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张开(1更)
  萧凡从大汉的手中接过五张纸卡,顺利进入了暗门之中。

  穿过一个通道之后,两个大汉挡在门口,其中一人对萧凡和血痕说道:“拳场开始的时间是在晚上六点,你们可以先在看台休息一下,观看以往的格斗视频,我们会负责食物和饮水,但是,我们必须警告一下,不要到处乱跑,否则一切后果自行承担。”

  血痕一听,眉宇间煞气闪过,当下就要一步上前,却被萧凡伸手拦住,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那大汉看着猪头似的血痕,冷哼一声,两人各自往旁边侧身,让开了通道。

  迈着从容步伐,萧凡从两个大汉身旁路过,带着血痕走出通道时,一眼就看到了空旷的拳场之中,一个一米多高的擂台。

  这个擂台大约一百平米左右,四周围绕着婴儿手臂粗细的铁链。

  整个擂台上的铁链都呈黑褐色,那并不是正常的铁链颜色,完全是常年来沾染鲜血,干涸后形成的。

  擂台的地面上也是一片黑红色彩,不知道曾沾染过多少鲜血,又有多少人在这里丧命。

  任谁看去,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凶悍和血煞的气息,这气息扑面而来,让人浑身微微颤栗,热血情不自禁的上涌。

  除了这个沾满鲜血的擂台之外,偌大的空间里便是固定着无数的铁制桌椅,粗略看去,起码可以容纳两千人而不会觉得拥挤。

  此刻的拳场之中,并不只是有萧凡和血痕,零零散散的坐着十几个人在瞌睡,这些家伙要么是昨晚没有离开,要么是今天早点到达,就怕晚一些之后会没有座位。

  于拳场的左右两边上方,悬挂着两块巨大的屏幕,此刻的屏幕上,无声的播放着一段格斗录像。

  一方是光头,身材魁梧而雄壮,如同猩猩,另一方是长头发的男人,有着络腮胡,但他的身材和对方差距很大,虽然也是肌肉鼓鼓,可站在对方面前,却显得无比瘦小。

  紧接着,在一声锣响之后,两人展开了激烈搏斗,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长头发的瘦个子男人,竟然无视双方的体格,凶悍无比的跟对方硬碰硬对攻,拳拳到肉的攻击,哪怕没有丝毫声音传出,光是视频,也会看得人热血沸腾。

  而且从画面上看,当时台下的观众都面红耳赤,疯狂呐喊,面容扭曲和狰狞,根据口型,显然只是苍白的三个字:打死他!

  但就这三个字,全场人呐喊出声,只要想想就能够感受到那种震耳欲聋的感觉,如同身临其境。

  擂台上两人生死一搏,台下观众疯狂呐喊,发泄自己的情绪,自己支持的选手胜利之后,就意味着赢大把大把的软妹币,如果输了,则更加疯狂嘶吼,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就是地下拳场,轻易就能够让人感觉到疯狂的气氛,是最佳的发泄内心阴暗面的地方。

  整个西庆市,只有这么一家地下拳场,很多体内流动着狂暴因子,热衷于血腥的家伙,每到晚上都会趋之若鹜。

  在其中不乏夹杂着想要靠运气大捞一笔的豪客,以及逞凶斗狠的亡命徒。

  这里,只有胜负和生死,其他一切的规则,都只针对台下,而不针对台上。

  萧凡嘴角勾了起来,视线离开巨大屏幕,仔细的打量四周。

  除了萧凡进入拳场的通道之外,在擂台两边,还各自有着一条通道,而这通道并不是客人可以出没的,只有拳手才能进入通道。

  萧凡来此之前,已经从潇月那里得到了拳场的所有情报。

  左右通道之中,各隐藏着三十个血狼的精锐成员,他们不是那些一打就垮的小喽啰,最起码也有着堪比普通特种兵的身手,而且血狼所谓的最恐怖的刑堂,也在这里。

  一旦有人闹事,血狼的精锐就会快速出动,将敢于闹事之人就地解决,然后拖走。

  同时,台上出现伤亡情况,也是由血狼精锐拖走,运送到某个地方进行毁灭。

  这就是为什么经常有失踪人口出现的原因之一。

  本来萧凡是打算让血痕高调出场,直接扰乱这里,逼迫其不得不关门,但是现在一看,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天真,很多时候,并不是只靠身手就行的。

  毕竟这家地下拳场已经被血狼经营许久,亡命徒们为了钱,会选择这里,而无数想看打拳、想宣泄或者想赚钱的客人,也会选择这里。

  要摧毁这个地下拳场,需要用一些手段。

  打定主意之后,萧凡就随意坐在了一个椅子上,和血痕一起抬头观看大屏幕上的精彩对决。

  不久后,光头大汉被踹中脑袋,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倒在地上。

  裁判推开长发男人,上前探查了一下呼吸,起身之后,拉住长发男人的手,高高举起。

  台下疯狂嘶吼和叫喊,无数人的嘴型在此刻统一,而长发男人,双手举起,握拳,围绕全场,仰天咆哮,充满了热血之感,让人的神经饱受冲击。

  “那光头纯粹是蠢死的,这么简单的一招都抵挡不了,死了活该。”血痕看着视频,低声不屑说道。

  萧凡撇了他一眼,没有反驳。

  不可否认,血痕也很蠢,但是他的实力,好歹也是进入了国际杀手榜前一百,实打实的高手,以他的能力来打擂台,寻常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双方的差距太大,血痕当然有资格去鄙夷那个光头,同时也有资格对长发男人表示不屑。

  “两位小兄弟,看起来有些脸生啊。”

  一个胖子笑眯眯的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和气生财的笑容,脖子上一根粗大的金项链,跟遛狗的那种没什么区别。

  萧凡瞟了他一眼,并不感觉意外,因为他早就眼角里发现这胖子了。

  “怎么?脸生不能来?”血痕一瞪眼,面色不善。

  “嘿嘿,小兄弟火气别这么大,我不是这个意思,纯粹就是认识一下。”胖子没有大白胖,肚子却比大白要挺,如同怀胎十月的孕妇。

  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萧凡和血痕各一张,笑眯眯说道:“鄙人姓张,单名一个开字,最喜欢的就是结交朋友,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