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99章 穷尽天涯海角!(3更)
  撕床单,抓栏杆,一地凌乱,黑发飞散,一夜中奔放,两人间荡漾,紧咬双唇倔强,香汗淋漓投降……

  两人之间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在粗重的喘息和诱人的声音中,酣战至天明。

  花崎舞早已眼神呆滞,一次次的冲上云霄又跌落而下,明明心里已经完全不想再继续,可是身体却始终在充满了渴望。

  阳光刺眼,投进房间之中,整个房间里,留下了昨天夜里疯狂的痕迹。

  萧凡重重喘息,为了为国争光,他是完全没有一点保留,浑身汗水淋漓,只觉得腰酸背痛腿抽筋。

  疲惫的进了浴室,萧凡打开喷头,温水冲刷而下,让萧凡浑身放松。

  床上的花崎舞怔怔的看着天花边,一切的一切在她眼中都变得不再重要。

  耳旁哗哗的水声传来,她那呆滞的眼睛才恢复了转动,滔天的杀意在逐渐蔓延。

  “要不要休息一下?”萧凡走出浴室,嘴角泛着冷笑,完全看不出跟这女人荒唐一宿的人是他。

  药效已经过了,花崎舞挣扎着起身,伸手摸自己的头发。

  “别摸了,你头发里藏的刀片已经被我扔掉了。”萧凡慢慢穿上衣服,淡淡道。

  花崎舞不死心的摸了一遍,发现确实没有,带着泪痕的脸侧向萧凡,眼中怨毒无比。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怎么看穿我的破绽的?”

  “这种眼神我不太喜欢,所以你最好给我隐藏起来,否则我不介意再收拾你。”萧凡着,作势要脱裤子。

  花崎舞脸上顿时露出惊慌,连忙听话的将怨毒眼神藏了起来。

  在她眼中,萧凡根本就是一头精力无穷的狂野猛兽,他的体能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都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可是现在田里已经惨不忍睹,而这头牛,竟然还能狂奔不休。

  “这就对了,乖乖一点。”萧凡笑了笑,坐在凳子看着花崎舞道“昨晚上你在我身边差点摔倒,我扶着你的时候,就已经嗅到了你的发香。”

  “发香?”花崎舞没反应过来。

  “你应该是经常用樱花花瓣混热水洗头吧?你的发香里带着樱花气息,在华夏,特别是在西庆市,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香味出现,我在倭国长崎呆过三个月,看到很多倭国女人都喜欢用樱花花瓣洗头。”

  花崎舞惨笑起来,原来是发香泄露了身份?就这么简单?

  “觉得很冤?”萧凡嘴角勾起笑意“不要觉得冤,就算没有发香,你的言谈举止,你的口语发音,甚至你走路的姿势,都已经暴露了你的身份。”

  “倭国女人与华夏女人有太多的不同之处,而你应该是从未走出过倭国,没猜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对吧?”

  萧凡的话语如同一道道惊雷,让花崎舞黯然失色。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很优秀了,可是在萧凡眼中,却处处都是破绽。

  这对她的打击,比萧凡啪了她一整晚都还要难以接受。

  “看在你昨晚是第一次的份上,我这次饶了你,听着,回以后,和你的同伴滚出华夏,如果还是执迷不悟,我会让你们全部有来无回!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也不要以为我大言不惭,因为我是绝望之杀!”

  萧凡这番话如同雷鸣,炸响在花崎舞耳边,那无比自信的神色和气概,带着俾睨天下的霸道。

  花崎舞怔怔的看着萧凡,心底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种臣服之意。

  不是萧凡王八之气侧漏,而是因为倭国人习惯于臣服强者,这是他们的天性,也可以称作奴性。

  只要是强者,他们都崇拜。

  默默的穿上衣服,强忍着被撕裂般的痛楚,花崎舞跌跌撞撞的离开,她不会因为萧凡饶她不死就放弃自己的想法,反而她已经决定,不杀萧凡,绝不回国。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要杀了你!亲手杀了你!”

  花崎舞站在酒店外,仰头看向其中一楼层的窗户,泪水滚落,离开了这个她看来如同噩梦的地方。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是倭国人。”萧凡居高临下,站在窗边看着花崎舞离,走出房间,了隔壁房间,打开门之后,往床上躺。

  平心而论,萧凡没有任何惭愧心情,花崎舞千里迢迢来杀萧凡,杀人不成反被啪,都是咎由自取。

  “等我睡醒之后,再找这些老鼠的麻烦。”萧凡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昨晚消耗体力太大,萧凡也有些吃不消了。

  ……

  萧凡连夜大战,在酒店里疲惫入睡时,凤凰湖别墅区,林若寒披头散发,一脸憔悴,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红肿得跟核桃一样的眼睛,嘴角泛起苦涩笑容。

  整个晚上她都没睡,一直在自责自己不分青红皂白的错怪萧凡。

  她的手机不敢离手,生怕萧凡打她电话时无法及时接听。

  但是显然,她没有等到萧凡任何电话,同时,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也只是得到同样的一句话“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知道错了,你会原谅我吗?”林若寒眼中黯然,面带苦涩,浓郁的忧伤扑面而来。

  “应该不会原谅我了吧?像我这么自以为是的女人,像我这么无情无义的女人……”

  “多少次生死危机,都有你在身边……”

  “就因为我我喜欢卡米拉卡的钢琴曲,你让他特意为我录制视频……”

  “我凶你、烦你、厌你、一次次那么多伤你的话语,你却始终吊儿郎当的笑,当做我在开玩笑。”

  “萧凡,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林若寒伸手拿起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石头项链,看着那绚烂美丽的淡蓝色光泽,嘴角浮现了凄凉的笑容。

  “我问过黑瞳,这是深寒之钻,价值十亿美刀,你是最败家的一次,我现在才信。而我呢?你问我要五十万,我居然出那样的话语……你问我要一百万,我却觉得你是一事无成的吸血虫……”

  “萧凡,你不能躲着我,我要跟你道歉,我要告诉你,其实我爱你……”

  林若寒傻傻的笑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才不会让你躲着我,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要把你找回来!别忘了,我们是登记过的合法夫妻。我一定要找回你,哪怕穷尽天涯海角……”

  门外,林若雪靠着墙,捂着嘴巴,无声哭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