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86章 帮她穿?还是帮她脱?(3更)
  林若寒和黑瞳了公司,别墅里还剩下的一共就三个女人。

  血女和刺玫因为鬼徒而伤势严重,现在还躺在床上下不了地,那么唯一还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人——林若雪。

  按道理来,萧凡是不应该继续看下的,可是身为男人的本性,却让他全身僵硬,那笼罩在氤氲水汽中的完美娇躯,让萧凡根本挪不动步。

  男人的天性,哪怕心智再坚定的人,也难以抗拒,绝望之杀同样如此。

  源自内心最深处的灼热冲动,导致萧凡呼吸变得粗重,心中开始了剧烈的抗争。

  似乎有一个长着独角和獠牙的袖珍版萧凡,在疯狂嘶吼着让他不顾一切扑上。

  而一个煽动白色羽翼,头顶天使光环的袖珍版萧凡,却在严厉的警告萧凡,不要做出那种卑鄙下流的事情。

  意外看到姨子洗澡,这不是本意,看可以,可是扑上,那就变成了‘禽’兽!

  其实好男人与渣男之间的唯一区别,无非就是一个自我控制罢了。

  好男人能控制自己,而渣男则是被冲动所控制。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萧凡的眼睛越来越红,他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似乎正在经受着无比的煎熬和折磨。

  最终,萧凡狠狠一口咬住自己的舌头。

  那种剧烈的痛楚,让萧凡逐渐迷失的心神,有了片刻的清醒。

  萧凡脚下悄无声息往后退了一步,右手已经搭在了门把上,准备趁林若雪还没发现之前,抽身而退。

  可是就在这时,林若雪却感觉到异常。

  “怎么有些凉气吹进来了?”

  林若雪声嘀咕,然后转过身来。

  这一瞬间,她的目光,和萧凡的眼睛,直接对上。

  时间仿佛凝固,一切的一切都停止在这个瞬间。

  萧凡的眼中瞬间充满火热,那好不容易清醒一些的理智,再度被熊熊火焰吞没。

  精致而诱人的锁骨上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高耸的山峰饱满无比,没有内衣的衬托,依旧傲然而立,反倒是因为没有束缚,而微微颤颤。

  淡淡的红晕光泽,那明显的凸起,狠狠的震颤着萧凡那颗经过铁与血的锻造,无比坚强的内心。

  盈盈一握的柳腰,泛着淡淡莹白光泽,因为长期练舞而毫无丝毫赘肉的腹,充满了无尽的魅力。

  而更下方……

  无尽的神秘之地!

  萧凡的眼中满是血丝,心脏如同被铁锤砸了一下,狂暴、贪婪的情绪,在眼中绽放。

  两道血红液体,从萧凡鼻孔流淌而下,滴在地上,鲜红得刺眼。

  “啊!”

  或许是过了一秒,也或许是过了一个世纪,林若雪脑袋发懵,全身泛起鸡皮疙瘩,瑟瑟发抖,下意识的尖叫之后,双手立刻捂住了脸。

  林若雪的尖叫,也让萧凡彻底回神,狠狠的给了自己胸口一拳,几乎无法呼吸的痛楚在全身蔓延,萧凡连忙退出,顺手将大门关上。

  “卧槽,这次丢脸真的丢大了!”萧凡抹了一把鼻血,一脸苦涩笑容。

  好歹是纵横花丛,摘花无数,今天竟然会因为看光姨子而流鼻血,这对萧凡来,简直不可思议。

  但也从另一方面,凸显出林若雪的身材,到底是何等惊人的完美。

  “发生什么事了?”两道身影出现在萧凡眼前,血女和刺玫伤势很重,却在听到林若雪的尖叫声后,挣扎着爬起,艰难走了出来。

  萧凡顾不上擦拭鼻血,背对两女,用平淡的声音道“没事,你们回好好休息吧,不要再乱动了。”

  “好……”

  两女脸上满是古怪之色,隐隐似乎猜测到了什么,但是她们无权过问,也不敢管,知道林若雪不会有什么危险,又艰难的自己返回房间躺下。

  不约而同的,两女心中打定主意,不管林若雪等下再怎么尖叫,她们也绝对不再出来。

  萧凡的苦涩更浓,但同时,他又觉得好笑。

  “姨子果然聪明无比。”萧凡想起林若雪方才竟然不遮挡身体,而是捂脸的举动,心头一荡。

  其实林若雪那一刻想的很清楚,女人的身体都差不多,只是脸不一样罢了,只要遮挡了脸,不让萧凡看到自己的模样就行,其他的也顾不上了。

  而且,林若雪也带着自欺欺人的想法遮住脸后,我看不到你,你也看不到我……

  “啊!”一声尖叫忽然又起,而且这一次明显带着痛苦的味道。

  萧凡心头一惊,下意识开门冲了进。

  李若雪跪坐在地上,面露痛苦,捂着一只脚的脚踝。

  她全身上下依旧什么都没穿,只有一条印着卡通皮卡丘的裤裤搭在另一只脚上……

  鼻血再度顺流而下,萧凡浑身颤抖,经受着无穷无尽的折磨,有一种美,叫做一览无余,有一种硬度,叫做撕心裂肺的疼!

  “呜……”

  林若雪眼中有泪水滑落。

  这泪水,就像是晴空万里一声响雷,彻底将萧凡震醒。

  萧凡快步走来,来不及关喷头,将架子上的浴巾拿下,披在了林若雪的身上,一手搂住光滑柔软的背部,从腋下穿过,另一只手托住她双腿弯,将林若雪一把抱了起来。

  没有丝毫布料的阻隔,萧凡只觉得手感惊人的滑腻,他心跳狠狠震荡,面露痛苦之色,不敢有丝毫停留,抱着林若雪快速出了厕所,跑步上楼,将林若雪抱回了她的房间,然后轻轻放在了床上,再将薄毯盖住她几乎让萧凡化身狼人的娇躯。

  这短短的过程,给萧凡带来的感觉,却比跟鬼徒那一场大战还要来得凶险。

  他全身湿透,分不清是喷头淋湿还是汗水打湿,剧烈喘息中,手忙脚乱的拿起纸巾塞住鼻孔。

  床上的林若雪悄无声息,哪怕已经盖上了薄毯,她依旧轻轻的发颤,双手紧紧捂住脸,脑海一片空白。

  堵住了鼻孔的萧凡,大口呼吸,拿起桌上的水杯狠狠灌了几口,这才稍微平复心情,转头看床上的林若雪,依然发现,那没有完全遮住的白皙腿上,那可爱的皮卡丘……

  萧凡疼得五官都扭曲了,松了松皮带,这才稍微好点,可是他内心的狂野依旧没有平息。

  一个艰难的抉择,摆在萧凡眼前“帮她穿?还是帮她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