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64章 底牌尽出、绝对碾压(3更)
  现实与梦想的差距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起码对现在的唐初秋而言,是无法逾越的。

  在他的脑海中,曾经出现过太多次跟萧凡正面碰撞时的场景,或许萧凡有他的底牌,也会有他的实力去体现,但是唐初秋从来没怀疑过,在两人单对单的战斗里,萧凡会败得很惨。

  然而现在,他才知道败得很惨的那个人,是自己。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唐初秋开始怀疑人生,眼中惊疑不定,脸色惨白一片:“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萧凡!你不是!”

  “我不是萧凡,那你觉得我是谁?”萧凡摇了摇头,唐初秋的野心和实力不太对等,如果他按部就班的走,未来成就不可限量,最不该的就是一来就算计林家姐妹,导致了他跟萧凡一直一来的隐隐冲突,直到现在的正面交锋。

  可以说,从唐初秋出手试探萧凡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注定会输。

  “我不信!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你到底是谁?你是谁?”唐初秋有些疯癫起来,一脸狰狞的神色,让人心悸的同时,又感到无比的叹息。

  这是一种枭雄末路的表现,现在不过是唐初秋的无谓挣扎。

  不过……

  萧凡不这么想!

  唐初秋表现得越是疯癫,萧凡便越是有些警惕。

  因为从唐初秋的眼中,萧凡看到了震惊,看到了不可置信,看到了怨毒和疯狂,但是依旧,有那么一抹冷静或者说冷酷,在眼中藏留。

  这样的人,他还有底牌!

  “萧凡,我承认你实力很强,比我强太多……”唐初秋忽然开口:“可是你要知道,这里是唐家,是我的主场!满汉全席只是开胃菜,现在就享受我带给你的正餐吧。”

  话音落下的瞬间,唐初秋随手按在身后的墙壁上,瞬间,唐初秋脚下出现一个洞,他直接掉落了进去。

  同一时间,整个宴会厅的门窗全部落下半米厚的钢板,轰轰之声不断传出,咔咔声响里,骤然间有一道道暗器飞来,直奔萧凡和黑瞳等人。

  “唐初秋是个好人,临死还陪我们玩游戏。”萧凡嘴角一挑,笑道:“血痕,这里的陷阱我没有让未凉控制,就是给你留来磨练用的,限时三十分钟,如果你没能百分百躲过,你就别出去了。”

  “不是吧?老大!我肚子疼!”血痕傻眼了,人生处处是坑,一不小心就会栽进去。

  黑瞳咧着嘴笑,闪身躲过几枚暗器,和萧凡一起坐在宴会厅主位。

  宴会厅里的暗器漫天飞舞,但是这主位,却没有任何威胁,萧凡和黑瞳甚至可以一边吃一边喝,一边看血痕在那跟猴子一样上蹿下跳。

  “啊!啊啊!”

  血痕按照萧凡的指示,一边躲避,一边惨叫,他很委屈,但是没办法。

  和血痕一样委屈的,还有唐初秋。

  他本来不打算真的跟萧凡决一死战,不管萧凡死不死,对唐家都没好处。

  可是现在,没机会了,宴会厅的机关何其复杂,连他这个创造者都记不住到底有多少阴狠毒辣的机关存在。

  萧凡三人必死无疑。

  “马上把所有能带的资金全部装好,跟银行进行的抵押现在就去签字,把钱拿到之后,咱们立刻出国。该死的萧凡,你死不足惜!”唐初秋对忠叔说着,脸上露出痛苦神色。

  唐家是他的根本,是他野心的摇篮,本来已经崭露头角,一步步起飞,却在这个时候,萧凡破坏了一切。

  “萧家……等着吧!等我回国那一天,就是我唐家取而代之的时候!”唐初秋死死咬牙,大声宣布:“所有暗器使就位,我要这宴会厅连一只苍蝇都出不来!”

  “是!”铁血之声回荡,唐家精心培养了很久,专门用来发射暗器的暗器使们,成了唐初秋置萧凡于死地的最后一个杀手锏。

  既然已经撕破脸,唐初秋就不会给萧凡留活路,也不会让意外继续发生,所以他才做第二手准备,他相信,萧凡哪怕从宴会厅活着走出,也会在众多暗器使的围攻下身亡,绝无侥幸的可能!

  时间缓缓流逝,眨眼半个小时。

  血痕全身被汗水湿透,如同从水里捞出,他竭尽全力的躲避了所有的暗器,没有任何一枚暗器命中他。

  因为这些暗器上都沾染了毒,一枚命中,也等于完蛋。

  “不错不错,坚持下来了,走吧,咱们出去见识见识唐家最强的力量。”萧凡和黑瞳吃饱喝足,带着连一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喝的血痕大步而出。

  瞬间,暗器使们手腕颤动,唐家暗器破空而来。

  “黑瞳,这些暗器使就交给你了,血痕你累吗?”

  “累。”

  “累就杀几个暗器使轻松一下吧。”

  “……”

  另一边,不见硝烟的网络大战,依旧还在继续。

  “一群杂鱼,天使尤里,先干掉他们怎么样?”未凉冷漠的盯着那些在他跟天使尤里大战时,浑水摸鱼的家伙。

  “好!”天使尤里也是一肚子火,争锋相对的两人瞬间联盟,朝所有人发动了攻击。

  顿时间,乌烟瘴气的系统平台上瞬间被清洗一空,所有的资金流动全部遭到冻结。

  但是与此同时,两人惊愕的发现,系统崩溃了,账面上所有资金数目全部消除……

  “咳,这次算平局。先撤了。”未凉当先跑路,天使尤里随后也自己开溜,剩下温特国际银行,泪流满面,这么大的资金缺口,该怎么去补?

  “保护数据库,被清除的就不管了,让那些混蛋哭去吧。”

  ……

  “啊!呜呜……”

  唐初秋泪水从眼眶中滑落,失魂落魄的看着面带微笑的萧凡,他知道,自己这一战,真的输了,输得太过凄惨,一点悬念都没有。

  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在萧凡的监视之下,全部的手段,都没有产生应有的作用。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唐初秋这次真的是黔驴技穷了,面对萧凡,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唐家最大的底牌如同虚设,欧洲的死士对萧凡来说就是萝卜,想切几段切几段,轻松加愉快。

  “这个问题太简单,下一题。”萧凡笑眯眯的走近唐初秋,眼中有感慨闪烁,这个一开始就乱蹦跶的家伙,现在蹦跶够了。

  没了唐初秋的西庆市,或许会少很多乐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