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53章 能不能再睡一次?(4更)
  随着董家的轰然倒塌,整个西庆市似乎再度陷入了平静之中。

  但是各大古武世家却不曾离去,而是在瓜分了董家产业之后,以此为跳板,在西庆市扎下了根基,选择以西庆市作为博弈的战场,试图寻找另一条壮大自身世家的道路。

  苏家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并不妨碍苏家有想法,玄女盟出头,花费了一些心血之后,苏家扶植了几个小型企业,也加入了博弈之中。

  大获全胜的洛家自然不会退缩,洛琉璃的洛神殿里,全部是年轻一辈的高手,此刻都已经派遣至西庆市,打算进一步发展。

  其他古武世家的年轻子弟纷纷迈出了步伐,在这小小的西庆市里,开始了自己不同寻常的道路,尔虞我诈,连纵合横,一幕幕勾心斗角和驱虎吞狼精彩纷呈,寻常的富二代官二代们倒了大霉,一不小心得罪上的,就是某古武世家的公子哥,虽然不能杀你,揍你一通却是毫无问题,古武世家管理处也不会为这种小事情三天两头的去忙碌。

  从此,西庆市这个小城市里耀武扬威的富二代官二代们,进入了一段黑暗的岁月,曾经各种嚣张的他们,如今只能夹着尾巴装好孩子,每当想欺负人的时候,还得问一句你混哪里的。

  这种日子苦不堪言,却让他们无可奈何,只能纷纷仰望和巴结,逐渐的就形成了一个个团体般的存在。

  一时间,什么山海盟、孙少帮、小武盟等等全部由年轻人组成的势力纷纷出现,最搞笑的是刁家,因为刁公主进了精神病院,刁公主的一个堂弟,刁小天,就成了刁家最好的培养目标,以他为主的势力‘刁炸天’就这么成立了。

  至此,西庆市乱成一团,让人闻风丧胆的血狼都不得不低调行事,生怕惹怒了这些古武世家的‘天才’,街上随便两人起了矛盾,也不再问对方是混哪里的,而是问他哪个势力,被问的也不再得意洋洋说自己是某某富二代官二代,开口闭口‘某某盟’的人。

  势力不如对方,就干脆认怂,自己乖乖跑路,势力比对方强,就逼着对方道歉,否则就等着被踩。

  “你特么哪个势力的?”

  “哼,老子是洛神殿的!你怕不怕?”

  “卧槽,洛神殿?我认怂,再贱!”

  血痕将他看到的一幕活灵活现的在萧凡面前上演,看得萧凡尴尬癌都快犯了。

  揉了揉额头,萧凡有些茫然。

  距离董氏集团倒闭至今,也才过去了半个月而已,西庆市怎么就变化得这么快?

  什么时候轮到一群小喽啰四下里乱蹦了?那些老一辈的人物都干啥去了?

  “咳……这事我或许知道一些……”

  未凉干咳一声,古怪的看了眼萧凡,道:“从董家倒下之后,西庆市正式成为了年轻一辈角逐之地,各大古武世家纷纷有年轻天才加入进来,逼迫得血狼都不得不退缩和让步,秋杀应该有其他的打算,暂时也没有爆发什么冲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西南三省的古武世家,正在掀起一场真正的改革。一旦成功转型,建立各自的商业模式,再加上古武世家的特殊性,以后恐怕会逐渐减少对龙组的依靠,换言之,龙组的控制力,正在不断的减少。”

  萧凡撇了撇嘴:“不用管这些,一个个痴心妄想,龙组要是这么好打发,就不叫龙组了,别忘记,现在龙组可是把全国各大古武世家天才人物都拉去洗脑了,到时候他们各自的世家想要摆脱龙组的掌控,根本不可能。”

  “所以……龙组真特么贱。”未凉面无表情,他对龙组还有怨念。

  “我承认,是挺贱的,不过这次贱得还挺有水平。”萧凡同样对龙组有怨念,谁让龙组通缉他只给一百零一块赏金的?

  “对了,唐初秋在做什么?我这段时间倒是差点把他给忘了。”萧凡道。

  这段时间,萧凡的内劲进入了一个瓶颈阶段,换言之,他现在已经触摸到了后天三重的门槛,这一切都归功于花崎舞……

  花崎舞一天到晚本着为少爷服务的崇高理念,脑子里除了把忘忧阁的事情打理好,就只剩下这点事,虽然每次都被萧凡折腾得要死不活,求饶连连,可是第二天居然又恢复如常。

  萧家的内劲很不要脸,只要跟女人啪,就可以阴阳互补,不但会让女人被滋润,萧凡的内劲也会因此精进。

  估摸着花崎舞就是察觉到这个好处,所以才整天这么有兴趣。

  值得一提的是,花崎舞现在的实力,以倭国忍者来算,应该算是上忍境界,对照的就是华夏武者后天之境,当然,她依旧不是萧凡的对手,这点毋庸置疑。

  萧凡想要尽快突破后天三重,因为西南三省各大古武界盘亘在西庆市,让萧凡有种淡淡的危机感,每一个古武世家的家主,都是先天之境的高手,萧凡必须要在内劲上快速突破,才不会在面对这些老辈强者时,吃太多的亏。

  听闻萧凡询问唐初秋,黑瞳咧着嘴挠了挠头,粗声粗气道:“止战之殇那边一直盯着呢,说是这段时间秋杀挺老实的,也没见有什么举动,不过前段时间,止战之殇说有特殊波动从唐家传出,他们暂时还没弄明白那是什么波动,也就无法破译。”

  “不,唐初秋不会什么都不做,他的野心很大,这段时间肯定有偷偷摸摸做些什么。”萧凡摇了摇头,亲自给潇月打去了电话:“潇月,仔细查查唐初秋,还有那特殊的波动,必须尽快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觉得那是唯一的突破口,对了,夏婉如……有消息么?”

  “唐初秋这边我会叮死的,很抱歉,夏婉如那边没有任何消息,连什么时候离开西庆市的都没人知道,我会尽力去查。”潇月的声音古井无波,似乎萧凡入魔的那一次,真的只是意外,她一点都不在意。

  可是如果萧凡能看到潇月的话,就会从她那微微颤抖的指尖,看出她的不同寻常。

  “潇月,谢谢你一直帮我,如果有事,记得跟我说。”萧凡点了点头道。

  “好……”潇月点头,却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声音变得有些颤抖道:“杀神,我现在就有事情要说。”

  “你说。”萧凡平静道。

  “我……”潇月鼓起勇气:“我们能不能再睡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