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14章 杜鹃啼血
  回的路上,萧凡一直蹙着眉不话。

  那需要充气的玩具,自然不会真的拿回来,直接扔进垃圾箱完事。

  萧凡绞尽脑汁的想,到底是谁这么无聊,跟他开这种玩笑。

  首先想到的,就是唐霜儿,这个缺根筋的中二妹纸,还真的很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不过萧凡觉得又不太像是她,因为两人之间虽然经常互怼,可是这段时间还是很和谐的,因为张眼镜的事情,两人首次同仇敌忾,唐霜儿不可能平白无故的送这么个玩意来恶心萧凡。

  其实还有个怀疑对象……

  萧凡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跟林若寒嘻嘻哈哈,不断着什么的林若雪。

  这妞古灵精怪的性格,也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主,而且,可能性极高。

  只是,如果真的是林若雪搞的鬼,她的理由是什么?单纯让萧凡难堪?

  “这妞心思太深了……”萧凡微微摇头,他可以猜透林若寒,却猜不透林若雪。

  回到别墅时,已经下午两点左右。

  昏迷的女人还未醒来,林家姐妹坐在沙发上看韩剧,萧凡因为充气的玩具,而被罚做家务。

  如果是以前的话,萧凡往自己房间一躲,门一关,哪怕天塌了都懒得出来,不过现在,他不想那样了。

  跟林家姐妹在一起生活得越久,他越是有种家的味道。

  他喜欢看到林家姐妹俩打打闹闹,嘻嘻哈哈,那种感觉温馨而甜蜜。

  为了能够继续将这和谐的气氛保持下,堂堂的绝望之杀,也不得不客串一把佣人,拖地擦桌子,忙前忙后,跟驴子似的团团转。

  “看在你还算懂事的份上,赏你一瓶爽歪歪。”

  当萧凡做完家务,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装死的时候,林若雪笑眯眯的拿着爽歪歪递给萧凡。

  “谢主隆恩。”萧凡翻白眼,接过之后便哧溜哧溜吸了起来。

  林若雪另一边的林若寒面无表情,用这样的模样来告诉萧凡,她还在生气。

  至于气什么,林若寒自己都没搞懂。

  “这混蛋用不用充气的玩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生气?”林若寒扪心自问,却找不到答案。

  就在这时,一个萧家的精锐保镖大步走来,朝萧凡恭敬道“少爷,那女人醒了。”

  “我看看,你们继续看电视吧。”萧凡点头,对林家姐妹了一声,快步朝那女人所在的客房而。

  客厅沙发上,林若雪蜷着双腿,靠着姐姐,看着萧凡的背影,低声道“姐姐,我觉得萧凡这家伙不太可靠,还是先不要接受他。”

  林若寒低头看了眼自己妹妹,淡淡道“你之前不是一直萧凡很好,值得我托付终生么?”

  “那是因为我没看清他的真面目,昨天下午他了一个女孩家,一晚上没回,肯定干坏事了,今天还买那种恶心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他人品有问题,需要再考察。”林若雪恨恨道。

  林若寒紧抿着嘴不话,她也是女人,而且林若雪又是她朝夕相处的妹妹,妹妹的心思,姐姐当然知道。

  “萧凡……妹妹喜欢上他了么?”林若寒虽然一直看着韩剧,眼中却充满了复杂。

  ……

  客房之中,萧凡懒散的坐在柔软沙发上,那刚刚苏醒的女人,则双目冰冷,满含煞气的看着他。

  “既然醒了,那就吧,你接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萧凡掏了掏耳朵,打了个哈欠,今天又没午睡。

  “我没工夫接近你。”女人冷声道“你是谁?想把我怎么样?”

  “这一招以退为进其实挺好用的,可惜,被我看穿了。”萧凡嘴角勾起戏谑笑容,淡淡道“痴女无情君奈何,隔江不闻长恨歌。杜鹃啼血,没错吧?”

  女人闻言,瞳孔猛然收缩,一脸震惊和不敢置信看着萧凡。

  “你的身份我都知道了,吧,是不是绯月派你来的。”萧凡的脸上,有种傲然之感,那双眼睛,如同洞穿世间一切,让这女人有种浑身光溜,没穿衣服的感觉。

  “不是……”女人身躯微微颤抖,眼神却没任何闪躲,厉声道“我已经叛出啼血,如果你要杀我,那就杀吧。”

  “叛出?”萧凡眉头皱了皱眉,“你是从啼血逃出来的?”

  “是!”女人狠狠点头。

  所谓啼血,乃是国际上一个鼎鼎大名的特殊存在,全部由女子组成,随身匕首上有杜鹃花纹,示意杜鹃啼血之意。

  创建啼血之人,便是国际杀手榜排名第二的高手,代号绯月,是一个和萧凡之间斩不断理还乱的女人……

  “给我一个理由。”萧凡面容变得冷漠下来,眉宇间有淡淡杀意浮现。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他死了。”女人沉默许久,眼中升起肝肠寸断的痛楚,那种痛,无法伪装。

  萧凡沉默,只这一个理由,他信了。

  杜鹃啼血,不敢言情!动情,双双死。

  “你很幸运的逃出来了,那么以后有什么打算?”萧凡问道。

  “隐姓埋名,等待机会,杀回!”女人话时,有刻骨仇恨浮现。

  “既然这样,不如就留在我这。好歹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帮我保护一个人,月薪三千,包吃住,当然,试用期两个月。从今往后,你叫血女。”

  萧凡完,根本不管女人是什么反应,背着双手,以挺拔沉稳之态,隐含霸道之意,走出房间。

  来到客厅时,萧凡发现林家姐妹没有在,立刻撇嘴。

  “本来还想邀功的,结果不给机会,差评……”萧凡嘟囔着,来到沙发旁,一翻身,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然后拿出手机。

  “潇月,帮我查查啼血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尽量详细,另外,我需要涌入西庆市所有孤魂野鬼的消息,爷心情不太好,打算发泄一下。”

  完事情,萧凡刚刚挂断电话,手机再响。

  电话是徐哲打来,一接通便惊慌开口“凡哥你在哪啊?杜成宽这子想撂担子跑路了!”

  “跑路?”萧凡眼睛一瞪“拖回来腿打断,这样他就能安心为我工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