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56章 咱们谈谈情调(1更)
  看着六长老那茫然的神色,老四嘿嘿笑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你肯定没用内劲对不对?”

  “我是没用内劲,可是特么那小子打中我四次啊!一次两次说我没准备好,可是四次呢?我……我心酸呐!”六长老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简直痛心疾首。

  “六长老,你虽然武功差点,好歹也是后天三重,那小子能打中你四次?他年龄多大?把当时的情形说说看。”老四沉思了起来。

  “那小子看样子恐怕顶多二十岁,当时是这样……”六长老将当时的情况毫不隐瞒的说了一遍,虽然这事比较丢脸,可他百思不得其解,想让老四这个先天高手给分析分析。

  听完六长老的话语后,老四沉默了好一会,道:“六长老,这次你算栽了,那小子估计是个厉害的角色。”

  “厉害的角色?难不成他还是先天境界?你有见过不到二十岁的先天高手?不可能吧?”六长老惊讶的看着老四。

  “就算不是先天高手,起码也是很厉害的妖孽级天才,这家伙的身份必须查一查,说不定可以收归龙组,也算咱们大功一件。”

  “对,我这就让人去查查。”六长老匆匆而去。

  这个丐帮,确实存在,但却不是古代武林意义上的丐帮,而是龙组的渠道情报,就如同止战之殇一样,丐帮只是一个代号,真正的意义,就是为龙组搜集和探查想要的资料,以及寻找适合纳入龙组的,被埋没的人才。

  不仅仅是龙组,魂组和雷霆其实也有同样的渠道情报系统,只是各自存在的方式不同罢了。

  萧凡倒是没想到自己意外的被丐帮盯上,依旧是怀着异样的心情来到了潇月的住所。

  这个地方萧凡没有来过,是潇月发来的坐标,站在门外,萧凡显得有些犹豫。

  他总觉得潇月这次不太寻常,以潇月的性格,主动开口让萧凡再睡她一次,绝对不是正常的事情。

  还没等萧凡细想,房门已经打开,潇月穿着运动短裤和女式背心,浑身热汗的站在门口,喘着粗气道:“杀神,你来了。”

  “来了……”萧凡摸了摸鼻子,下意识将目光放在了潇月起伏不定的胸前,平日里潇月穿衣服都很宽松,所以给人的感觉尺寸不大,现在看来,尺寸也算可以,起码算是正常。

  “进来吧,你先坐坐,我刚锻炼完身体,先洗个澡。”潇月虽然竭力保持镇定,但是语气里的颤音,依旧暴露了她的紧张。

  萧凡咧着嘴一笑,走进房间,随意打量一眼,便坐在了沙发上。

  潇月沉默不语,径直去了浴室,然后水声便哗哗作响。

  萧凡一直在考虑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潇月春心‘荡’漾,耐不住寂寞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么?

  还没等萧凡想清楚,浴室里水声已经停止,潇月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走了出来,在萧凡的注目下,坐在了床边,脸上浮现淡淡的绯红,咬了咬牙,道:“杀神,我中毒了。”

  “中毒?”萧凡眉头一挑。

  “前段时间我意外发现了一个隐藏在西庆市的欧洲人,他是欧洲某个古老家族的情报员,本来我打算生擒他,严加拷问,但是一时不查就中了毒,他也咬毒自尽了。”

  “你中的什么毒?”萧凡眼睛微微眯起,他的脑海中一开始搜刮自己所知道的某些慢性毒药。

  潇月有些难为情,抿了抿嘴唇,吐出三个字:“查理曼。”

  “什么?查理曼?”萧凡眼睛陡然瞪大。

  所谓的查理曼,是一种情毒,欧洲著名医学家查理曼,最初是寻找某种刺激激素的方式,让那些‘性’冷淡的病人焕发第二春。

  本来是一件造福人类的好事,结果研究中出现偏差,研究成果成了毒药,在最初的一批生产当中,这批查理曼情毒一旦被沾染,不管男女,都必须要依靠多次的交融来进行溶解,否则全身肌肉萎缩而亡,而且查理曼情毒的潜伏期很长,一旦爆发,直接死亡,不会让人有任何反应的机会。

  在萧凡刚入杀手界那段时间里,查理曼情毒在黑市上已经涨到了一百万美刀,依旧有市无价。

  因为除了第一批生产的查理曼情毒之外,查理曼医生就将所有研究成果全部焚烧掉了,世界上还存有的查理曼少之又少。

  潜伏性高,不易察觉,一旦爆发必死无疑,而且在潜伏过程中,不会有任何的异常,这就是查理曼的特性。

  因为它的特性,就导致了它成为悄无声息置人于死地的利器,黑市价格一涨再涨,让无数人疯狂追逐而不得。

  查理曼情毒只有一种解决方法,那就是男女交融,说直白一点,就是必须啪啪啪,而且没有确定要啪多少次,直到啪到全身毛细血孔有毒素溢出,才算是解毒。

  如果是曾经的话,潇月就算明知道自己中毒,也会选择自尽而亡,毕竟以她的性格,根本不会愿意为了解毒而让一个男人无数次的占有自己。

  可是总有意外。

  萧凡之前入魔时强行霸占了她,有了这一次之后,潇月就觉得萧凡是例外,毕竟啪一次是啪,啪无数次还是啪,都已经啪过了,还有什么好拒绝的?

  当潇月将手伸向自己衣扣的时候,她还是很紧张的,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所以她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得如同雕塑。

  三两下脱光自己衣服后,潇月就这么光溜溜的躺在了床上,用一种毫无情感的声音对萧凡说道:“来吧。”

  萧凡傻愣愣的看着,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可更多的,是一脸纠结。

  诚然,潇月的身体很有魅力,足以让男人产生绝对的冲动,可是一看到她那张麻木得没有任何表情的脸,萧凡就有种软下来的冲动。

  这跟能充气的那种玩具有什么不同?

  “潇月,我觉得你的思维有误区,人之所以会爱上这种运动,澳门赌博网站:真正原因在于情调和彼此的舒服与享受,你这样……很难搞定。”

  潇月侧头看萧凡,瞳孔闪烁,全身鸡皮疙瘩都在冒出,却依旧冷声道:“这种事情不就是那样吗?疼一会就过了。”

  “疼?”

  萧凡苦笑了起来,他已经隐隐猜测,自己上一次入魔后的霸占,已经给潇月带来了一种假象感觉,很可能已经伤害到了她。

  “我觉得我有必要扭转你的观念,咱们先谈谈情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