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63章 张丽丽道歉(11更)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林若寒一句话,就把萧凡还没说完的话全部给堵在了喉咙里。

  跌倒?正好跌倒在别人身上?那分明是扑过去的好不好?总而言之,林若寒是不信的。

  沐雨低着头看地上,哪怕有一个蚂蚁窝,她也想钻进去,真的是无地自容了。

  萧凡吸了吸鼻子,干脆不再说话。

  “有事情谈就去客厅吧,我给你们泡点茶。”说完这话,林若寒转身离去。

  看着林若寒的背影,沐雨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心里满是委屈。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却好像是真的做了小三一样。

  “沐雨老师,对不起啊……”萧凡尴尬开口,快速转移话题:“对了,你来这里找我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沐雨依旧不开口,点了点头。

  “走吧,去客厅。”萧凡无奈,迈开腿,跟鸭子一样一摇一摆,手臂并拢在腰间,看起来怪异无比。

  哪怕沐雨此刻心情极度复杂,看到萧凡这样子,也忍不住的想要笑出来。

  强忍笑意,她呼了一口气,刚才的尴尬,顿时化解不少。

  萧凡来到客厅时,发现客厅里还坐着一个女人,微微一看,不禁蹙眉。

  这女人竟然是张丽丽!

  此刻的张丽丽一脸憔悴,带着哀容,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哭过不止一次。

  见萧凡和沐雨一前一后进来,张丽丽立刻站起身来,看到萧凡绑得跟木乃伊一样,目光里深深隐藏着一丝怨毒,还有一抹幸灾乐祸的爽快。

  “你怎么来了?怎么?打算报仇?”萧凡双腿无法弯曲,干脆就这么站在那。

  萧凡不坐,沐雨也不会坐,张丽丽自然更不敢坐,听闻萧凡语气不友好,连忙摇头,低声道:“不是不是,我这次……”

  说着,张丽丽看了看一旁的沐雨,眼中浮现哀求之色。

  沐雨面容复杂,化为一声轻叹,扶着萧凡坐在沙发上。

  此刻林若寒正好端茶而来,看到这一幕,更是心里不爽,打算等沐雨走了之后,再找萧凡算账。

  “林总你好。”张丽丽连忙朝林若寒问好。

  林若寒点了点头,放下茶壶茶杯就要离去,萧凡却开口喊道:“若寒,来坐我身旁。”

  “不方便吧?”

  萧凡的语气,就像是丈夫呼喊妻子那般,让林若寒心里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怎么不方便?家里来客人,你这女主人哪能躲起来?”萧凡声音沉稳而洪亮,不疾不徐,有着别样的威严感觉,还带着一丝温柔。

  林若寒心跳微微加速,犹豫了一下,却还是没有拂了萧凡的面子,来到萧凡身旁坐下。

  张丽丽看着林若寒、萧凡、沐雨三人并排而坐,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心里五味杂陈。

  沐雨也发现这样似乎有些不对劲,挪到了一边,距离萧凡和林若寒二人一米左右。

  “咳!”

  萧凡干咳一声,眼神凌厉的看着张丽丽,道:“说吧,今天你来到底想说什么?”

  “我……”张丽丽又把目光放在了沐雨身上。

  沐雨沉默之后,开口道:“张丽丽这次让我带她来,是想跟你赔罪。”

  “赔罪?”萧凡轻笑,戏谑道:“确定不是兴师问罪?”

  “不敢不敢!”张丽丽激动起来:“我真是来赔罪的!”

  萧凡笑而不语,他倒是想看看,这张丽丽到底玩什么幺蛾子。

  “情况是这样的。”沐雨低声道:“张丽丽的老公上次……”

  听完沐雨的叙述,萧凡这才恍然大悟。

  周乾在张丽丽家的酒店里装针孔的事情被萧凡揭穿,东方晴这个实习记者趁机‘插’了一脚。

  一来二去,张丽丽家的酒店,名声彻底臭了。

  不管是什么公司,名声臭了,自然就做不下去了。

  连日来,酒店没有一个客人,所有贵宾会员全都跑来退钱,更有很多曾经入住过酒店的客人纷纷上门闹事,要求赔偿精神损失,其中不乏有浑水摸鱼之人。

  这场风波,彻底的弄死了张丽丽家的三星级酒店,被迫之下,只能暂时选择关门。

  张丽丽的老爹亲自出面发布道歉公告并进行解释,赔偿了不少费用,希望能够让这件事情就此过去。

  可是东方晴却为了自己的前途,死死抓住这一点,不断披露,深刻解剖。

  张丽丽的老爹被气得吐血,住进了医院,声称如果张丽丽不能处理好这件事,将跟她断绝父女关系。

  老公被抓,老爹不认,一个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都无法依靠,张丽丽瞬间就垮了。

  她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是她根本联系不到萧凡,所以病急乱投医之下,只能去找沐雨哭诉。

  沐雨本就是个心软的人,十分念旧,见张丽丽痛哭流涕的样子,也不忍拒绝,这才把她带到萧凡这来,让她自己跟萧凡说。

  萧凡听了半天,搞清楚张丽丽的情况之后,当即怒声道:“这个东方晴,真是丧心病狂(干得漂亮)!”

  “萧凡,我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我知道错了!我跟周乾已经办理离婚手续了,他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张丽丽又忍不住嚎啕大哭。

  “哭得不够响亮!再大声一点!”萧凡道。

  林若寒和沐雨一怔,张丽丽都忘记哭了,弱弱的看着萧凡,不知道是该继续哭,还是不该哭。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说是咎由自取。”萧凡冷笑一声,道:“要我放过你?我怎么放过?咱们之间,似乎没什么深仇大恨吧?退一万步,就算有,好啊,我不追究了,你可以走了。”

  张丽丽整个人傻在那。

  好像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萧凡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了,但是然后呢?张丽丽反应不太过来,接下来该说什么来着?

  “我找萧凡干嘛来了?”张丽丽懵逼了。

  “还准备留下来吃晚饭?”萧凡一瞪眼,然后略带责备的看了看沐雨。

  张丽丽这个心胸狭隘,嫉妒心强烈的女人,带给沐雨的伤痛不止一点半点,可是沐雨却还是傻乎乎的想要帮她,这得多傻?

  “这样善良的傻女人,我喜欢!”萧凡心头默默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