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29章 一次不行就两次
  沐雨的意思很简单都以为你的是假话的时候,其实你的是真话,而当别人都以为你的是真话时,其实你的是假话。

  萧凡摸了摸鼻子,暗暗心惊。

  沐雨对他心态的掌控和洞察,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很深的地步。

  这或许是源于沐雨本身,也很可能,是沐雨对萧凡无比的信任。

  至于到底是哪一种,萧凡还不太清楚。

  “按照正常剧情走向,是不是应该请我进坐坐?”萧凡很无语,今后估计没办法在沐雨面前装逼了。

  “你也了那是正常剧情走向,可是我不太方便,所以今天就算了吧,下次再。”沐雨接过婚纱,低头看了眼自己随意的穿着,脸色发烫,连忙用婚纱遮挡。

  那睡裙微微有些透明,娇躯若隐若现,她很清楚这对男人来,有着怎样的吸引力。

  “下次是什么时候?”萧凡不依不饶。

  “这个……”沐雨咬唇,忽然想到什么,深吸一口气“黄金周后面一个月,西庆市文学巅峰论坛会有一场演讲比赛,这次的赛事很重要,如果你能够得到一个好名次,就可以进来坐坐。”

  “我现在就把那场比赛的选手全部宰了。”萧凡气冲冲而,而看着他离背影的沐雨,则露出了愉悦的笑意,低声呢喃“萧凡,谢谢你……”

  萧凡没有宰人,而是打车回别墅。

  沐雨的心病没那么容易消除,张丽丽和周乾这对贱人对沐雨造成的影响,确实很大。

  坐在出租车后座上,萧凡打开车窗,吹着狂风,一头碎发凌乱,露出一双如剑的浓眉,那双深邃的眼眸,看向窗外。

  “兹……兹……欢迎收听都市日报电台,大家好,我是本台实习记者东方晴,据悉,就在刚刚,警方抓获一个在酒店房间安装针孔的不法分子,据了解……这件事情引起市民的广泛关注……私人空间安全隐患……具体情况持续报道……”

  悦耳的女声传入萧凡耳朵,当听到东方晴这个名字时,萧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双包裹在牛仔裤里,紧致而不失柔软,充满弹性而又纤细修长的一双腿。

  “这女人还是个实习记者啊?太不会抓新闻了吧?”萧凡心头暗道。

  “现在这社会,真是太乱了,以后出行哪里还敢住酒店啊?一点**安全都没有,不管是经济还是人心,都越来越浮躁。”司机大叔摇头叹息。

  萧凡没有接话,这问题太深沉,聊起来伤心。

  半个多时后,萧凡回到凤凰湖别墅。

  走在路上的时候,萧凡给夏婉如打了电话,打算她那“坐坐”,问问夏婉如又欠债了,是不是还打算肉偿?

  不过可惜的是,夏婉如约了恒少和秦双月,是谈道上的问题,今晚都不可能回来,嘟嘟已经送一个安全的地方,也不用萧凡担心。

  无奈之下,萧凡只能回别墅。

  看着别墅近在眼前,萧凡停下来,蹲在一旁吸了一支烟,眉头微微拧起。

  不知道为啥,他有种心惊肉跳的危险感觉,有种从心底里抗拒,不想回的感觉。

  “卧槽,还有什么事情是爷不敢面对的?”萧凡狠狠一弹烟蒂,烟蒂抛出一个弧线,落在远处。

  猛的站起,萧凡神色坚定,看向不远处林家姐妹的别墅,沉声道“想我萧大少,纵横花丛,每次都率领几亿大军奋勇厮杀,哪怕最后全军覆没,被扔进垃圾桶,我萧大少也没怕过谁!”

  萧凡身上涌现出一种义薄云天的豪迈气息,一个人站在那,似乎要以血肉之躯,抵挡千军万马,至死方休!

  而别墅内,黑瞳已经将他出卖,屁颠颠跑跟坐在沙发上的林家姐妹汇报“大姐二姐,老大他回来了,就在外面,好像不打算进来。”

  “他也会心虚?”林若寒眼中有杀气。

  “大黑哥哥,把他拖回来,腿打断。”林若雪眼中寒芒闪烁。

  黑瞳脖子一缩,吞了口唾沫“二姐,断腿的肯定是我。”

  “哼,我亲自!”林若寒怒哼一声,站起身来,朝大门处走。

  别墅外不远处,萧凡目光灼灼,深吸一口气,握拳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既然有危险,爷今天不回了,撤!”

  “打算逃了?”

  就在萧凡刚刚转身,打算跑路时,林若寒清冷的声音已经传入耳朵。

  萧凡脚步一顿,立刻转头,笑容满面“老婆,怎么今天这么热情?知道我回来,专门出门迎接我。真是太感动了!”

  林若寒已经习惯了萧凡嘴贱,不为所动,怒视萧凡,喝道“好你个混蛋!还真以为你只是跟哪个女人吃顿饭这么简单!结果给我闹出这么大动静!你自己现在上看看!我的名誉全被你败坏光了!”

  “别激动!我先看看。”

  萧凡心头一个激灵,拿出手机登陆页,一打开就是西庆市新闻,上面最头条的一行字就是“林氏集团总裁未婚夫情陷三,三竟是他老师!而且三与闺蜜争抢另一男人,四角恋加婚外恋加师‘生’恋,到底真相如何,都市日报将持续为你报道。”

  “噗!”

  萧凡一口老血喷出,他终于知道自己那心惊肉跳的危险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这尼玛是报道么?是言情狗血剧的简介吧?

  “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林若寒怒声道“你在外面乱来也就算了,你知不知道对我的影响有多大?”

  林若寒暴怒无比,可是她自己知道,暴怒倒是其次,心里酸味居多。

  那种酸楚的感觉,前所未有,让她忍不住的,想找萧凡大吵一架。

  “容我解释一番!”萧凡一手伸出,心里已经恨透了都市日报写出这么‘精彩’新闻的记者。

  “你不是过,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么?”林若寒怒极反笑,转身迈开步伐回别墅。

  风中传来她冰冷的声音“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萧家家法,要么接受我林家的家法。”

  连家法都闹出来了,萧凡感觉到事态的严重,连忙朝林若寒追,大喊道“喂!要不要这样啊?我选择肉偿行不行?没什么是啪一次解决不了的吧?如果真解决不了,澳门赌博网站:那就啪两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