯纯,转身就走。

  “混蛋!放开纯纯!”苟友谦朝萧凡怒吼,其他人纷纷围了过来。

  一个个怒视萧凡的同时,已经打算要动手了。

  就在这时,包厢大门从外面推开,一个穿着名贵西装,一头黄毛的男人出现在门边,哈哈大笑道:“同学们,好久不……贱贱贱……”

  男人的话都还没说完,一双眼睛就看到了正处于灯光下的萧凡,最后一个字就拖了老长的音,还颤了三颤。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消防总局黄局长的儿子,黄少。

  看到萧凡的时候,黄毛就心头一颤,下意识想跑,但是看着萧凡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双腿打颤,根本不敢跑,脸上的笑容变得很是僵硬和勉强,吞了口唾沫:“萧少,您也在啊……”

  “黄少来了!”众人纷纷高呼,苟友谦更是笑容满面:“黄少,好一阵没见了。”

  “还好还好,你们这是?”黄毛一脸茫然,这些家伙怎么回事?怎么把萧凡围住了?

  “这个垃圾对单纯纯图谋不轨,还打算拿单纯纯换好处,想让苟友谦给他安排工作,让他老爸多接点活干,多赚点钱,彻彻底底的人渣!”一个男生怒声说道。

  “我……”

  黄毛嘴唇颤抖了两下,心里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艹尼玛!苟友谦能给萧家豪门的掌舵人接活赚钱?能给萧家豪门大少安排工作?你这么叼你家里人知道吗?”黄毛心头狂吼,一脸的苦涩,故意晚到就是为了装逼,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真特么不该来。

  立刻,黄毛就来到了萧凡身旁,勉强露出笑脸,紧张道:“萧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跟他们关系不好,我现在就走,行吗?”

  这声音传遍整个包厢,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如遭雷击。

  黄少可是消防总局局长的儿子,是西庆市有名有姓的衙内,可他现在在干嘛?给一个农工的儿子卑躬屈膝的道歉求饶?

  “你认错人了,我是农民的儿子,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我无权无势,任人欺凌,你们合起来欺负我,等将来我发达了,一定会报复你们的!”萧凡一脸悲愤和激动,表现出人穷志不短,脊梁永不弯的不屈形象。

  “萧……萧少……”黄毛都快哭了:“萧少,您……”

  “演过了?”萧凡摸了摸鼻子,想想自己一番激昂愤慨的话语,点了点头:“好像是有点过了,算了,我先走了。”

  说完,萧凡拉着摸不清状况的单纯纯,径直走出包厢,毫不停留的朝ktv外面走去。

  包厢里的所有人傻愣愣的看着,他们已经忘记了阻拦。

  “黄少,刚刚那萧凡……”苟友谦心里一阵发慌,他忽然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黄毛浑身发颤,朝着众人尖叫怒骂道:“我艹尼玛,你们这群傻叼!日尼们全家仙人板板!知不知道那是谁?你们居然欺负他?老子被你们坑惨了,特么什么都没做,又特么得罪他了,我告诉你们,如果老子被收拾了,你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老子不刨了你们家祖坟老子就不姓黄!”

  一番歇斯底里的怒骂之后,黄毛转身往外跑,大声高呼:“萧少!萧少您等等我啊!我是冤枉的!我不认识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