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血痕拼命!(5更)
  “你是谁?”

  这三个字成了现在血痕唯一的疑问。

  “杀手榜七十八,夔牛!”精壮男子咧着嘴笑,露出阴森白牙。

  “咕噜……”血痕忍不住吞了口唾沫,神色变得无比凝重。

  杀手榜七十八的夔牛,他听说过!

  传闻中,夔牛是一种神兽,只有一条腿,但就这一条腿,却能崩天裂地。

  这个夔牛当然不是神兽,但他的右腿,蕴含着极为刚猛的力量,单论腿的话,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夔牛接单击杀的人,全部是死在他的右腿下,无一例外。

  血痕额头上有青筋隐隐跳动,内心已经悲愤到极致。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悲剧,彻底的悲剧。

  而这悲剧,便是从他接单击杀萧凡和林若寒那时开始的。

  来西庆市一趟后,诸事不顺,更是莫名其妙被人追杀得跟狗一样,各种委屈不足以对外人道,写出来就是一部黑暗的血泪史。

  好不容易有发泄一番的机会,谁知道才虐了一个人,就跳出一个夔牛。

  “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血痕咬牙切齿。

  “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夔牛阴冷的笑,“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居然还能有意外的收获,虽然不知道是谁冒充你而击杀了血鸠等人,但是顶替血鸠排名的人,还是你血痕,现在么,我夔牛,马上就要顶替你了,九十七位的血痕,呵呵……”

  血痕头上冒出冷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看台上的观众纷纷讶然,刚才血痕打败杀神的时候,是多么傲气凌云?现在面对这个人,还没开打,居然会有些怕?难道这个家伙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比那猪头小子更强?

  这么一思索,众人纷纷犹豫,然后大批量的开始买夔牛赢。

  后台的拳场负责人看着不断变换的双方赔率,脸色又白了几分。

  “一定要打败他……打败他……打败他……”负责人神经兮兮的不断呢喃。

  夔牛胜,拳场绝不会亏,萧凡那一千两百万,已经足够支付所有的赔率,并且还有大有赚头。

  可是夔牛败了,那么萧凡的一千两百万便会直接突破两千万的关口!那是一场灾难!

  仿佛是听到了拳场负责人的话语,在锣声响起之后,夔牛便毫不犹豫的朝血痕发动了攻击。

  擂台之上任何武器都可以使用,当然除了热武器。

  血痕见夔牛冲来,完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手一抹,匕首出现在手中,死死咬牙,严正以待。

  夔牛冷笑不彼变,他没有武器,有的只是一条堪比精钢铁骨的腿。

  左脚跺地,身体跃起,右脚凌空抽‘射’而来!

  腿未至,狂风已到,那狂风袭面,让血痕脸色大变,不敢硬抗,连忙抽身而退。

  看台上萧凡摇了摇头,血痕显然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

  如果迎难而上的话,夔牛的气势起不来,连招也无法展开,但血痕这一退,反倒是助长了夔牛的气势,接下来的连环腿,会让血痕吃大亏。

  果然,夔牛见血痕闪躲,冷冷一笑,攻势不减反增,身体竟然如同陀螺一般旋转,右腿连续不断的踢出,正是连环腿绝技。

  血痕终于是闪躲不及,被一脚踹中胸口,倒飞而出时,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直到撞在铁链上,血痕才死死抓住铁链,让自己停了下来。

  全场沸腾,有人怒吼,有人狂喜。

  “别挣扎了,乖乖受死吧,我会让你少受些痛苦。”夔牛来到血痕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同天神俯视蝼蚁。

  “咳咳……”血痕眼睛里快速泛红,有一种让他快要爆炸的憋屈,在心内疯狂攒动。

  “凭什么?凭什么我血痕要一直如丧家之犬?凭什么我血痕如此悲剧憋屈?凭什么我老是被虐?凭什么?凭什么?”

  血痕热血上涌,眼中满是血丝,神色变得狰狞,那双眼中,骇人的精光陡然升出。

  如此憋屈,不如死去!

  血痕拼命了!

  他猛然冲出,匕首直攻夔牛,防守都不要了,哪怕以伤换伤,哪怕以命换命!

  夔牛大惊,他搞不懂血痕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心态还没崩盘,或者说,已经崩盘了,却不是他要的那种崩盘。

  看着如同疯子一样的血痕,他选择了退缩,想等待血痕一股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时候,轻而易举收拾血痕。

  但是,让夔牛想不到的是,血痕在未凉和黑瞳手中被虐了一个月多!这些日子里,血痕的实际战斗能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澳门赌博网站:绝非昨日阿蒙。

  之前只是因为血痕一直被虐,导致他心里萎缩,带有惊恐情绪,所以才无法彻底发挥,直到现在,血痕以命相搏,才彻底展现出这段时间被虐的成果。

  匕首如电,拳脚如风,血痕的反应能力和预判能力,甚至于抗揍能力,都有了极大的改变。

  一个月时间,不足以让血痕脱胎换骨般的蜕变,却也算得上是三日之别,当刮目相看。

  夔牛惊悚的发现,他不但没有等到血痕气势衰竭,反而时间越往后,血痕的气势越发高涨,而他这个时候想到强攻,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脚没有踹中血痕的后果,便是他的右脚被切割了三刀,刀刀露骨!

  惨叫声中,夔牛最强利器被废,他只能恐惧的看着血痕那满含杀意的目光,胸口忽然一凉。

  匕首没入了他的胸膛,刺破了心脏,夔牛眼前开始发黑,脑海彻底空白。

  “秋杀……你骗我……”夔牛发出最后的不甘,轰然倒地。

  “秋杀?”

  听到这个名字,血痕那满是狰狞杀意的脸上,忍不住浮现一抹惊骇,眉宇间有恐惧在逐渐上升。

  杀手榜四十五!秋杀!

  下意识的,血痕双目朝看台上望去,一眼就看到萧凡笑眯眯的朝他竖起大拇指。

  于是血痕的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

  “尼玛,差点被吓到了,秋杀算个鸟?老子有杀神罩着,哪怕绯月和暗夜之隼,都不敢动老子分毫!”血痕满心的憋屈随着夔牛的死,彻底释放,一种自信,在他身上蔓延而出。

  但是血痕没想到的是,未来的不久,他就被绯月和暗夜之隼轮流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