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38章 比我们谁更帅!
  树林之外,悬崖之边,一共七个人。

  五个人被绑成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吊在悬崖边上,一个个丝毫不敢动弹。

  最上面一人,便是潇月。

  此刻的潇月,目光有些涣散,脸上带着藏不住的惊愕和茫然,她身上没有什么伤势,可眉头微蹙,似乎很痛苦。

  其他几人全部都是止战之殇的成员,都是萧凡借来,防备孤魂野鬼的精英,可是现在,也跟死狗一样被吊在那。

  除去这五人之外,悬崖边上只有两个人存在。

  一人笼罩紫色长袍,全身都包裹在其中,别说脸,连眼睛都没有露出。

  “鬼徒!”

  萧凡脸色沉重,屏住呼吸,没有发出任何丝毫的声音。

  他敏锐的发现,在鬼徒的脚下,踩着一根绳子,而这绳子正是绑着潇月等五人的那一根。

  只要鬼徒松脚,一百多米的悬崖高度,下方的乱石嶙峋,潇月五人跌落,必定有死无生!

  而在鬼徒对面,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双膝跪地,紧紧闭眼,双手捂着耳朵,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此人,不是刑侦队长刘布德又是谁?

  刘布德逃跑之后,是准备直接下山的。

  结果他运气不好,下山的方向正是血狼大批人马所在,吓得他慌不择路,到处乱跑,结果误打误撞跑到鬼徒这里。

  “止战之殇,为什么会在这里?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再不说的话,你们几个就自认倒霉吧。”

  悠扬婉转的女声从鬼徒身上传出,让人听去,只觉得十分悦耳,堪比天籁之音。

  萧凡瞬间愕然,号称来无影去无踪,神秘无比,堪与绝望之杀比肩的鬼徒,是个女人?

  “这位侠女大人啊!我不知道什么绝望之杀啊!我就是一个小小的警察,求求您大人大量,放了我吧!”刘布德带着哭腔喊道。

  “啪!”

  鬼徒一抬手,刘布德的脸上便出现一个清晰的五指红印。

  “捂好你的耳朵,再敢偷听,我便杀你。”沙哑得如同破锣般的声音传出,让人十分难受。

  刘布德眼泪流出,他哪里还敢去管这人声音为什么改变啊?连忙将耳朵捂紧,再也不敢偷听。

  “鬼徒前辈,我们止战之殇从来没得罪过你,出现在这,自然有我们的原因,抱歉,哪怕你杀了我们,我也不能告诉你。”潇月的声音依旧很冷,她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大名鼎鼎的鬼徒,就卑躬屈膝。

  就如同面对杀神,她也不曾畏惧分毫。

  “你这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鬼徒再开口,发出的却是一个温和如玉般的男子声音,带着一丝磁性,让人听去,只觉得如同阳光般温暖。

  树杈上的萧凡,却听得头皮发麻。

  这鬼徒真的太诡异,澳门赌博网站:他的嗓音似乎完全没有定型一样,任何声音,轻易发出,根本无法分辨他到底是男是女。

  “止战之殇,以杀止杀,你们虽然手段偏见,却也算是明辨大是大非,很好,既然这样,我就只杀四个,留一个。”鬼徒以男声温和说道。

  潇月等五人立刻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鬼徒,一言不发。

  谈笑间视人命为草芥,以如此温和的声音,判四人于死刑,这样的鬼徒,真的如传闻中那样,属于心善之人么?

  在这一刻,鬼徒二字,在潇月等人心中,成了大恐怖!

  树杈上的萧凡,呼吸也在此刻有片刻的紊乱。

  “谁?”

  鬼徒冷厉开口时,也不见动弹,数枚钢针瞬间袭来,比之之前那个短命鬼老七从竹管里吹出的钢针,迅猛十倍有余。

  而且,这数枚钢针角度诡异,每一针,取人致命之处,一旦被命中,眉心咽喉心脏小腹,四处大穴贯穿,必死无疑!

  萧凡双目如电,猛然往前跃出,身轻如燕,借力在空中闪转,眼看将要跃出悬崖之外,却猛然下沉,如千斤坠般,狠狠落地。

  草屑翻飞中,萧凡双脚稳稳落地,冥玉匕首横在胸前,眼神泛起刀尖般的寒芒。

  “绝望……之杀?”

  带着一丝讶异的女声,从鬼徒身上传递而出,然后便是一阵女王式的嚯嚯嚯笑声传来,盯着萧凡道:“居然在这荒郊野外,遇到了绝望之杀?我的运气似乎很好,又似乎很不好,回去应该买张彩票玩玩。”

  “萧少!”

  刘布德悄悄睁眼看去,然后瞳孔猛缩,眼睛瞪大,惊呼出声:“萧少!你不是死了吗?原来你没事!萧少,你没事!”

  “闭嘴,傻叉!”萧凡怒骂,冥玉匕首脱手而出,朝刘布德面门猛刺而去。

  刘布德惊恐得脑海空白,只看到一把漆黑如墨的匕首在瞳孔中放大,再放大。

  铛!

  一声金铁交击之声在刘布德耳旁传来,震得他那出窍的灵魂快速回归,然后便看到那把漆黑匕首倒退而回,被萧凡握在了手中。

  “绝望之杀,你想拦我?”鬼徒阴测测的笑,就像是电视里的老狐狸那种笑容,“我鬼徒想杀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没人能保得了。”

  “那还真不巧,我想保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没人能杀得了。”萧凡丝毫不退,面容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浑身上下,却有如同远古凶兽的狂暴血煞气息,快速蔓延。

  同时,萧凡的全身肌肉紧绷,气息完全锁定鬼徒,浑身内劲也凝聚在了一起,伺机而发。

  如果鬼徒真的强行要杀刘布德,他会在第一时间围魏救赵。

  刘布德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怔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萧凡刚才救了他。

  “萧少……”刘布德瞬间哭了出来,“萧少,我不想死,救救我。”

  “你再敢哭一声,我先杀了你,免得心烦。”萧凡声音冰冷,说话时,依旧是注视着鬼徒,仿佛是要穿透他身上紫色长袍的遮掩,看清鬼徒的真面目。

  刘布德立刻捂住嘴巴,他只是凭关系,再加上熬资历,才混上刑侦队长的职位,这些超乎他想象的事情,从未发生过,已经怕到了极致。

  “我想杀他,你想保他,这可怎么办呢?”鬼徒似乎觉得很有趣。

  “不但是他,止战之殇这五人,我都要保。”萧凡淡淡一笑。

  鬼徒疑问道:“哦?那你打算怎么保?”

  “不如我们来比一比,我输了,你随意,你输了,就放了他们。”萧凡笑得更灿烂了。

  “好啊,比什么?”鬼徒轻笑问道。

  萧凡沉默,许久后,在鬼徒侧耳倾听时,面容肃穆,开口道:“比我们谁更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