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50章 咬字怎么写?
  (抱歉,前面出现bug,绯月第二,鹰崽子第三,已经修改!)

  ……

  夜色如水,清冷如月。

  一辆黑色轿车从南滨路长滩驶离,速度并不太快。

  萧凡坐在驾驶位上,悠然自得的开着车,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子,脸上泛着笑意。

  如果是往日的话,刺玫三人,萧凡确实看不上。

  可是现在不同,西庆市风雨飘摇,萧凡需要一些力量来帮助自己,刺玫三人好歹也是排名前百的高手,可堪一用。

  当然,萧凡心中依旧有着浓浓的危机感,而这一切,来源于鬼徒。

  “老板,买车不?不要九十九万八,不要九万九千八,只要九千九百八,好车开回家!”

  一家还未关门歇业的修车行前,萧凡将车停下,朝那个浑身沾满了黑乎乎油污的男人笑着喊道。

  “什么车?”这人是修车行的老板,本来是做生意的,脸上却没有生意人的和气生财,一脸冰冷模样,似乎人人欠他几百万没还。

  萧凡问过秦双月,这家修车行是属于无双的产业,老板也是无双的成员,表面上是修车行,实际上是接手一些赃车贼车。

  “就这辆,崭新的。”萧凡指着他开来的这辆车道。

  “确定没问题?”男人四下里看了看,还进驾驶位发动油门检查了一遍,看萧凡是生面孔,有些疑虑。

  “保证没问题。”萧凡拍着胸口保证。

  这辆车是黑刀跟踪出租车开的,有没有问题都跟萧凡没关系,他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卖点钱也是好的,不然扔在长滩还不是被警察开了。

  “一万块,我要了。”着,男人走进修车行,拿出一沓钱递给萧凡。

  “成交。”萧凡随手接过,笑眯眯的转身离开,打了辆出租,径直返回凤凰湖别墅区。

  此时已经是夜里九点多,林家姐妹俩都还没休息。

  虽然明知道以萧凡的能力,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却还是忍不住担忧,见萧凡安然无恙的回来,脸上是那熟悉的痞子般的笑容,两女这才放下心来。

  “这是在等我啊?”萧凡抢过林若雪的爽歪歪,自己吸了两口。

  林若雪对萧凡这种无耻行径已经见怪不怪,手往身后一摸,又摸出一瓶爽歪歪,插上吸管,哧溜哧溜的吸着。

  “你今天走得那么急,没事吧?我的车呢?”林若寒问道。

  “卧槽。”萧凡这才想起,林若寒的兰博基尼还停在墨色酒店的车库里。

  “你不会把我的车给扔了吧?”林若寒警觉起来。

  “哪能啊,卖了。”萧凡掏出还沾着一些油污的一万块大洋,递给林若寒,笑眯眯道“你别,还真值钱,卖了一万块呢。”

  林若寒看着那一万块钱翻白眼,咬着嘴唇,瞥了眼嬉皮笑脸的萧凡,强忍着没一拳打过,将一万块钱拿走,起身上楼,道“这钱算是你借车的酬劳,明天不把我的车给开回来,我就把你拿卖了。”

  “我算算看猪头姐夫能卖多少钱。”林若雪立刻掰起指头算了起来“现在的肉价十二块一斤,排骨十五块一斤,猪血不值钱,猪脑还能卖点,算你五十斤肉,五十斤骨头,猪心猪肺猪血等二十斤,唔,哎呀,只能卖一千块。”

  萧凡脑门上挂着三条黑线,脸色阴沉难看,狠狠揉着林若雪的脑袋,将她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揉得凌乱不堪“你家数学老师的棺材板已经按不住了!还想卖我?我已经把你卖给唐初秋了,卖了七十万。”

  “那也比你值钱!”林若雪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再敢揉我头发,我咬死你!”

  “咬?你会咬?”萧凡大惊“你知道咬字怎么写么?分开念给我听听?”

  “不就是左边一个口,右边一个……”林若雪瞬间脸色涨红,猛的朝萧凡扑来“我咬死你个无耻的混蛋!”

  顿时,懒猫变成了野猫,萧凡的大呼叫也随之响起。

  门口蹲着的黑瞳一脸认真,表情肃穆,低声嘀咕道“五十斤猪肉好像是六百块,五十斤排骨七百五十块,足够卖一千还有多的……”

  ……

  凤凰湖别墅区一片祥和宁静,而远在五十多公里之外的北滨路,却暗流涌动。

  北滨路有一家临江饭店,以前魂组和雷霆的精锐因为刺天组到来时,萧凡曾在那里请他们吃饭。

  而今,临江饭店的二楼餐厅,来了一个全身笼罩在紫色长袍中的怪人。

  他点了一桌子的饭菜,却并不筷子,只是一杯接着一杯,将价格不菲的名酒往嘴里灌。

  如果有人在此的话,可以看到他此刻露出的一双眼睛里,泛起一丝茫然。

  他是鬼徒,他在沉思。

  绝望之杀的话语一遍遍在耳旁回荡盘旋,鬼徒依旧没有想明白,到底绝望之杀是对的,还是他是对的。

  林若寒似乎是没错的,她很无辜,可是涌入西庆市的孤魂野鬼,那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豺狼虎豹,却是因她而来。

  鬼徒依旧觉得,只要林若寒死了,这些人没了目标,就不会再留在西庆市,整个西庆市,就会重新变得平和,那些可能因为而倒霉的普通人,也不会殃及池鱼而惨遭不幸。

  “我真的是错的么?”鬼徒低声呢喃,声音依旧中性,不分男女,好似他天生声音如此。

  沉默许久,一瓶酒已经全部下肚,可鬼徒依旧没有搞清楚谁对谁错。

  “轰!”

  猛然间,在距离临江饭店不远处的巷里,惊天爆炸声响起。

  鬼徒那涣散的眼睛,立刻锐利如刀,留下一张没有密码的银行卡,打开窗户,翻身跃出,身轻如燕一般落地之后,快速朝爆炸地点而,速度极快,像是一道紫色的魅影。

  发生爆炸的巷之中,一个个蒙面人正快速离,有些人身上扛着麻布口袋,有些人则散发出浓郁的煞气。

  鬼徒到来之时,正好碰上一个蒙面人,一抬手捏住他的喉咙,毫无废话的将至捏碎,不等这蒙面人倒地身亡,他接过了那麻布袋子,打开之后才发现,是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女孩。

  女孩的脖子上,有白色刀痕。

  “刺天组?”鬼徒声音里满含杀意,不管这昏迷的女孩,身形一闪,直接追向远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