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474.第474章 李生之死(3更)
  见萧凡攻来,李图生仓促后撤,躲开这一拳后,拿起桌上的酒瓶扔向萧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萧凡一脚踢在酒瓶上,啪嗒一声,砸在了纹身男的头上,鲜血瞬间混杂着酒水流下。“艹尼玛!居然敢打我们蚊子哥!”纹身男身后的小弟们见老大受伤,恶狠狠朝萧凡冲来。开口骂人的那个,萧凡重点照顾,一脚踹得他吐血倒飞,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随后萧凡被围攻,李图生打算逃跑,却不料萧凡一脚横扫,扫翻好几个人之后,朝李图生一脚踹来,踹得李图生身形不稳,轰然倒地。萧凡两步追上,一脚接着一脚踹在李图生肚子上,“让你强抢民女!让你喝了酒就发疯!让你给我脸!”反正所有的理由全部找上,萧凡就是一门心思的要揍李图生来发泄自己的郁闷心情。显然,效果很不错。随着李图生的惨叫,萧凡的郁闷心情变得好转起来。身后的保安和混混们不敢上前,那纹身男也不让他们上前。能够这么揍李图生的人,绝对大有来头,不是他们这些混混能够得罪的,纹身男很有自知之明的选择了袖手旁观,任由李图生挨揍。萧凡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但也绝不让李图生轻松,不知道踹了多久,李图生已经口吐鲜血,萧凡才停了下来,伸伸懒腰,感觉无比舒爽。“李图生,这算是报了你跟唐初秋一起追杀我的仇,如果要报复,尽管来。”萧凡走了几步,端起桌上的一杯酒,仰头灌下后,才招呼着大白一起离开。“凡哥,帅气!”大白朝萧凡竖大拇指。萧凡咧着嘴笑,跟大白分别后,心满意足的回了忘忧阁。酒吧里寂静无声,围观人群默默散去,今晚这酒吧是不可能再继续玩下去了。纹身男上去扶李图生,却被李图生用力推开,吐出一口鲜血,挣扎着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疯狂和狰狞,对于萧凡,他已经有些歇斯底里。“萧凡,给我等着!不杀你我誓不为人!”李图生踉跄着离开酒吧,他已经决定好了,要不顾一切的杀了萧凡,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一个矮个子男人目睹李图生离开,拿出电话拨了出去。唐家别墅里,唐初秋看着一张满是乱码的纸,脸上带着愤怒和怨恨。“该死的!真当我唐初秋离了你们就成不了事?等我唐家发展起来,到时候就把你们统统甩开!”笃笃笃……房门在此刻被敲响。唐初秋立刻拿出打火机将这张纸燃烧,等烧完后才走到门边,打开房门,看着站在门外的忠叔,淡淡道:“忠叔,什么事?”“少爷,刚刚得到消息,李图生去酒吧买醉,被萧凡暴揍了一顿。”“具体说说。”唐初秋心头一动,连忙说道。“是这样……”忠叔将一切经过说得极为仔细,仿佛他本人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一般。“好!哈哈哈!太好了!”唐初秋听完后大笑了起来,“李图生现在在哪里?”“正在回李家的路上。身边没有其他人。”忠叔回答道。“很好!非常好!”唐初秋拍了拍手,几个蒙面人从阴暗中走了出来。“忠叔,你带他们走一趟,杀了李图生,怎么杀才能栽赃在萧凡身上,这个不用我教吧?”忠叔点头:“少爷放心,我会办妥当的。”随后,忠叔带着几个蒙面人快速离去。此刻的李图生正开车回李家,他全身上下传来剧痛,眼中的怨毒似乎要凝成实质。距离李家还有十多里的路程时,一辆大卡车忽然从旁边冲出,李图生大惊之下连忙刹车,这才避免撞上大卡车。紧接着卡车上跳下几个人来,厉吼道:“下车下车!收保护费!”李图生快要气疯,被萧凡揍了也就算了,回家居然还能遇上收保护费的。“你们找死?”李图生从车上下来,澳门赌博网站:煞气冲天,他已经想杀人了。“死的是你。”淡淡声音传出,一个老人慢慢走来。“你是?”李图生怒视老人,恍然大悟:“你是唐初秋身边那条老狗?”这老人正是忠叔,闻言笑了笑:“老狗也有咬死人的一天。”刷刷刷……几个蒙面人瞬间冲出,将李图生包围了起来。李图生瞳孔猛缩,他能够感受到这几个蒙面人身上携带的凌厉杀气。“唐初秋想杀我?你们敢?”李图生怒喝。李家和唐家实力相当,如果拼起来,绝对的鱼死网破。李图生觉得,唐初秋只要脑子没坏,肯定就不敢动他。“如果是平时,当然不敢,但是现在么……你死了之后,李家只会找萧凡报仇。”忠叔冷笑着说道。李图生浑身冰凉,现在才知道,原来唐初秋是打的这个主意。当下,李图生忽然朝一个蒙面人猛冲而去,打算冲出包围圈逃生。如果是萧凡的话,能把这些死士当萝卜给切了,但是换成李图生,他就注定无能为力。砰的一声响起,李图生撞在了车门上,肚子传来火烧火燎的痛感。眼见无法冲出包围圈,李图生快速拉开车门打算开车逃跑。可他才刚刚打开车门,一个蒙面人就一脚扫在他肚子上,直接将他踢倒在地,发出一声凄厉惨叫。随后,不等他起身,两个蒙面人便按住了他双手双脚,一个蒙面人用尽全力的踹他的肚子。“唔唔……”李图生嘴巴被捂住,鲜血顺着嘴角流出,他的眼睛瞪得老大,有惊骇绝望之色浮现,他似乎已经知道,今晚必死无疑。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李图生已经被活生生踹死,他的眼睛依旧睁着,带着不甘和怨毒,死不瞑目。随后,一切痕迹被抹除,李图生的车被开回到酒吧外不远处的停车场,而他的尸体,则扔在了车旁。做完一切,忠叔带人快速离去。第二天一早,李图生的尸体被清洁工发现,立刻报警。警察到来时,李家也同样得到了消息。刁莉和李泽明看着儿子的尸体痛不欲生,刁莉哭得昏迷过去,李泽明全身颤抖,老泪纵横中,惊人的杀意在疯狂蔓延。“给我查!我要让杀我儿子的人偿命!哪怕赔上整个李家!”李泽明仰天咆哮。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