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76章 没脸没皮的萧凡(3更)
  萧凡打来电话的时候,老针头正在喝闷酒。

  他今天在外面逛了一圈,按照肥皂剧的套路搭讪了超过二十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但是无一例外,人家都很有礼貌的拒绝:“爷爷,我们不约!”

  一口一个爷爷,叫得针锋痛苦不已,摸着自己的满头白发,他开始觉得,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什么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都是扯淡!

  “萧少,你未来岳父生命垂危已经将近两年了,你放心,他死不了,除非他想死。”针锋语气带着忧伤。

  萧凡听出了这种忧伤,“老针头,你怎么了?跟失恋了似的。”

  “老头子我这辈子都没谈过恋爱,何来的失恋?”针锋叹了口气。

  萧凡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是不是泡妞不利?啧啧,你说你一大把年龄了,还想老牛吃嫩草,给你那三十多岁的儿子找个二十岁的后妈?老不羞!”

  “我怎么就老不羞了?”针锋被怼得脸红脖子粗,怒吼道:“当初我爷爷……”

  “行了,别说你爷爷了,我听雷霆刀锋那老家伙说了好几遍了,老牛吃嫩草是你们针家的传统嘛,我知道的,不过现在真有事找你,你赶紧回来,大晚上的,你还以为你跟年轻人一样?”

  针锋一阵泄气。

  岁月是把杀猪刀,他确实是老了,不服不行。

  “说吧,找我老头子到底什么事?”

  “不跟你说了吗?我未来岳父病危了。”萧凡道。

  针锋闻言没好气的说道:“都说了你未来岳父不会有事,我以前给他检查过身体,心脏功能虽然衰竭,但是以现有技术,起码还能吊三年的命,否则他干嘛死藏着虚拟技术不上交国家?”

  “不是京城那老家伙,是另一个。”

  “我……”

  针锋受到了严重打击,人比人气死人,谁让萧凡年轻呢?谁没个年轻的时候呢?想当年老子年轻的时候……算了,想当年都是泪。

  一个小时后,针锋赶回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十二点。

  “老针头,你实话告诉我,胃癌还能抢救一下么?”萧凡直截了当的问道。

  “胃癌?”老针头闻言蹙眉:“哪个阶段了?”

  “暂时还活蹦乱跳的,不过几乎吃不下什么东西了,喝点红酒都难受得要死,偏偏得强撑着假装屁事没有,搞文艺的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萧凡回忆了一下沐书远的状况,到底哪个阶段,他也不知道。

  “我得看看病人,不然没办法说。”针锋思索了一下,摇头道:“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你那未来岳父恐怕没什么希望,现阶段的癌症不说完全无解,却也不比徒步攀登珠峰来得简单。”

  萧凡一挥手:“那不行,我这未来岳父不能死,他女儿还没上手呢。”

  “……”

  针锋为萧凡的无耻感到佩服,雷霆刀锋那么正直的人,怎么就教了这么个败类徒弟?

  “明天跟我一起去看看,到时候再说,对了,你今天怎么实践的?说来听听?”萧凡翘着二郎腿,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针锋老脸一红,呸了一声,起身往自己房间去。

  “别走啊,老针头,咱们做个约定怎么样?你要是能治好我未来岳父,我就给你儿子找个二十岁的后妈。”

  “呸呸呸,是帮我找!一言为定!”针锋吹胡子瞪眼睛,一脸怒容,但转身时,又眉开眼笑了起来。

  论医术,他能把萧凡碾压成渣,但是论泡妞,他服。

  第二天清晨,沐雨刚刚苏醒,就接到了萧凡的电话。

  “沐大美女,起床撒尿。”萧凡咧着嘴笑。

  “滚。我是你老师!”沐雨羞恼,觉得萧凡越来越口无遮拦,自从昨天在家里吃了一顿饭之后,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似乎两人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一样。

  “是是是,沐老师,我错了,你现在有没有空啊?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你。”电话里传来萧凡吊儿郎当的声音。

  “说。”沐雨好笑又好气,这混蛋当真是无赖至极,拿他没办法。

  “学生有一事不明,大早上的为什么会一柱擎天?”

  沐雨脸色猛的滚烫起来,回想起昨天看到萧凡高高顶起的帐篷,咬了咬牙,故作冷漠:“我是教中文的,你这个问题找医生去。”

  “可是不对呀,还记得张丽丽的婚礼上,某个老师亲口说的,她教我……嗯哼……”

  萧凡这轻佻至极的一声嗯哼,让沐雨忍不住浑身发颤。

  当初她确实说过这种话,可那不过是故意刺激别人的,没想到萧凡现在居然都还没忘记。

  说到这,沐雨又难以自控的想起他跟萧凡在电梯里的那些尴尬,顿时全身都有些发软。

  “冤家啊……当初我怎么就脑子一抽,找他假扮男友了呢?”沐雨后悔莫及。

  “如果你大清早打电话就是为了故意调戏我的话,我会让你知道调戏老师的后果。”

  “沐叔叔说了,我有大宝剑,你不能给我小鞋穿。”萧凡笑了笑,话音一转:“好了不闹了,我这次不是找你的,沐叔叔还在家吗?”

  “我爸妈今天都没事,肯定在家。”沐雨疑惑道:“你找我爸干嘛?”

  “巴结啊,拍马屁啊,翁婿关系要处好啊。”

  “你……”

  沐雨彻底无奈,这个家伙没脸没皮,没羞没臊,死乞白赖的调戏人,她良好的家教又不允许她骂人,对着萧凡也骂不出口。

  啪嗒一声,沐雨直接挂断了电话,幽幽吐了口气,低声呢喃道:“你都有林若寒了,还招惹我干嘛?”

  “老针头,走着。”别墅这边,萧凡挂断电话后,抢了王三的大众车,驱车和针锋一起去了沐家所在的花园洋房。

  沐书远夫妻俩挺意外的,但是听闻萧凡说针锋是书法大家,连忙迎了进来。

  “老先生,我好像没听说过你。”沐书远好奇问道。

  “沐叔叔,咱们不如去书房聊,是与不是,自然见分晓。”萧凡提议道。

  “当然,这边请。”沐书远让黄秀娥去泡茶,自己带着萧凡和针锋去了书房。

  一进门,萧凡就说实话:“沐叔叔,这位针锋针老爷子,他不是书法大家,是老中医。”

  “别拿那些电线杆子上的老中医跟我比。”针锋吹着胡子不满道:“我是中医世家针家传人。”

  “还不是老中医?”萧凡嘀咕了一句,对沐书远道:“沐叔叔,我是专门叫针老爷子来给您看病的,他医术超凡,肯定有效。”

  “原来是这样,那就看看吧。”沐书远虽然对自己的病已经无望,但是哪怕一丝机会,他也不想放弃。

  针锋直接伸手扣在了沐书远的脉搏上,略一感受,眉头立刻拧在了一起,不等沐书远开口,他忽然三根银针甩手,直接刺入了沐书远的小腹上,哪怕隔着衣服,沐书远也浑身一颤,脸上顿时流出冷汗。

  “十五天了,病情恶化得很快,当务之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到霍顿药剂,否则无力回天。”针锋快速道。

  “什么?霍顿药剂?”萧凡闻言大惊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