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503.第503章 来啊,快活啊!(3更)
  萧凡在客厅想了好一会,才给绯月发去信息:“等我一会,我洗个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拿上毛巾,萧凡直奔浴室,三两下冲洗干净之后,垫着脚,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三楼。

  萧凡并没有直接去绯月的房间,因为按照先来后到,得去找林若雪。

  站在林若雪房门前,萧凡刚想敲门,就听闻里面传出说话的声音。

  做贼一样将耳朵贴在门上,萧凡这才发现,林若雪正跟林若寒在聊天。

  “姐姐,你说什么?”林若雪的语气显得很震惊,不敢自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她怎么都没想到,姐姐居然会说出这番话。

  林若寒嘴角勾着一抹微笑,眸子里倒映出林若雪一脸惊讶,柔声道:“小雪,我从来没有爱上过哪个男人,以前知道跟萧凡有婚约的时候,我甚至巴不得他死在外面,后来接触中,也对他非常厌恶,这些你都看在眼里。”

  “可是在经过很多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因为婚约的原因,是带着偏见的目光去看待的萧凡。”林若寒眼眸里变得朦胧,似乎回忆起这五个多月来,跟萧凡之间的点点滴滴。

  “不知不觉中,我才发现,萧凡已经深深在我心里留下了影子,我只能承认,我确实爱上了他,而且爱得不能自拔,他就像是一个吸引人灵魂不断下坠的深渊,我已经陷下去了,挣脱不开,也不想挣脱。”林若寒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从彼此看不顺眼到互相爱着彼此,这其中经历了太多太多。

  林若雪静静听着,怔怔看着,心里微微一疼。

  “姐姐,我……”

  “妹妹,你听我说。”林若寒阻止了林若雪开口,将林若雪拥入怀中,幽幽道:“从小你有什么好东西都愿意跟我分享,这个男人,我也愿意跟你一起分享。”

  “姐姐……”林若雪哽咽了起来,对于姐姐,她心怀愧疚,总觉得是自己抢了姐姐的男人。

  “傻丫头,有什么好哭的?咱们应该高兴才是,咱们两姐妹都跟了萧凡,也算便宜了他,不过我相信,萧凡不会亏待咱们的,我们姐妹俩一辈子都能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林若寒越发的温柔。

  林若雪擦拭掉眼泪,泪眼朦胧看着林若寒,嘴巴一抿:“姐姐,谢谢你。”

  “我们是相依为命的两姐妹,说什么谢谢?既然都爱他,都离不开他,也只好便宜他了……”

  屋外的萧凡眨了眨眼,面容有些纠结,但是一种兴奋和激动,却如同野草一样疯狂的生长起来。

  不容易啊,小姨子总算要变成小老婆了!林若寒已经不需要再用任何话语来表达她到底多么爱萧凡,她的退步,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过还没等萧凡继续高兴,林若雪忽然道:“姐姐,咱们要想办法赶走那个绯月。”

  “对,一定要赶走她,我们姐妹俩的男人,谁也不能抢!”林若寒点头。

  萧凡心里咯噔一声,莫名有些慌。

  “我问过刺玫,刺玫说从绯月走路的姿势来看,还没有跟萧凡发生过关系,咱们得抓住这个机会,尽快赶走她,否则一旦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以萧凡重情重义的性格,想要赶走就难了。”林若寒说道。

  “卧槽!”萧凡虎躯一震,立刻转头朝绯月的房间走去,都不用敲门,直接拧开门把走了进去,就看到绯月斜躺在床头,一只手撑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萧凡。

  绯月的身上穿着紫色的丝织睡裙,显得高贵而神秘,轻柔光滑单薄,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让人喷鼻血的曼妙身躯。

  不得不说,西方人的身材比例确实比东方人普片要强,山峰尺寸更是无比夸张,比林若寒都还要更甚一筹,一眼看去,让人很担心睡裙会裂开。

  “会不会很期待?”绯月笑眯眯问萧凡。

  萧凡舔了舔嘴唇,一脸严肃:“等着一天我已经等了两年多了。”

  “两年多?我们才认识两年多……你……”绯月瞪大眼睛。

  萧凡直接扑了上去,怀抱着绯月软绵绵香喷喷的身子,荡漾的笑:“被你发现了,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睡了你。”

  “混蛋……”绯月咬牙骂着,又忽然露出娇媚笑容,朝萧凡勾了勾手:“那你还等什么?”

  萧凡神色一荡,在床上坐直,狂野的将衣服直接拔掉,露出了身上淡淡的伤痕印记,浪声道:“来啊,快活啊。”

  绯月媚眼如丝,伸手搂住萧凡的脖子,看着他身上浅浅的伤痕印记,眯着眼睛问:“这么多伤口?”

  “当然。”萧凡霸气道:“这可是我的荣誉勋章。”

  “那……这牙齿印也是?”绯月又问。

  萧凡看了看自己肩膀上林若雪残留的齿痕,嘴角一抽:“不要在意细节,开战吧!”

  在萧凡的一扑之下,绯月直直倒在床上,呼吸变得急促,胸口紧紧挤压在萧凡胸膛,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如雷一般的心跳。

  相识两年多,一起同生共死,一路逃亡,一路携手并肩。

  为了萧凡,绯月违背了家族意愿,无怨无悔。

  为了绯月,萧凡漂洋过海甚至打算不再回国,哪怕遭遇了生死危机,也依然没有选择离开,数次鬼门关前徘徊,只是为了多看绯月两眼。

  没有人知道萧凡写下《泰晤士河的眼泪》时,心里是何等的悲伤和绝望,也没有人知道绯月为了想要给萧凡一个有孩子的,完整的家,到底吃了多少苦头,经历多少酸楚,落了多少眼泪。

  人世间的爱情有很多种,如萧凡与林若寒的与世为敌,如萧凡和林若雪的欢喜冤家,也如萧凡和绯月之间的生死与共。

  情到浓时,再多的话语都是苍白且无力。

  衣衫翻飞,狂风骤雨。

  绯月死死咬着嘴唇,不敢叫出声,但是萧凡却在卖力的征战着,想让她叫出声。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这点事,或许也算是一种竞争和抗衡。

  曾经有伟人说过:爱她,就解锁各种姿势。

  绯月和萧凡之间的感情经历了太多的考验,已经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除了最初时绯月的疼痛之后,各种姿势自然而然的解锁。

  以绯月的身体强度和灵活度,凡是萧凡能想到的姿势,都可以来一遍,而且毫无难度。

  “你到底叫不叫?”绯月的忍耐程度让萧凡不满。

  “太难为情了,不叫。”绯月咬着嘴唇倔强,香汗淋漓不断。

  “你不叫我叫!”萧凡张嘴,低声发出**的声音:“欧耶,康木昂北鼻!爱老虎油!”

  绯月脸色涨红,一把抱着萧凡的脑袋,往自己胸口使劲埋:“太贱了!捂死你算了!”

  本来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