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88章 萧凡!你给我滚!(5更)
  内劲可伤敌,也可疗伤。

  萧凡动作轻柔的催动内劲,刺激着林若雪受伤的脚踝,帮助脚踝消肿的同时,也恢复脚踝上因为扭到而受伤的经络。

  十几分钟后,萧凡松开了手,轻轻吐了口气。

  “好了,已经消肿了,你现在还有刺痛的感觉吗?”

  林若雪将手放开,抿着嘴轻轻点头“不痛了。”

  “不痛就没事了,还好没伤到骨头,否则你恐怕好几天走不了路,现在虽然消肿了,但是你还是不能落地,乖乖躺着,明天早上醒来,应该就可以恢复了。”萧凡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林若雪的腿,这腿能玩一年,他却只抱了十几分钟,都还没玩……亏了!

  “嗯。”林若雪声若蚊蝇。

  “你衣服放在哪?我帮你拿衣服,你穿上再吧,现在这样……”萧凡摸了摸鼻子,剩下的话不,林若雪也能猜到。

  林若雪脸颊绯红,指了指衣柜“第二格第三排。”

  萧凡依言来到衣柜处,拉开抽屉一看,眼睛发直。

  各种各样的内衣和裤裤,颜色款式都不同,有的可爱,有的‘性’感,甚至有镂空的那种,布料少得惊人。

  萧凡眼睛都要瞪出来,没想到林若雪这么古灵精怪,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女孩竟然也会穿这种。

  “哪套?”

  “第……第二套。”林若雪声音都在发颤,让一个男人帮她拿贴身衣物,这简直要羞死人。

  “你现在不能穿裤子,就先穿睡裙吧。等你穿好再。”

  萧凡顺手拿出,扔给林若雪,又从上面架子上,取下睡裙,扔到床上后,萧凡转身走出房间,将房门拉了过来。

  站在走廊上点燃了一支香烟,萧凡深吸一口,长长吐出,浓密的白烟在空中缭绕。

  想起方才发生的一切,萧凡的心情依旧不能平静。

  “这妞还真是……难以把持啊!”

  不多时,房间里传来林若雪的声音“我穿好了。”

  萧凡闻言,将烟蒂扔在地上一脚熄灭,这才开门而入。

  此刻的林若雪坐靠在床头上,已经穿上了睡裙,没受伤的那只脚弯曲着,受伤的脚平放。

  “我你干嘛要这个点洗澡?还跑一楼洗?”萧凡一坐下就问道。

  林若雪一脸委屈,瘪嘴道“二楼下水道堵了,所以我才一楼洗的,你们班不是下午有课吗?谁知道你这个时候回来?”

  萧凡摸了摸鼻子“行吧,不过这事就算是咱们之间的秘密,千万不能告诉你姐姐。”

  “我还想这么呢!要是被姐姐知道了,她会杀了你。”林若雪嘟嘴,脸上依旧涨红一片。

  萧凡沉默了下来,气氛又变得有些尴尬,他总觉得应该跟林若雪点什么,可是又觉得不管什么,都不太妥当。

  “你还塞着纸巾?”林若雪主动打破僵局,指了指萧凡的鼻子,萧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鼻孔还塞着两团纸巾。

  扯掉之后,看着上面的鲜血,萧凡觉得有些丢面子,随意一扯,然后丢进了垃圾篓。

  “你千万记住别下床啊,晚饭我来做就好了。”萧凡道“我先下了。”

  “嗯。”林若雪轻轻点头,内心复杂一片。

  闷着脑袋下楼的萧凡,直接钻回了房间,换下湿衣服后,把自己重重扔在床上后,发神经一样翻来覆打滚,好不容易爬起来,双腿盘膝打算修炼内劲,可是一闭眼,眼前就浮现出林若雪不穿衣服的娇躯。

  “要命了……姨子如此动人,偏偏不能吃,有一个倾国倾城的老婆,却还是吃不到,我特么当什么绝望之杀?全世界最绝望的男人应该是我才对!”

  萧凡本就凌乱的碎发,被他揉成了鸡窝,知道不能这样下,干脆上看看国际上有没有什么最新的消息。

  时间缓缓流逝,两个时过,萧凡躁动不安的心,终于还是平静了下来。

  长长吐了口气,伸了个懒腰,萧凡发现已经六点过,估摸着也应该做晚饭了,走出房间准备厨房。

  哗哗声响传来,萧凡一拍脑门,这才想起厕所喷头都还没关,连忙关上,这才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翻出食材开始做晚饭。

  剁剁剁的切菜声刚刚响起没多久,门口出现林若寒的身影,看到是萧凡,问道“雪呢?怎么是你做饭?”

  “我偶尔做一顿饭给你们姐妹俩吃不好么?要不你来?”萧凡手里正拿着一根黄瓜,遥遥递向林若寒。

  林若寒一瞪眼,道“少来,你天天白吃白喝,做一顿饭还想偷懒?”

  完,林若雪离开,了一楼厕所。

  黑瞳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老大,好久没尝到你的厨艺了,今晚我老黑有口服。要不要我帮你?”

  “乖乖客厅坐着,刀功惨不忍睹,也敢毛遂自荐?”萧凡没好气道。

  黑瞳咧着嘴笑,果然乖乖客厅坐着看电视。

  林若寒刚走到一楼厕所门口,就看到地上有淡淡血迹,又发现厕所里还氤氲着水汽,有些狐疑的来到厨房,问萧凡“厕所门口怎么有血迹?”

  “我火气旺,流鼻血了。”萧凡心里咯噔一下,面色淡然,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道。

  林若寒狐疑的看了萧凡一眼,没有停留,直接上楼找林若雪。

  到了门口,林若寒发现地上有一个烟蒂,眼中更是疑惑,林若雪的门口,怎么会有烟蒂?

  推门而入后,林若寒看到林若雪正坐在床上抱着绒毛熊使劲揪耳朵,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林若寒问道“雪今天怎么不做饭呢?萧凡的厨艺我不放心。”

  “姐姐你回来啦?”林若雪连忙道“我脚崴了,不能下床,所以只能猪头姐夫做饭,如果不好吃的话,我们一起鄙视他。”

  “我估计好吃不到哪里,又不是早餐那么简单。”林若寒着,来到床边,正要坐下,忽然看到地上林若雪的皮卡丘裤裤,脸色微变,不动神色的走到床的另一边,立刻发现了垃圾篓里染着血迹的纸巾。

  “垃圾篓里染血的纸巾,地上属于林若雪的裤裤,不能下床,门口的烟蒂,有水汽,明显洗过澡的一楼厕所……萧凡身上穿的,确实不是早上那一套!”

  林若寒脸色狂变,如遭雷击,身躯忍不住颤抖起来。

  “姐姐你怎么了?”林若雪疑惑问道。

  林若寒的脸色有些苍白,仔细打量妹妹的脸色,见她脸上依旧残留着红晕,顿时眼前一黑。

  “姐姐?”林若雪吓到了“姐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

  林若寒恍惚的回答着,心中涌出疯狂的愤怒,快步离开林若雪房间,蹭蹭蹭下楼,猛冲进厨房,眼睛布满血丝,死死盯着正切菜的萧凡。

  “你这是?”萧凡愣了一下。

  林若寒状若疯子,情绪激动到极致,泪水狂涌而出“萧凡!你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