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40章 那就……战吧!
  面的鬼徒如此犀利的进攻,萧凡快速起身,身体旋转,冥玉匕首入手,纷纷将银针抵挡,叮叮叮的声音急促无比。

  “给我上来!”

  低吼声中,萧凡以肩膀为支撑点,手中绳索快速收缩,猛然用力,狠狠往前一甩。

  原本吊在悬崖边上的潇月五人,瞬间飞起,然后朝最靠近悬崖处的大树上落下。

  同一时间,冥玉匕首如同黑光一闪,落入潇月手中。

  潇月没有任何犹豫,反握冥玉匕首,轻轻一挑,那绳索如同豆腐一般,毫无阻碍的被割断。

  双手解放,潇月又连忙给其他四人松绑。

  而萧凡这边,已经和鬼徒交上了手。

  萧凡没有冥玉匕首在身,鬼徒也没有再施展飞针,两人站在一起,双脚寸步不动,一双拳头彼此交击,嘭嘭有声。

  “啊啊啊!”

  凄厉惨叫震天,却是刘布德发出的。

  他双手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只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人。

  因为萧凡和鬼徒,正是在他头上交手,在他看去,仿佛随时,都会有一拳打歪,落在他身上。

  “叫你大爷!”

  萧凡和鬼徒同时怒喝,又同时一脚踹出,将刘布德踹飞出去。

  刘布德在半空中惨叫,然后稳稳的落在了一颗大树的树杈上,整个人被卡在那,一动不动。

  潇月侧头看去,见刘布德居然没有挣扎,定睛一看,才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传出,萧凡和鬼徒各自快速倒退五步,看起来势均力敌,谁也没有占优势,也没有劣势。

  “哈哈哈!”鬼徒大笑,“爽快!绝望之杀,身手果然不错。”

  “哪里哪里,比起你这个不男不女的还是要差了一些,男女不分,擅长飞针,你会是东方不败的传人吧?”萧凡语气轻松,眉宇间却以及隐含凝重。

  一交手,萧凡才知道传言不虚,这鬼徒的身手绝对不弱于他分毫,虽然萧凡没有施展内劲,但萧凡也感觉得到,鬼徒依旧还有所保留。

  刚才萧凡之所以能轻易救出潇月等人,根本不是鬼徒上当,而是鬼徒默许的。

  否则的话,萧凡想要救下潇月等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潇月等人跌落悬崖,死得不能再死。

  虽然不知道鬼徒为什么会放水,但萧凡还是选择继续刺激鬼徒,因为他来西庆市的目的,依旧是迷,在不展现出对等的实力之前,鬼徒根本不会重视萧凡,不可能说实话。

  哪怕萧凡是绝望之杀,也需要让鬼徒有足够认真对待的实力,才有对话的资格!

  这就是属于国际上顶尖角色的自傲,萧凡有,鬼徒也有。

  “如今看来,绝望之杀的名头,恐怕有一大半是你用嘴巴磨出来的。”鬼徒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萧凡的讥讽,反而回击萧凡只懂得动嘴皮子,没什么真本事。

  “好歹我还敢以真面目示人,不像你,整天活在阴暗之中也就罢了,还可悲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怕是没有脸吧?要不要我给你联系一下刺天组,让他们卖张脸给你?”萧凡又岂是善茬?言词之犀利,根本无惧所有人。

  “那些臭水沟里的小老鼠,也配给我脸?你这张脸倒是不错,不是一直吹嘘很帅么?我很有兴趣,给我吧。”鬼徒的话语中带着浓郁的杀机,欣赏绝望之杀,不代表可以任绝望之杀侮辱。

  “不给。”萧凡嘴角一挑,“小爷从来只对女人感兴趣,你这种不男不女的家伙,我没兴趣。”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自己来取了。”鬼徒冷漠出声,已经是打算出手了。

  “等一下!”

  鬼徒想打,萧凡却不愿意跟他打。

  这里人多眼杂,潇月等止战之殇的人都在场,一旦打起来,他们只会成为萧凡的累赘。

  其次,想杀掉鬼徒,并不容易,而鬼徒想杀他萧凡,也是千难万难,两人一旦打起来,哪怕放在国际上,也是最顶尖的碰撞,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结束。

  况且,萧凡只是想挖出鬼徒来西庆市的目的是什么罢了,他跟鬼徒没有生死之仇,打生打死毫无意义。

  “你怕?”鬼徒讥笑道。

  “我怕你被我帅死。”萧凡说着,一甩头,摆了个pose,问潇月:“我够不够帅?”

  潇月嘴角抽搐,她身后四人,纷纷木然。

  “帅……”潇月还是无奈点头,这个问题萧凡问了她多少遍来着?这混蛋是上瘾了还是怎样?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惊天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问这种问题?

  “说得好!”萧凡满意点头,对鬼徒道:“所以我打算以帅服人。”

  “逗比!”鬼徒淡漠开口,声音虽冷,可那杀意,却消失无踪。

  他听得出来,萧凡不想跟他打,而他,也不怎么想跟萧凡打,彼此都有忌惮。

  “你来西庆市干什么?”萧凡从潇月手中接回冥玉匕首,在手上把玩转圈。

  “天下之大,我何处去不得?”

  鬼徒看着冥玉匕首,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这冥玉匕首天下无双,他苦寻多年不得,却成了绝望之杀的身份代表。

  “天下之大,你其他地方都能去,为什么要来西庆市?”

  “看在你绝望之杀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我来这里,杀一个人。”

  “杀谁?”萧凡死死盯着鬼徒,他有种极为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鬼徒侧身,站在悬崖边上,眺望远处繁华城市,淡淡道:“西庆市即将掀起腥风血雨,而起因,只是一个女人,只要杀了这个女人,一切自然平息。”

  “你要杀……”萧凡瞳孔收缩,一股刺骨寒意,从他身上缓缓散发而出:“林若寒?”

  “你也为她而来?”鬼徒讶然。

  “呵呵。”萧凡笑了笑,“离开西庆市,现在。”

  “你要保?”鬼徒猛然侧头,死死看向萧凡,有一抹杀意在升起:“我一定要杀呢?”

  萧凡深吸了一口气,冥玉匕首紧握的他,看似随意的站在那,却已经调动每一块肌肉和骨骼,所有内劲,疯狂运转。

  “那就……战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