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363章 地下拳场(6更)
  一整个晚上,夏婉如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直到天色蒙亮,萧凡才停歇下来,夏婉如筋疲力尽,眼睛一闭上,就直接陷入睡眠之中。

  满足无比的萧凡为夏婉如盖上了被子,一身清爽的走出了夏婉如的别墅。

  自从修炼内劲之后,萧凡的战斗力就提升了数倍,不吹不夸,这个世界上恐怕还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承受得起萧凡的征伐。

  一直以来萧凡都有节制,并没有肆无忌惮的去宣泄,也无处宣泄,花崎舞是让萧凡很满意的一个女人,夏婉如是第二个。

  一晚上的战斗,并未让萧凡有多少疲惫之感,恰逢今天周六,不用去学校,萧凡干脆绕着凤凰湖晨跑起来。

  一阵阵惨叫在凤凰湖边响起,萧凡跑去一看,发现黑瞳正在痛揍血痕。

  未凉并没有在场,他带着王三等保镖正在树林里继续练习投掷精准能力。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锻炼,王三等人的投掷精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移动速度只要不是太快,他们都已经能够做到百发百中。

  当然,要命中一个高速运动中的人,还有些难度,这需要强悍的预判意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

  不过反正时间还长,萧凡相信,在未凉的逐步训练中,王三等人有一天一定会成为一支战斗力强悍的远程攻击小队。

  早餐之后,林若寒依旧去公司,黑瞳自然随同,未凉留下来看家,顺带保护林若雪,萧凡则带着鼻青脸肿的血痕驾车离开。

  来到买下的三星级酒店,萧凡将车停好后,让血痕在外面等着,他进去酒店时,萧家的公关团队正刚刚吃完早餐,收拾好东西。

  萧凡亲自送公关团队去了机场,目送飞机起航,这才折了回来,敲响了花崎舞的房门。

  花崎舞看起来像是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有些湿漉漉的,宽大的浴袍豁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可以预见,在这浴袍之下,肯定什么都没穿。

  因为在夏婉如那过了一夜的原因,萧凡其实并没有其他的想法,但是花崎舞却主动的解开了浴袍,然后直接蹲在了萧凡面前,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这话确实不假,萧凡乐得享受,也就任由花崎舞动作。

  风停雨歇后,萧凡才对花崎舞说道:“这家酒店我要改建……”

  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萧凡对看了眼花崎舞道:“我准备让你全权负责。”

  花崎舞浑身一颤,讶然的看着萧凡,眼中闪烁着犹豫,还有一种奇异。

  “你不怕我背叛你么?”花崎舞低声问道。

  萧凡笑了笑,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吞云吐雾之后,才淡淡开口:“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既然你愿意跟着我,我自然就完全相信你,只要忘忧阁好好打理起来,绝不会比你在樱花组的地位低,更何况,只要你尽心尽力,未来的某一天,我未必不能让你成为真正的‘樱花女’,掌管樱花组的实际大权。”

  花崎舞闻言,不由得露出震撼之色,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的去高估绝望之杀,可是如今看来,她依旧低估了这个男人。

  到底是有着怎样的底牌,才能让他如此自信的说出可以让她掌控樱花组的大权?

  要知道樱花组可不是什么乌合之众!那是倭国最神通广大的情报渠道,萧凡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可以掌控樱花组了吗?

  如果是往日的话,萧凡这番话花崎舞打死都不会相信,可是如今,她没办法不信。

  一抹感动,一抹惊惧,一抹纠结,一抹尊敬……

  重重情绪在花崎舞内心汇聚,发酵,随即,演变成了对萧凡的绝对臣服。

  起码,在摸清楚萧凡的真正实力之前,花崎舞根本不敢有任何反叛之心。

  萧凡看得出来,花崎舞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她绝对不会甘愿做萧凡的花瓶。

  而萧凡想要继续让花崎舞臣服,就必然要给予她足够的期望和地位,只有如此,才能让花崎舞死心塌地。

  并且,萧凡不担心自己是否在养虎为患,因为他非常清楚花崎舞所在的国度,对于强者的崇拜和臣服之心,是强烈到了何等丧心病狂的地步。

  只要萧凡让花崎舞永远捉摸不清,花崎舞就永远不敢有任何背叛萧凡的念头。

  存着一千五百万巨额的银行卡,萧凡如同垃圾一样扔给了花崎舞,让她按照萧凡的设想去进行改建。

  除了第二层的地下车库不需要有改动之外,其他的全部要改变,光是装修费用就是很大的一笔投资。

  严格说来,一千五百万,根本不够!远远不够!

  不过萧凡并不着急,因为要把这个设想构架完成,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萧凡有足够的时间去收获到足够的启动资金。

  交代清楚花崎舞之后,萧凡这才出了三星级酒店。

  在车里的血痕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但他丝毫不敢表现出来,等萧凡上车之后,萧凡说了一个地点,血痕就乖乖开启导航,开车离去。

  半个小时之后,萧凡和血痕二人来到了城东区域的一条娱乐街。

  在这条街上,汇聚着许多的娱乐之地,比如ktv、酒吧、养生馆等等。

  这里最热闹的时间段在晚上,现在才早上十点多,所以几乎上没什么人存在。

  萧凡带着血痕直接进了一家酒吧,此刻的酒吧里一片狼藉,服务员正在清扫昨夜人们消费后留下的垃圾。

  进了酒吧之后,萧凡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酒吧最里面的一道暗门而去。

  在暗门之前,有一个纹身大汉如同铁塔一般耸立,面色狰狞,一看就不是善类。

  打量着萧凡和血痕,这大汉用粗犷的声音道:“两位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没错,我就是来这。”萧凡从兜里掏出五万块钱,说道:“给我五张一万额度的票子。”

  大汉闻言笑了笑,接过萧凡的五万块钱,粗略数了数,然后打开暗门,走了进去,随后再出来时,他手上已经有了五章红色的纸卡,上面标着大写的一万字样。

  而这,就是西庆市唯一一家地下拳场的通用筹码。

  以钱换卡,让客人可以参与下注,输赢最终,都可以用卡再换成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