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别问我为什么打你!(2更)
  张开见所有人都跟了萧凡,心头一阵慌乱,匆忙朝这边跑来,浑身肥肉都在颤动,脸上挂着谄媚笑容,迫不及待的朝萧凡喊道:“小……不是,萧少,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以后也想跟萧少混,求萧少收留。”

  说到最后,张开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哀求。

  如果萧凡不肯收留他,血狼肯定饶不了他,唐初秋连刑堂堂主都毫不犹豫的要拉去喂鱼,他这种小角色,恐怕会剁吧剁吧喂狗。

  “没问题。”萧凡点头,张开这人其实是个人才,蛊惑人心、玩弄手段有他自己的一套方式,太聪明的忽悠不了,但是寻常人,还是能够忽悠下去的,这种人奸诈狡猾,用去管理黑市的话,是最佳人选。

  萧凡正愁以后人手不够,还打算以后问夏婉如和楚恒借人,没想到现在收了一批,也算是意外之喜。

  毕竟借来的人,怎么也不如自己的人好用。

  十分钟以后,众人都纷纷爬了起来,萧凡和血痕出手都不是很重,所以他们身上虽然带伤,但也已经可以行动。

  随后,刑堂堂主将萧凡手里两千万纸卡兑换成了软妹币,同时,连属于冠军的那五百万奖金,也都给提了出来。

  地下拳场里的钱不少,但是没人有权限,只有按照正规渠道走,才能拿出。

  所以萧凡也只能用纸卡兑换软妹币,无法再获得更多。

  而且唐初秋也很干脆,直接封锁掉了整个地下拳场的经济系统,除了那两千五百多万之外,其他的一分钱萧凡都拿不走。

  不过萧凡也并不在意,从这里拿走了两千五百万,等于是这个地下拳场一个月的经济收益,这对唐初秋的打击无比巨大,更不用提拳场关闭,经济损失更是大得吓人。

  不得不说,萧凡对唐初秋的忍耐性实在佩服,如果是有人敢让萧凡蒙受这么大损失,萧凡早就去砍人了,哪里可能还忍得下来?

  唐初秋居然还能忍,比忍者神龟都厉害,这让萧凡心里对唐初秋又高看了一筹,同时对于他的谋划,更加感兴趣。

  到底是多么庞大的计划,才能让唐初秋这种阴狠毒辣之人,忍到这个地步?

  一切都还未知,萧凡虽然很有兴趣,但是也无可奈何。

  止战之殇都查不出细节,这其中到底隐藏了多少东西,萧凡无法想象。

  地下拳场的大门打开,众人簇拥着萧凡走了出来,在萧凡的吩咐下各自散去。

  两个小时之后,凌晨三点,所有人一个不少的全部汇聚在了已经开始进行内部改建的忘忧阁中。

  接到消息的花崎舞连忙赶来,将众人各自安置在了最上面两层楼,萧凡拿出了一百万供所有人平分。

  众人感激不已,纷纷为萧凡的阔绰出手感到震惊,同时也对自己的选择无比庆幸,起码在血狼的时候,他们从未有过这样的待遇。

  好处都是上面的,他们只管动手揍人或者挨揍。

  安顿好这些人,萧凡又拿出了两百万,让所有的拳手平分。

  在未来的几个月里他们无法露面,也无法再打拳,萧凡这些钱虽然还不足以抵消他们的损失,但是毕竟不用他们打生打死就有钱拿,也算是安了他们的心。

  搞定所有人之后,萧凡看着一旁面带委屈的血痕,拿了三百万给他,算是他今晚的辛苦费。

  血痕那委屈的模样立刻就多云转晴,笑得灿烂无比。

  拿着这些钱,血痕眼中有泪花闪烁,不知道多久没摸过这么多钱了,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看不惯血痕这么丢脸的表现,萧凡一脚将血痕踹到楼下,让他乖乖等着,然后才带着花崎舞来到了花崎舞一直居住的房间。

  一张银行卡扔在了桌子上,里面有一千五百万,剩下的四百万萧凡自己贪了。

  “加上之前给你的,一共三千万,应该足够先把整个忘忧阁建设起来,一应必需品也足够购置,先把赌镖场弄起来,还有接单楼,也要尽快建立,至于拳场和黑市,花费太大,暂时先不着急。”萧凡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伤神。

  别看他一晚上就从地下拳场那弄了两千五百万,但是这些钱依旧远远不够,寻常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在萧凡这里纯粹就是餐前水果,开胃菜都算不上,更不要说正餐。

  看着萧凡蹙眉伤神的模样,花崎舞眨了眨眼睛,一言不发的跪了下来,双手伸出,便去解萧凡的皮带。

  “嗯?你干什么?”萧凡正思索问题,低头一看,发现花崎舞已经把自己皮带解开,微微一怔。

  “我为你解忧。”花崎舞舔了舔嘴唇,眼神娇媚迷人,完全看不出前不久被萧凡强行扑倒的悲愤和怨恨。

  随后,萧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花崎舞张开嘴巴凑上来,一种灵魂上的愉悦感便从萧凡心头升起。

  “小心牙齿别咬到了……嗯,慢一点,你还需要多练习,不过这个习惯很好,继续保持。”萧凡眯着眼睛,安心享受。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话不假。

  花崎舞点燃的火,只能她自己扑灭。

  萧凡一番征战之后,拍了拍她柔软而不失弹性的丰满弧度。

  花崎舞正眼眸迷离,见萧凡打她,不由得回头问道:“打我做什么?”

  萧凡翻了个白眼,持枪上马,狠狠厮杀,一边道:“你要记住,久经战阵的人,我一拍她屁股,她就知道换个姿势,我一躺下,她就知道坐上来,我一站起来,她就知道跪下来,我一跪下来,她就知道撅过来。以后不要问我打你做什么,我懒得回答。”

  花崎舞蹙着眉头,咬着嘴唇,承受着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发出呜呜的低吟,狠狠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以后绝对不会再问。

  许久许久,大战停歇。

  萧凡叼着一支香烟,伸了个懒腰,对正在帮他按腿的花崎舞问道:“你在倭国还有什么亲人么?”

  花崎舞动作一顿,脸上有一抹哀伤:“没有了。”

  “樱花组有没有联系过你?”萧凡拍了拍她滑嫩的背,又问道。

  花崎舞身躯微微一颤,眼中闪烁着一种茫然和纠结。

  萧凡并未开口催促,事实上,这正是萧凡对她的考验。

  至于之后萧凡会采取什么行动,完全取决于花崎舞的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