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469.第469章 以一敌三,强悍如斯!(4更)
  “想让我做你女朋友?”看血痕一脸激动的样子,女人展颜一笑,笑得勾魂夺魄。血痕狂吞唾沫,他觉得自己的春天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来了。“只要你愿意做我女朋友,我就帮你给老大求情,他肯定会给我面子,让你留下来的。”血痕把胸口拍得梆梆响,一副我很叼的样子。女人笑得更开心了,朝血痕勾了勾手指头:“想让我做你女朋友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打赢我就行。”“这样不好吧?我可是排名第六十三啊,欺负你一个女人,太不道德了。”血痕心痒难耐道。女人下意识摸了摸耳垂,笑道:“既然你不愿意欺负我,那我欺负你好了。”话音刚刚落下,女人身影就突兀的消失不见。血痕还没回神,一个拳头已经印上了他的胸膛。“嗷……”血痕惨叫响起时,女人一个手肘将血痕打趴在地,抬脚踩在他的背上,笑眯眯道:“显然,你不够资格让我当你女朋友。”这条腿纤细修长,曲线饱满而曼妙,很是动人,可是在血痕的感受里,却觉得仿佛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背上,不管他怎么用力挣扎都爬不起来。“偷袭算什么本事?敢不敢让我起来好好打一场?”血痕脸色涨红,心里带着悲愤,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他羞愧欲狂。女人浅笑嫣然,抬眼看着前方不远处亮着灯光的别墅,微微一笑,将腿慢慢抬起放下,道:“起来吧,看在绝望之杀的份上,我这次饶了你。”血痕狼狈的爬了起来,脸上带着愤怒之色,觉得自己好歹也是排行榜上的大人物,先是被女人踩在脚下也就罢了,现在还要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才饶了自己,这是一种莫大的侮辱。“女人,你惹怒我了!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真本事,让你知道惹怒我是很可怕的!”血痕低吼一声,一把匕首抽出,在身前挥舞两下,泛起道道寒芒,然后神色冰冷的朝女人冲了过去。女人玩味的看着血痕,微微摇头,搞不懂绝望之杀到底在玩什么,这种逗比也收,未免太降档次。感受到血痕身上并无杀意,女人眸子里笑意不减,等血痕冲来之时,脚下一点,骤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在血痕背后。“什么?”血痕大惊,却猛然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下意识将匕首反手刺去,却刺了个空,不但如此,匕首都忽然从手上消失不见。“你……”血痕转身瞬间,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扑通一声,血痕身形趔趄,然后倒地。“可怕是吧?很可怕吗?”女人一边笑,一边用脚踹在血痕身上,她光踹肉多的地方,不会让血痕受伤,却会很痛。血痕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被踹得一个劲的打滚,惨叫声划破夜空。黑瞳和未凉在不远处,听闻血痕的惨叫,眉头一皱,快速狂奔而来,一眼就看到血痕被一个金发蓝眸的西方美女狂揍。“住手!”黑瞳怒气冲冲,大步而来,异于常人的黑色瞳孔里,泛起暴虐情绪。跟血痕相处这么久,即便血痕很挫,他也早已经将血痕当做了自己人。自己能揍,别人不能揍。未凉的眼睛一直死死盯着这女人,总觉得有些面熟,可是到底是哪里见过,他完全没有印象。“黑瞳?”女人侧头看来,最先发现的就是黑瞳的眼睛,于是微笑道:“我听绝望说起过你,他说你全身只有一根筋,一根肠子。”“你是谁?跟我老大很熟?快放了血痕,谁允许你揍他的?”黑瞳眼中有些许疑惑,但依旧狂暴,浑身气势散发,阵阵杀意汹涌而来。普通人面对这个样子的黑瞳,怕是要吓得大小便失禁,哪怕是国际上那些人,也都要脸色巨变,可是这女人,却如同感受不到那狂暴煞气一般,一只脚踩在血痕背上,笑吟吟的看着。“看来你不打算给我这个面子。”黑瞳怒喝一声,直冲女人而去,一把军刺紧握在手,显然不打算留全力。旁边的未凉脸色变幻,忍不住扶额。人家都说了听萧凡说过你,显然人家和萧凡之间关系很不错,而且她面对以狂躁暴虐出名的黑瞳依然面不改色,证明她有足够的实力和把握。黑瞳居然还是这么傻兮兮的冲上去,不是一根筋是什么?这时候的未凉忽然有些理解萧凡为什么老是把黑瞳扔一边,自己去玩了。在黑瞳冲上来的瞬间,攻击就已经展开,女人一动不动,只是凭着双手来对抗黑瞳,不过她脸上的神色也稍微有些认真起来。毕竟在踩着血痕不动弹的情况下,失去了活动空间,面对排行榜上排名二十五的黑瞳,她也不能掉以轻心。未凉双目紧紧盯着交战的双方,脸上渐渐露出惊讶之色。黑瞳的实力有多强,他一清二楚,这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居然一动不动站在那跟黑瞳打得平分秋色,而且似乎还没用全力,这不由得让他浑身汗毛倒竖。女人脚下的血痕无时无刻都在奋力挣扎,却始终不能如愿以偿的挣脱,黑瞳的攻击越发狂暴,出手的角度越发刁钻,杀意疯狂侵袭,如狂暴的骇浪席卷,却依然无法对女人造成任何实际上的攻击。“真是有意思……”未凉舔了舔嘴唇,女人的强横,激发了他的战斗欲,脚下一蹬,快速冲去,和黑瞳一起展开了围攻。对手是一个女人,他们是男人,而且是以多打少,怎么看怎么丢人,但是此时此刻,谁也不敢小觑了这个女人,她的强悍,绝对世所罕见。黑瞳交手过的高手不少,萧凡不说,光是鬼徒,就已经堪称无敌,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给予了他不亚于鬼徒的强大压力。未凉没有用刀,失去了最强大的攻击能力,可单凭手脚,也不容小觑,他的加入给女人带来了更多的压力,可女人也只是稍微认真一些,依旧踩着血痕没有给他任何挣脱的机会。血痕泪流满面,被一个女人踩得死死的,彻底丢人不说,交战时黑瞳和未凉的走位也偶尔会踩到他的手和脚,痛得他哀号不断。“老大!救命啊!”血痕实在忍不住,哭喊了起来。……(咳,忘记定时了,晚了半个小时,抱歉。)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