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446章 不含而立!(5更)
  毒王的名头很多人都听说过,累累罪行人神共愤,天理难容,成为全球第一个被众多国家一起通缉的恶魔,他的所做作为,只是听闻,就已经让人毛骨悚然。

  “毒王不是在西……”慕萧玄下意识开口,又连忙闭上,看到萧凡意味深长的目光,脸色苍白道:“萧少,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你信我!”

  萧凡拍了拍慕萧玄的肩膀,声音沉重,面容肃穆:“慕少,我们一见如故,两肋插刀,三生三世,四目相对,五指交缠,六……呕!”

  恶心慕萧玄的目的达到了,但是有些失算的是,萧凡自己也被恶心得差点吐出来。

  心头翻滚,强行以内劲压制,萧凡大口喘气,看着慕萧玄一脸惊恐模样,安慰道:“没事没事,反正你很快就要挂了。”

  “萧少,你……”慕萧玄见萧凡面容认真,不似作假,脸色瞬间惨白如纸,幽幽道:“萧少,你这是拉我垫背么?”

  萧凡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萧凡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么?大错特错!”

  一脸激动的萧凡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委屈,怒声吼道:“我怎么会拉你垫背?”

  “那……”慕萧玄动容,他被萧凡的情绪感染了。

  “是这样的。”萧凡面容瞬间变得平淡,还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话音一转:“后天武者可以用内劲将剧毒排出体内,所以我不会有事,你自己死就行了。”

  “我……”慕萧玄浑身颤栗,如同被雷劈过,傻不愣登的看着萧凡,他无法分辨,萧凡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相就是如此。

  毕竟,西庆市离都城只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而且萧凡莫名其妙出现在这,说他是来旅游的,慕萧玄根本不信。

  或许,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被毒王追杀到这里,然后被堵在这峡谷中,放了剧毒。

  并且,慕萧玄从空气里似乎隐隐嗅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当下,慕萧玄心如死灰,他觉得萧凡应该没有骗他。

  “萧少……你……罢了罢了,算我命该如此,临死之前,我可否请求你一件事情?务必帮助我慕家,稳住一流世家的位置。”慕萧玄心有戚戚,看向萧凡的目光里复杂不已。

  萧凡眼中浮现怜悯之色,肃穆道:“你放心吧,我会尽全力的。”

  说着,萧凡转过身去,背对慕萧玄,似乎已经不忍再看他,肩膀轻轻颤动,心里狂笑的冲动,已经很难再压制。

  但是慕萧玄却一脸感动,他认为萧凡这是为他悲伤,难以克制。

  “估计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好回忆一下往日的美好吧,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帮你照顾你妹,再贱。”萧凡迈开步伐,几个起落之后,离开了峡谷。

  慕萧玄怔怔的看着萧凡的身影消失,面容悲切,他微微运转内劲,虽然并无不妥,可是总有种后继乏力之感,而且全身的力气仿佛在缓缓流逝,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其实这都是慕萧玄自己的心理作用,但他却认为这是剧毒在逐渐侵蚀的缘故。

  叹息着,眼带哀伤,慕萧玄盘膝坐了下来,看着溪水缓缓,目光透着悲痛:“老爹,妹妹,以后我不能陪在你们身边了……”

  “轰隆隆……”

  一辆直升机飞来,落在了峡谷外的宽敞草坪之上。

  机门打开,一个身穿西装,看起来很是儒雅的男子在保镖的陪伴下出现。

  他正是从西庆市飞来的秦傲天,强忍了很久,始终没有忍住好奇心,打算来看萧凡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但是让秦傲天好奇的是,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常,却连游客都没有一个。

  “好奇怪,这是怎么回事?”秦傲天脑袋上冒着问号,然后沿着草坪一路往前,从金刚峰下了峡谷,一眼看到慕萧玄盘膝坐在那。

  “这不是慕少么?你怎么在这?萧凡呢?”秦傲天家里的生意遍布西南三省,喜欢苏梓萱、认识洛琉璃,那么认识慕萧玄自然也就不足为奇。

  慕萧玄陡然睁眼,转头看到秦傲天在保镖的陪伴下到来,微微一惊之后,咧着嘴笑得很满足。

  “慕少,你这是干嘛啊?笑得很……”

  秦傲天的话还没说完,慕萧玄故作神秘的伸出手指放在嘴前:“嘘……秦少,来,跟我一起深呼吸……”

  ……

  “我们都是害虫,虫虫虫虫虫虫……”

  驾着方向盘缺了一块的轿车,萧凡返回西庆市,一路上唱着很有情调的歌曲。

  毒王已经死了,黑刀虽然是个隐患,但暂时还掀不起什么风浪,所以萧凡觉得浑身轻松,连带着头顶上的阳刚,都变得更加灿烂了许多。

  萧凡完全想不到,此刻的峨眉山金刚峰峡谷之中,两个背景吓人的青年俊杰,正悲切而绝望的等待自己的凄惨命运。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一个半小时过去。

  慕萧玄和秦傲天很纳闷,说好的半个小时呢?都一个半小时了,我怎么还没死?

  秦傲天的脑子比慕萧玄更活络一些,打电话询问了医疗中心的人,又询问了都城防疫中心。

  知道真相的他眼泪掉下来。

  其实如果是寻常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以两人的智慧,萧凡根本骗不到他们,奈何毒王的名声太响,行事作风太丧尽天良,跟毒王牵扯上关系,两人的心里当即就是灰暗一片,如同天崩地裂,自然就忽略了求证的重要性,才被萧凡耍得这么惨。

  “萧凡!我特么跟你没完!给我等着!”

  “我要报仇!报仇!”

  两个被欺骗了感情,心灵受到巨大伤害的青年俊杰疯狂呐喊,声音凄厉,如被人玩弄雏菊之后惨遭抛弃……

  “阿嚏!”

  刚刚停好车的萧凡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抬头看着温暖阳光,低声呢喃道:“嗯,冬天了,要多运动,预防感冒。”

  迈着欢呼的步子,萧凡来到了忘忧阁,推开玻璃门进入,萧凡没有引起普通员工的注意,直接坐电梯上楼。

  直达接单阁,电梯门刚刚打开,花崎舞迎面而来。

  “少爷。”花崎舞揉揉喊了一句,弯腰九十度鞠躬。

  随后她微微抬头,大片雪白肌肤展现在萧凡眼中。

  “少爷,我有事情想跟您谈谈……”花崎舞媚眼如丝,热情如火,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娇媚。

  萧凡看得眼角狂跳,感觉到某处热血汇聚,不由得叹息:“越来越不冷静了,以前要含了才起立,现在却不含而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