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80章 生活都不容易!(1更)
  看着眼前的画面,萧凡忍不住暗吸一口凉气,随即心头浮现的,便是绝对的冰冷和悄然爆发的怒意。

  以前他就听闻一些棒子企业不公平对待在华夏招聘的职员,可是远远没有想到,光是朴基中一声怒喝,就让这些员工纷纷下跪。

  而且看他们那熟悉的姿态和整齐的行动,萧凡确信,这绝对不是第一次。

  “哼,都给我乖乖跪着!”朴基中的语气很霸道,霸道得让萧凡心生杀机。

  不过随即,他便转头含笑对萧凡说道:“萧少,咱们别看这些蠢货了,走,去办公室聊,最近家里寄过来一些上好的茶叶,一起尝尝。”

  萧凡脸色淡漠的点了点头,他很想动手暴揍一顿朴基中,可是依旧忍住,因为揍一顿,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单国奎的眼中也有怒意浮现,萧凡敏锐的发现,他手里拿着手机,指骨都因为用力而泛白。

  朴基中看得出萧凡和单国奎的不满,但是他并没有意识到两人是看到这些员工而不满,还以为是因为被保安阻拦和驱逐的缘故。

  沉默着进了办公室,朴基中身旁的崔经理连忙去泡茶。

  “萧少,老中医先生,你们稍等一下,我这今天来了一位神医,据说医术超凡,但是我怕是骗子,帮我看看?”朴基中笑眯眯的说道。

  萧凡点了点头,而单国奎则冷哼一声:“神医?敢在我面前称神医的还没出生!那家伙肯定是个骗子,朴基中你可别相信。”

  正驱车回别墅的针锋忽然莫名打了个喷嚏:“难道是哪个小美女在想我?”

  乐夫玛特办公区,总经理办公室,大门被外面推开,一个有着山羊胡,穿着一身太极袍,年龄跟针锋相似的老头走了进来,神色傲慢,进门之后发现有三个人存在,却对萧凡和单国奎视若无睹,只是朝朴基中点了点头,道:“朴少爷,刚去了个洗手间,没等急吧?”

  “没有没有,薛神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萧家大少萧凡,这位是大名鼎鼎的老中医先生……对了,老中医先生,您怎么称呼?”朴基中问道。

  单国奎瞥了眼这穿太极袍的老头,心里暗骂一声败类,冷哼道:“我姓单。”

  “哦,单神医,这位是薛明薛神医,是我花大价钱从华夏苗疆请来的。”朴基中将彼此简单介绍,大价钱三个字,咬得特别重。

  萧凡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朴基中,这棒槌也不是傻子,一直以来单国奎都只是让他能稍微有点反应,虽然没怎么花钱,但是礼物送得不少,也是一笔开销。

  关键是效果不怎么样,他当然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所谓的中外名医无效,他就专门寻找偏门神医,单国奎能请,自然也能请其他人,然后拉在一起彼此会一会面,就可以让两个所谓的‘神医’一较高下,他也就多个选择。

  不过,朴基中的算盘彻底打错。

  “单神医?幸会幸会。”薛神医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看着单国奎那一身汗水湿透又晒干的衬衣,一副邋里邋遢的狼狈模样,眼中的轻蔑根本没有遮掩。

  单国奎更是连一点表示都没有,微微哼了一声就算是打响了双方第一次战斗。

  朴基中看着这一幕,嘴角忍不住微微一勾,弧度虽然小,却还是被萧凡看在了眼中。

  “单神医,据说你一直为朴少爷治疗,不知道你怎么治疗的?说出来听听,让老夫也好开开眼界。”所谓同行是冤家,见面就脸红,薛神医现在就觉得单国奎碍眼无比。

  朴基中是有钱少爷,只要治好他的病,报酬绝对不菲,这钱可不能让别人赚了。

  “我那点小偏方不值一提,薛神医是吧?你了解朴基中的病情?有几分把握?”单国奎看都不看薛神医,澳门赌博网站:淡淡说着,倒也一副高人模样。

  “呵呵,单神医过谦了,我是山野化外之人,有点医术而已,不算什么本事,朴少爷的病我已经知晓,把握不敢说,倒也有些方法可以试试,应该可以很快见效。”

  “很快是多快?”萧凡开口问道。

  薛神医看了眼萧凡,倒是笑得真诚几分,毕竟朴基中介绍萧凡时不是说的神医,而是萧家大少。

  虽然不知道萧凡是哪个萧家的大少,但是能称大少,必然也是有钱人,跟朴基中肯定是朋友。

  “萧少爷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估算了一下,半个小时就应该可以了。”薛神医笑道。

  朴基中顿时激动:“真的?”

  “应该没有问题。”薛神医点了点头,又看了眼单国奎,露出傲然之色,他对这方面的病确实有些把握。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开始,萧少,单神医先生,你们稍坐一下,品品茶。”朴基中迫不及待拉着薛神医就出了门。

  等两人离开后,单国奎脸上露出忧虑之色:“这什么薛神医神叨叨的,万一真有本事怎么办?”

  萧凡嘴角一翘,摇了摇头。

  薛神医到底是不是神医,他不知道,但是萧凡可以肯定的是,这薛神医不是武者,他的脚步太过虚浮,毫无内劲根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萧凡深吸一口气。

  “看到了,我还录了像,这些混账东西,在这里卑躬屈膝的当狗,居然也能忍得下来!”单国奎低声怒道。

  萧凡竖起手指摇了摇,感慨道:“不能怪他们,你没发现他们也很屈辱么?只是生活所逼罢了,乐夫玛特的工资确实比其他同行开得高出很多,都是讨口饭吃,一家老小要养活,各有各的难处,为了家庭和家人,他们忍气吞声,受辱下跪,也不容易,要怪就怪朴基中,这棒槌当真是……”萧凡沉默了一下,微微握拳,骨节咔咔作响。

  “生活都不容易……”单国奎咬了咬牙,他最深有体会,可是自己同胞受辱,让他分外难受。

  华夏,可以内斗,却不能外辱!

  “不管那薛神医有没有本事,等下把他赶走,你必须把朴基中的病暂时治好,听着,等下你就这样……”萧凡悄声说道。

  听完萧凡话语的单国奎眼睛陡然一瞪,一股凉气从背后冒出,忍不住打了个摆子。

  “生吃这玩意?还用针扎……我特么这辈子都不想跟你为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