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358章 独门秘方(1更)
  单国奎也是个老兵油条子,清楚萧凡的意思之后,问清地址,直接赶了过来。

  半个小时之后,萧凡看到了单国奎,一眼看去,他微微一愣,而后忍俊不禁的朝单国奎竖起一个大拇指。

  单国奎此时穿着的是他退役许久的军装,因为已经过了很多年的缘故,这军装看起来有些陈旧,但依旧整齐和干净,没有丝毫皱褶,由此可见单国奎对于这套军装的爱惜程度。

  同时,单国奎还带着军帽,脚上穿着一双球鞋,挎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医药箱子,一脸的肃穆模样,最绝的是他竟然还贴了假胡子,额头上也弄出了些许皱纹。

  如果萧凡不是深知单国奎的老底,只怕也要被骗过去,认为他真是一个很有本事的老军医。

  “你不去混娱乐圈确实太可惜了有些。”萧凡笑着说道。

  “哼,这叫职业道德你懂不懂?做一行爱一行,我既然要当老军医,自然也要看起来像老军医才行,不然怎么骗……不然怎么给人看病?”单国奎大手一挥,道:“小子,我可告诉你,如果这一趟的报酬不能让我满意,老子可不干。”

  “你就放心吧,只要你敢想,收获绝对超出你的想象。”萧凡嘴角勾起笑意,这单国奎如此表现,让他更为期待。

  “病人在哪?让老子给他好好看看。”单国奎摸了摸自己的假胡子,又说道:“小子,你确定随便怎么搞都行?万一出了岔子,老子可是什么都不管,直接跑路。”

  萧凡点了点头,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笑容:“随便你怎么搞,越不靠谱越好,只要你能够让他相信,让他都行。先跟你说清楚,澳门赌博网站:这人是个棒槌。”

  “棒槌?”单国奎一愣,眼中闪过阴冷神色,笑容变得有些狰狞:“棒子?”

  萧凡笑而不语,点了点头。

  “那我就有数了,走吧,等着看老子的表现。”单国奎的笑容太过诡异,让萧凡身旁的花崎舞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内心感叹:绝望之杀认识的人,一个个都太恐怖!

  随后,萧凡带着单国奎和花崎舞进了包厢。

  朴基中看到萧凡三人进来,目光直接锁定在了单国奎身上,一脸好奇。

  “朴基,这位就是我认识的老军医,他的医术超凡绝伦,任何疑难杂症都手到擒来,你那点事情,绝对可以轻易搞定。”萧凡笑眯眯的对朴基中说道。

  朴基中激动的点了点头,见单国奎一脸傲然之色,不但不怀疑,反而很相信,因为他觉得,有本事的人才有傲然的资本。

  “老军医先生您好,本人朴基中,认识您真是太好了!还希望老军医先生您神医妙手,给我好好看看。”朴基中连忙站了起来,恭敬说道。

  单国奎根本不给朴基中好脸色看,冷笑道:“瓢鸡中?看来你正在瓢嘛,有什么病,不需要你说,现让老子给你把把脉,如果查不出病情,我立刻就走。”

  “朴基,我可没跟老军医说你的病情。”萧凡连忙开口。

  朴基中点了点头,见老军医坐在他身旁,拉起他的手,食指和中指搭在他的脉搏上,一脸的沉吟模样,心里不由得忐忑和期待。

  他迫切的希望这位老军医能够准确说出他的病因,又基于羞耻心,不想被老军医看出来他那方面的问题。

  半晌,单国奎松开了朴基中的手,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站不起来?不管任何办法,都没有任何反应?”

  朴基中浑身一颤,眼中露出敬佩和紧张,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军医先生您说得太对了!我们国家的望闻问切您简直学得出神入化啊!”

  “我……”单国奎闻言,下意识就想破口大骂,但是随即,他又强忍了下来,脸色更加冰冷,带着寒霜,语气冷冽道:“你这病老子看不了,你另请高明吧!”

  说完,单国奎起身就要走。

  萧凡连忙拉住单国奎,笑得谄媚不已:“老先生,您就大发慈悲,帮我哥们看看吧,您放心,只要您能治好我哥们的病,多少钱都愿意出。”

  “对对对!”朴基中急得头上冒汗,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道:“这卡里有五万块钱,老军医先生,您只要治好我的病,我还有重谢。”

  单国奎眼角忍不住跳了跳,看向萧凡的目光里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潜藏的兴奋。

  这才说几句话,就有五万块钱的收入,这棒槌果然是人傻钱多啊。

  “好吧,看在萧少为你说话的份上,老子就勉强帮你一把。”单国奎说着,打开医疗箱子,从里面的一个瓷瓶里珍而重之的拿出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有龙眼大小。

  “你先把这颗药丸吃下,我看看你的病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单国奎沉声道。

  “这是?”朴基中看着这黑乎乎的药丸,接过手中,闻了闻,发现上面散发出一种古怪的搔味,有些迟疑。

  这玩意其实就是晒干的羊粪,里面夹杂了一些炜哥成分,是单国奎经常骗人的玩意。

  “这可是我独门秘制的丹药,你找遍整个世界,也是独此一家,要不要随便你。”单国奎越发不耐烦。

  若是单国奎好声好语的说话,朴基中还不会信,但见单国奎如此不耐烦,他反倒是相信了几分,咬了咬牙,倒了一杯酒,将这药丸直接咽了下去。

  龙眼大小的药丸,硬生生吞下,呛得他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等十分钟,告诉我你的感受。”单国奎见朴基中咽下药丸,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闭着眼,一副高人姿态。

  还不到十分钟,朴基中脸色开始发烫,他觉得心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种迫切的冲动在心头升起,连带着根本毫无反应的某个地方,竟然也微微的膨胀了一下,然后便又缩小,再无反应。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朴基中却眼神炽热,兴奋不已的吼道:“老军医先生!有点反应了!可是只是一下,又没反应了。”

  “你这病情确实还有点严重,看来只能拿出我的独门秘方了。”单国奎一脸凝重,从怀里拿出笔和纸,龙飞凤舞的写下了几行字,珍重的递给朴基中:“我警告你,千万不能将我的秘方外传。”

  “好,好!”朴基中连忙回答,然后一看那所谓秘方,顿时傻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