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41章 你脑子瓦特了?
  一百米树林之外,满山遍野的厮杀震天,而悬崖之边,国际上两大顶尖人物,却即将展开绝世之战,惊天厮杀。

  萧凡死死盯着鬼徒,眼中疯狂一片,林若寒的俏丽容颜,在眼前浮现。

  “这个女人,当真是多灾多难!”萧凡暗暗咬牙,在这一刻,对林若寒的老爹,有种暴怒。

  如果不是他鬼迷心窍,想要占据虚拟技术为己用,何苦引来这么多大麻烦?

  麻烦来了,自己却躺在医院里装死,把所有的压力都压在林若寒身上。

  家贼难防,对手窥探,连这些孤魂野鬼,也都各个打她主意。

  如果不是萧凡护佑,林若寒早就凄惨无比!

  这一切,都是林博山那个老家伙的锅!当然,萧凡家的老痞子,要要担一部分责任。

  萧凡摇了摇头,甩开心头一切杂念。

  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任何作用,事已至此,萧凡不可能眼睁睁看林若寒自己承担,他必须面对。

  不为别的,就为了结婚证上,那一张面无表情的照片,为了那一个娟秀的名字!

  “绝望之杀……你真要与我为敌?”鬼徒声音冷漠,同样杀意凛然,都是大名鼎鼎之人,谁又会怕谁?

  “说实话,我不想与你为敌。”萧凡的手,轻轻抚过冰冷而漆黑的冥玉匕首,感受着其上无形无影的煞气,嘴角泛起冰冷笑容:“可如果你要杀林若寒,我决不允许,普天之下,哪怕天王老子,我也不会退缩半步。”

  “为什么?”

  鬼徒明显震怒,声音高昂:“你自己抬头看一眼!西庆市风雨飘摇,一场血雨腥风即将降临!多少不知名势力涌来,厮杀之下,苦的还是西庆市的人!只要杀掉林若寒,这些人的目全部落空,他们自然会退去,还西庆市一片安宁!”

  “说得西庆市有过片刻安宁一样!”萧凡讥笑道:“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大名鼎鼎的鬼徒,竟然这么天真?那些孤魂野鬼,要来就来!我绝望之杀手下鲜血无数,再多增加一些,又有何妨?况且,林若寒,她是我已经登记结婚的妻子!”

  “什么?”

  鬼徒浑身一颤,猛然抬头,那同样被隐藏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萧凡,不敢置信。

  “林若寒是你妻子?”

  “虽然这女人毛病很多,但确实如此。”萧凡冷声点头,脑海中林若寒的模样再度出现。

  鬼徒沉默许久,气息猛然高涨,浓浓杀气,再度透体而发。

  “哪怕是你的妻子,又如何?只要能消弭一场大杀戮,哪怕是我的父母,我也能大义杀之!”

  这番话,听到萧凡的耳朵里,让他头皮都在发麻。

  看向鬼徒的时候,萧凡的眼中,闪烁过冰冷至极的光芒,那是一种灭绝感情一般的色彩。

  “好一个大义!哈哈哈哈!”

  萧凡仰头狂笑,头发被山风吹拂,凌乱一片,剑眉倒竖,深邃眼眸里那是张狂之意,还有……鄙夷!

  “就你这样灭绝人性的人,也配谈大义?为了大义,你可以灭亲?好!很好!”萧凡厉声吼道:“若是亲人罪大恶极,你可灭亲,但若是亲人无辜,为保一方平安,你也杀之,这算什么大义?”

  “我还以为鬼徒你成名多年,做下那一件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是一个心存侠义之人,可是现在我才知道,你只是一个懦夫!鬼徒?我呸!你还是改名叫胆小鬼吧!你这样的人,也敢跟我绝望之杀相提并论?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闭嘴!”

  鬼徒的杀意,已经滔天,挥手间,数十根银针扑面而来。

  萧凡身形不动,不闪不避,冷漠无比,冥玉匕首不断格挡,同时,另一只手催动内劲,横扫开所有的银针。

  刷刷刷……

  地上,树上,到处都是银针没入。

  潇月五人已经远远躲开,此刻面露骇然,他们神色中满是紧张。

  一场惊世之战,真的就要在这里爆发了么?

  “我鬼徒历经无数生死,碎生化资料,烧万亩毒田,解圣庭与黑暗教堂之争,所做作为,都是为了天下人!我怎么就是懦夫?绝望之杀!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哪怕你是神,我也屠了你!”鬼徒已经疯狂,声音沙哑,带着无法忍受的愤怒。

  “屠我?你不够格!”萧凡看着鬼徒愤怒的模样,如同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不等鬼徒怒喝出声,萧凡继续说道:“你要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我承认,你做出那三件惊天动地的事情,确实让人敬佩!可是今天,你迂腐不堪!”萧凡朗声喝道:“你说大义,你懂什么大义?我妻子无罪无辜,有何过错?哪怕引来无数孤魂野鬼觊觎,那也是非战之罪!我当然要保护我的妻子,哪怕敌人再强,哪怕掀起惊涛骇浪,血雨腥风,我也跟她一起面对承担,绝不后退半分!”

  “而你,竟然觉得杀我妻子是对的?对你麻痹!骂你都是看得起你!”

  鬼徒呼吸一窒,而后怒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林家研发虚拟技术,引来国际窥探,这就是罪!”

  “没能力去守护,那才是罪!有能力守护,却怕守护,那才是罪!你家财万贯,强盗来劫,你不想着杀强盗,却想着自杀?你个傻叉,连这点都想不明白?你特么脑子瓦特了是吧?”

  说到最后,萧凡已经不想再继续说下去。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大名鼎鼎的鬼徒,就是一个自以为大义的圣母‘婊’!

  “……”

  鬼徒沉默下来,他脑子有些乱,他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林若寒是源头,只要灭掉源头,一切都会消散于无形。

  可是他又觉得,萧凡说得也有道理,林若寒只是一个无辜的女人,杀她保一方安宁,会不会太过残忍?

  “我要好好想想。”

  沉默许久后,鬼徒淡淡开口,最后深深看了眼萧凡之后,身形一动,居然就这么朝着悬崖边上,猛然一跃而出,坠落而下,消失无踪。

  山风,依旧呼啸,萧凡的眼中,杀意依旧强烈。

  他有种预感,鬼徒这种傻叉,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

  接下来的日子,必须寸步不离保护在林若寒身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