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18章 林若寒危险!
  有些人确实有职业道德,哪怕被强迫而妥协,也依旧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原则。

  就像是三国时代的徐庶,老妈被曹艹抓起来,胁迫他臣服,徐庶转蜀投魏,官拜左中郎将,虽然不忍对蜀国下手,却依旧为曹艹出谋划策,帮助曹艹多次,直至病死。

  柳晴月也是这样的人,哪怕对萧凡再有恨意,也会尽心尽力的考虑公司的发展,最起码,要保证自己三年之后不会被萧凡这个混蛋给睡了……

  hp公司喜迎重量级人才,上上下下自然欣喜若狂,筹备工作做起来更有干劲,对公司的前景和未来,也更是信心十足。

  毕竟是柳晴月都愿意加盟的公司,总不会差!

  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完全取决于柳晴月在商界的影响力。

  萧凡在这种时候自然是要适当表示一下,决定拉着所有人找个好点的饭店一起吃晚餐。

  天色逐渐漆黑下来,霓虹灯闪耀时,一群人到了一家中档饭店,足足六桌,美味菜肴纷纷上来,一群人便开始吃吃喝喝。

  更高档的地方,萧凡不是请不起,但他深知驭下之道,现在就把待遇提到最好,那以后怎么办?

  “来来来,大家举杯,欢迎柳总加盟公司,咱们公司的未来,必定一片光明!总有一天,咱们会北国风光包下整个宴会厅,给大家开年终会议,发大把大把的年终奖金!”萧凡笑容满面,大声喊道。

  “谢谢萧总!我们一定努力!”员工们纷纷激动大吼。

  柳晴月诧异看了眼萧凡,暗暗点头。

  虽然是借了柳晴月的势,但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就能调动得员工心潮澎湃,干劲十足,这样的本事也不是人人都有。

  “看来这家伙也不是那种混吃等死、啃老坑爹的纨绔,还算有一点本事。”柳晴月心头暗道。

  整个饭局,一直充斥着热烈和高兴的气氛,员工们频频敬酒,萧凡、大白、徐哲、连带着柳晴月和杜成宽,甚至陆培,凡是管理层的人,一个都没逃脱被灌酒的命运。

  柳晴月眉头微蹙,她在清远集团从未受到过如此待遇,很是不惯,也很不喜欢。

  辛亏萧凡帮她各种挡酒,才避免了柳晴月被灌。

  看着萧凡毫无惧色的来一杯喝一杯,柳晴月心头冷哼“哪怕帮我挡酒,我也不会原谅你!”

  萧凡哪里会知道女人心思?哪怕知道,萧凡也是微微一笑便置之不理。

  要扭转柳晴月这种女人的态度,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行,那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需要慢慢来。

  然而,萧凡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员工们喝得痛快时,一场危机,却在逐渐靠近。

  凤凰湖别墅区。

  一道黑影悄然闪过,无声无息,寻常人根本难以发现,就算是敏锐一些的,也顶多觉得一股风吹过,不会发现其他异常。

  这道黑影太过敏捷,轻轻一跃便停留在了一栋别墅顶上,整个人趴在女儿墙外,全神贯注的盯着林家姐妹所在的别墅。

  距离拉近之后,便会发现,此人有着一双浓密的眉毛和一双夸张的大眼睛。

  黑色的瞳孔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眼眶,如果不仔细看,会觉得他根本没有眼白。

  他的眼睛里,常常孕育着疯狂和暴躁的杀意,配合上他特殊的眼眸,会让人从心底里,产生强烈的恐惧之感。

  国际杀手榜第二十五,代号黑瞳。

  他之所以来到这里,自然是因为接下了一张单子击杀林若寒,赏金五百万。

  在国际赏金站上,公众榜单已经有了击杀林家姐妹的单子,可惜被暗夜之隼接下,其他人没有再接这张单子的资格。

  可是黑瞳接的,却是一张私人单子,赏金虽然少了一半,可他依旧不会放弃,而且觉得自己的成功率比暗夜之隼要高。

  暗夜之隼排名第三,比他黑瞳牛叉十倍不止,可暗夜之隼身在大洋彼岸,要来到华夏,需要太多时间,而他黑瞳本身就是华夏人,属于华夏刺客联盟的一员。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自然有绝对的信心。

  黑瞳趴在那一动不动,整个人融入夜色之中,缓慢的从腰间取下一副热能望远镜,放在了眼前。

  热能望远镜看的不是人,而是人体的热度,这有利于让黑瞳知晓那栋别墅里到底有多少人,如何分部,也便于他准确找到目标,进行击杀。

  “十二个保镖……不对,二十二个!隐藏起来的十个体内热量稍弱,相反实力越强。”

  “一楼客厅两个人,热量为绿色等级,确定是女人无疑,很可能是林家两姐妹……”

  “嗯?左侧房间还有一人?热量怎么会这么低?”黑瞳将热能望远镜放下,嘴角勾起狞笑“有高手,那就更有趣了。”

  言罢,黑瞳悄悄往后退,几个起落后,消失无踪。

  别墅内一楼客厅。

  林家两姐妹正在看电视,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林若寒时不时侧头看门口,林若雪却悄悄打量手机,她们在等一个人回来,却不知道这个人喝得正嗨。

  该等的人没等来,不该等的人,悄然而至……

  “雪,时间不早了,你睡觉吧。”林若寒见妹妹打哈欠,开口道。

  “姐姐,那你呢?”

  “我书房看会资料,然后也休息了。”林若寒拧了拧脖子,率先起身上楼。

  林若雪嘟着嘴巴,腮帮子鼓鼓的,翻出手机中萧凡的照片,低声骂了一句猪头混蛋,也气呼呼的上楼,躺倒在自己床上,很快陷入了睡眠。

  一楼左侧客房,血女正用毛巾在擦拭一柄匕首,忽然间,面色变幻。

  她感受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机。

  “林若寒!”血女心头一惊,连忙跑出房间,左右看看,迅速上楼,刚刚来到二楼走廊,便看到一个全身黑衣的魁梧身影,打开了书房的大门。

  “谁?”

  林若寒在开门瞬间,便已经抬头,发现是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立刻惊慌站起,还未来得及呼喊,却见那人漆黑的瞳孔里满是残暴杀意,一柄军刺,闪烁寒芒,狠狠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