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408章 我死,你活!(3更)
  林若寒的凄厉惨叫,传遍了整个别墅。

  所有人心跳都漏掉了半拍,在自己房间晕过去的林若雪也惊醒,泪如泉涌的跑了出来,要去砸门,却被血女抱住。

  林若雪疯狂挣扎中,血女无奈,手刀打晕之后,再度抱回房间,为她盖好被子。

  林若寒房间里,针锋脸色诡异的泛起绿色,一口血喷出,他浑身剧烈颤抖,死死按住自己的手,不让金色长针晃动。

  萧凡的内劲依旧疯狂的灌输进林若寒的体内,配合着银针的效用,疯狂逼迫毒素退却。

  猛然,萧凡又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半红半黑的血液吐出,铁锈味道在嘴里蔓延,他毫不犹豫的继续灌输内劲。

  如果这时候有人进入房间,看到房间里地上床上都是血,恐怕会吓得半死。

  眼前的情形太过诡异,针锋除了身体颤抖之外,一动不动,而萧凡双手抵在林若寒背上,时不时一掌拍在自己胸口,鲜血喷出,不停的逼迫内劲再生,然后灌入。

  萧凡的脸上已经泛起了淡淡的青色,这不是因为剧毒,而是因为他透支内劲,已经造成全身经脉都严重受损,伤势已经无法控制。

  “萧少!差不多了,准备!”

  猛然间,针锋的低吼声传入萧凡耳中,萧凡已经逐渐恍惚的眼神闪烁一抹清明,狠狠咬了一下舌头,舌头被咬破,鲜血不断从嘴角流出,他却毫不在意,狠狠两掌,拍在胸口,用尽全身力气一声嘶吼,所有的内劲,不惜一切代价,没入林若寒的体内。

  林若寒的身体里,到处蔓延的毒素被内劲以及银针封锁,逼入了右臂之中,再缓缓凝聚在了右手掌心。

  针锋吞了口唾沫,满嘴的酸涩,却目光如电,快速将林若寒那只手拉了出来,一把小刀闪烁寒芒。

  噗呲!

  林若寒掌心被划开了一道口子,完全是青色的鲜血,喷洒而出,溅在了床上,地上。

  嗤嗤……

  浓烟冒出,床垫床沿还有地毯上,被腐蚀出一个大洞,整个床垫直接被贯穿,而地面上的,瓷砖都被腐蚀开来。

  林若寒双眼一翻,软软倒在了床上,她的脸上,有一抹红润浮现。

  针锋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息时,浑身颤抖得厉害,久久无法站起身来,本就雪白的发丝,似乎更白了一些,完全没有光泽,那张原本红润的老脸,现在也惨白如纸,皱纹都多了几条。

  至于萧凡……

  他依旧是盘膝而坐,嘴角鲜血不断滴落,眼神变得呆滞,脸色泛青。

  “来人!快来人!”针锋虚弱的喊道。

  咔嚓一声,早已在外面等得快要发疯的黑瞳等人快速进来,看到房间里的一切,嗅着那带着腥臭的鲜血味道,面容巨变。

  “快……热水酒精,澳门赌博网站:还有火!最好是炭火!派人去买解毒药!快!”针锋颤抖着说道。

  “已经准备好了。”

  众人连忙将热水酒精以及木炭火盆端来,包裹也铺开,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解毒药。

  针锋虽然讶然,但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快速道:“将解毒药倒入热水,酒精在整个房间泼洒一遍,她身上的银针,全部扒掉,扔进火盆!”

  众人点头,连忙行动。

  酒精味道蔓延散开,盖住了所有的味道,林若寒身上的所有银针,也都被小心拔出,扔进了火盆,只剩下心脏上那根金色长针没有拔除。

  “喂我们喝解毒水。”针锋喘息道。

  黑瞳喂萧凡、未凉喂针锋。刺玫喂林若寒。

  三人喝下解毒水后,黑瞳这才询问萧凡:“老大,你怎么样?”

  “还没死。”萧凡气若游丝,声音微不可闻。

  “萧少,这金针,还得你来拔,内劲护脉,点水如风。”针锋苦涩道。

  萧凡面无表情的点头,右手微微颤颤的伸出,直至临近林若寒时,不再发抖。

  一口鲜血从萧凡嘴里喷出之后,掌心有内劲萦绕,萧凡手速飞快,捏住金针的瞬间,快速拔掉。

  “好了,她没事了。”针锋点头道。

  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可是紧接着,他们就看到萧凡软软倒在了床上。

  “老大(萧凡、萧少)!”

  惊呼声急忙想起,黑瞳紧张问针锋:“老爷子,我老大怎么了?”

  针锋苦笑着摇头:“萧少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许久,针锋才叹息一声:“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众人大惊。

  这个词在武侠电视剧里经常出现,他们都很清楚那是什么概念,可是这个词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中?

  “别问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只能等他醒来。”针锋摇头叹道。

  “多久?”

  “或许一个小时。”针锋开口道。

  还没等众人放下心,针锋面色复杂:“或许一天,或许一周,或许一个月,或许一年,或许……一辈子。”

  “什么?”所有人如遭雷击。

  ……

  时间缓缓,一晚上过去,当黎明破晓,当阳光驱散黑暗,大地开始复苏。

  针锋的运气很好,他虽然耗费了精力,动用了金针,但是并未走火入魔,只是损耗严重,需要很多很多补品来补充。

  这一点没有任何问题,血痕买了成堆的补品,极为难得的百年人参都有十多条,足以让针锋恢复身体。

  林若寒也没事了,在天亮之时醒来,她的身体虚弱无比,起码需要半个月的休养生息才可能下床。

  但是当她听闻萧凡陷入昏迷,不知道多久才能醒来时,林若寒泪如雨下,不顾一切的在林若雪和血女的搀扶下,来到了萧凡的房间。

  房门打开,照顾萧凡的刺玫转头看来,发现是林若寒,当即沉默下去。

  林若雪和血女搀扶林若寒坐在了萧凡的床边,但是林若寒太虚弱,根本坐不稳,干脆睡在了萧凡的身旁。

  “我们出去吧。”林若雪眼睛红肿,又有泪水浮现,和血女以及刺玫一起离开。

  房间里有阳光照耀,肉眼不可见的微尘,在阳光下显形,漫无轨迹的飘舞。

  林若寒从脸到嘴唇,苍白得毫无血色,如果不是她眼睛转动,不是她心跳依然继续,恐怕会被人当做尸体。

  萧凡的呼吸很平稳,如同睡着,除此之外,只是脸色发青。

  林若寒颤抖伸手,轻轻抚摸着萧凡的脸颊,泪水一颗颗滑落下来。

  “他们想瞒着我,但是怎么瞒得了我?昨晚上我听到了你跟我说的话,我知道是你在用尽全力的救我。”

  “现在我没事了,你呢?你还要睡多久?萧凡,你真傻,你知不知道,我宁愿我死,你活……”

  林若寒艰难靠近萧凡,在萧凡额头上轻轻一吻。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萧凡的鼻梁上,他毫无所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