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357章 专治疑难杂症的老中医(6更)
  与萧凡这里的得意不同的是,另一道暗门之后的房间里,传出阵阵尖叫,以及男人的愤怒嘶吼。

  最开始的时候,朴基中还兴奋不已,已经接近一个月没有好好的享受过了,现在一次两个,他打算好好的享受一番。

  兴致勃勃的他让两个女人跳了一段舞蹈,边跳边脱的那种。

  两个女人本着顾客至上的原则,完全满足他的要求,极尽魅惑之能,想让朴基中高兴。

  朴基中浑身都已经在兴奋,但是某个地方依旧没有动静。

  刚开始朴基中还以为是这两个女人不过如此,让他不够冲动,但是随后,两个女人竭尽全力,各种吹拉弹唱纷纷上演,想让朴基中站立起来。

  可是结果朴基中哪怕已经热血上涌,脸色涨红无比,某个地方依旧没有反应。

  眼看着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的朴基中立刻开始了重口味,皮鞭蜡烛全部用上,把两个女人折磨得惨叫不断,他却还是没有半点站起来的感觉。

  “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不会的!不会的!”朴基中惊恐起来,更加用力的鞭打两个女人。

  时间缓缓流逝,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两个女人遭受了凄惨的待遇,全身都是鞭痕,哭得伤心欲绝,拼命闪躲,可是朴基中却越发的疯狂,他站不起来了,完全没反应了。

  这个发现,让他无比的痛苦,随之,便将痛苦发泄在了这两个女人身上。

  等到萧凡和花崎舞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萧凡才看到朴基中脸色黑得如同锅底,疯狂的灌酒。

  而那两个伤痕累累的女人,自然是早就逃了。

  “怎么了?朴基,那两个女人没让你爽?”萧凡心头狂笑,却明知故问。

  一旁的花崎舞脸色绯红,回想起跟萧凡的疯狂,整个心都在颤抖。

  看向萧凡时,她眼中已经完全没了恨意,更别说杀意,有的只是恭敬和臣服,还有依恋。

  朴基中不答话,依旧疯狂灌酒,那种难言之隐,自然不能说出来,徒增笑话。

  他已经决定回去后好好检查和治疗。

  “朴基,咱们是不是哥们?”萧凡面容忽然严肃,沉声问道。

  “是。”朴基中点头,从萧凡帮他‘痛揍’二爷那些人时,他就认为萧凡已经是他的朋友。

  其实,哪怕朴基中是个棒槌,但如果他不是张眼镜那种人,萧凡未必不会真心跟他做朋友,只可惜,他就是那种人。

  “既然是朋友,那你就明着告诉我,你是不是那方面出了问题?否则你不可能这么生气。”萧凡拍了拍朴基中的肩膀,认真道:“咱们都是男人,这种事没什么不能说的,哥们我有些门道,或许能帮帮你。”

  朴基中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我刚刚才发现的,艹特么,站不起来了。”

  “严重不?”萧凡问。

  “怎么不严重?那两个女人所有的方法都用过了,完全没反应。”朴基中越发苦闷,心里充满了疑惑。

  在去名扬大学和二爷那场球之前,他还很正常,可是受伤回去之后,就好像再也没有反应了。

  “看来是有点严重,我认识一个老军医,专门治疑难杂症,这种病更是在行。要不我帮你问问?”萧凡热心道。

  朴基中点了点头,不管什么方法,他觉得自己应该试一下,同时,也不能辜负萧凡的美意。

  “好,你等我一下。我出去打个电话。”萧凡说着起身,和花崎舞一起走了出来。

  门外的服务生看到萧凡出来,连忙躬身行礼。

  “去把你们经理叫来。”萧凡道。

  服务生不敢怠慢,连忙离去,不多时,经理到来,笑着问道:“大少,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不,我很满意,从今天开始,这个女人我带走了。”萧凡指着花崎舞说道。

  经理微微一愣,然后笑道:“这是好事,小姑娘运气好,遇到贵人了,大少您只要交一万块钱违约金,她现在就能跟您走。”

  “没问题。”萧凡点头,正要从兜里掏钱,不远处蓦然传来一阵愤怒尖叫。

  萧凡撇头看了一眼,立刻表情诧异。

  那边愤怒尖叫的,赫然是东方晴,而她身旁,已经围了两个人高马大的汉子,身上有纹身,一看就是黑炎的人。

  “凭什么收这么贵?我连水都没喝一口!”隐约间,听到东方晴怒声大吼。

  “那女人怎么回事?”萧凡嘴角一勾,询问道。

  “哦,那女人开了个豪华包厢,什么都没点,现在一分钱不想给就想离开,这不是耍赖嘛?门口写着包厢费五千呢。”

  萧凡略一思索:“这五千包厢费我给她出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经理又是一愣,却听闻萧凡说道:“你别告诉她有人给她付了钱,你就安排她去餐饮部那边刷一周盘子,必须满一周,少一分钟都不行。”

  “这个……”经理犹豫起来,澳门赌博网站:这么古怪的要求,还是头一次听说。

  “免费给你们刷一周盘子,还不乐意?”萧凡脸色一沉。

  “乐意!当然乐意!就听大少您的。”经理那里还敢迟疑?连忙答应下来。

  萧凡掏钱之后,经理快步离去,东方晴一个月工资都还没五千,根本掏不出钱,结果被两个大汉拉去餐饮部那边,让她刷盘子。

  而萧凡这里,已经拨出了一个电话。

  他给单纯纯打的电话,问单纯纯要了她老爹单国奎的号码,又给单国奎拨了过去。

  “谁啊?”单国奎接听之后嚷道。

  “我是萧凡,这里有一单生意你做不做?”萧凡单刀直入。

  “做!”单国奎一口答应下来,这才问:“要啥?”

  萧凡嘿嘿的笑:“要你。”

  “滚!哪怕你再有权有势,老子卖艺不卖身。”单国奎背后直冒凉气,觉得萧凡这小子的口味变得是不是有点太过分,要了单小丽不说,还要老子?

  “你卖个屁!”萧凡没好气道:“我这有一哥们那方面出了问题,需要你这个老军医过来看看。”

  “我特么哪里是老军医了?”单国奎翻白眼,这小子存心折腾人的吧?

  萧凡意味深长道:“我这朋友很有钱,为了治病,多少钱都愿意出,你不是老军医,就不能当老军医吗?不管你怎么吹,不管你什么偏方,全部开出来,有用没用都不用管。”

  单国奎一听,愣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他知道,萧凡这小子是要坑死人不偿命了!

  “这老军医,我当了!马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