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202章 今晚是不是该肉偿了?
  夏婉如!

  黑炎真正的幕后大姐头,掌控西庆市地下势力百分之七十的灰色交易,堪称一代女王。

  萧凡刚才的电话,是打给夏婉如的?

  叫夏婉如来敬酒?还一分钟内?夏婉如竟然真的来了?

  秦双月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她那天晚上倒是见过夏婉如的女儿,可是她以为萧凡只是顺手救下而已,原来他和夏婉如之间,竟然有着如此不同寻常的关系?

  “难道夏婉如的黑炎可以霸占西庆市第一地下势力的位置,完全是因为这萧凡的缘故?”秦双月心头狂跳,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猜测。

  否则,她无法想象,黑炎到底还有着怎样的底牌。

  当然了,事实是,秦双月的猜测纯属扯淡,黑炎的一切,跟萧凡毫无关联,他不过是凭借以帅服人,让夏婉如拜倒在牛仔裤下罢了——起码萧凡是这么认为的。

  “夏大当家,你好。”恒少起身,朝夏婉如点了点头,他的震惊丝毫不亚于秦双月。

  身为西庆市第一把手的公子哥,对于各方势力的恩怨纠葛和乱七八糟的关系络,他早有研究,而且也曾见过夏婉如,同时,他更是知道,这墨色酒店的幕后主人,就是眼前这位黑炎的真正大佬。

  恒少自认不是一个庸才,他从耳濡目染之下,对很多事情都有着深刻的认知,以及自己独特的研究。

  可是恒少不得不承认,这个夏婉如,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女人,一个他怎么猜测怎么想象,都看不透的女人。

  “原来是恒少,我之前还猜测萧少是请了哪尊大人物,让我过来敬酒,没想到是恒少,还有双月妹妹,这杯酒,我倒是非敬不可。”

  夏婉如巧笑嫣然,伸出青葱玉指,端着白瓷酒杯,“感谢恒少和双月妹妹的大驾光临,我有失远迎,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夏大当家客气了,能让您来敬酒,已经是给了本少天大的面子,还是沾了萧兄的光。”恒少淡淡一笑,这些客套话,他随手拈来。

  秦双月就懒得什么了,大家都一个道上混的,黑炎和双月之间也彼此有摩擦,算不上死敌,却也算不上朋友。

  萧凡在一旁将三人各自神色尽收眼底,眼中一抹光彩闪过,心里有些答案,呵呵笑道“看你们这么客气,搞得爷都不自在了,来来,喝酒吃菜,今晚是我做东,不如是夏姐做东。”

  偌大的帝王厅,四人分坐一方,各自心头都有算计,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夏婉如见秦双月始终面无表情,不由得娇笑一声,举起酒杯对秦双月道“双月妹妹,今天恰好你也在,姐姐有些话想跟妹妹细。”

  “夏老大请。”秦双月淡淡道。

  “看来妹妹对我戒心很重啊。”夏婉如似乎无奈,摇了摇头,笑容收敛,变得认真了几分,道“双月妹妹,城西金华那块地盘,与我黑炎本部这边相隔较远,倒是和你那比较近,所以姐姐一直在想,不如将这块地盘让给妹妹,双月妹妹,你看如何?”

  秦双月闻言,眼睛猛然睁大,瞳孔扩散,然后又收缩,声音不由得有些发颤“夏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夏婉如笑吟吟道“西庆市最近有些不平静,好像背后有人在搅风搅雨,姐姐这里首当其冲,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所以想真心和妹妹交个朋友。”

  秦双月瞳孔又快速收缩,深吸一口凉气,目光不由得看向一旁的恒少。

  萧凡心头一动,嘴角泛起笑容,看来这双月帮……

  “萧兄,夏大当家,不瞒二位,双月帮,我也有份。”恒少苦笑一声,脸色又一正,快速道“夏大当家所,应该是指的血狼吧?”

  “没错,正是血狼。”夏婉如沉声道“其实今晚萧少请二位来时,我就已经打算跟二位详。明人不暗话,我黑炎占据西庆市第一,已经引起很多势力不满,双月除外,江帮和老猫帮也是动作不断,最严重的,是前些时候,西庆市突然崛起的一个血狼,其中绝大部分是陌生面孔,手段凶狠,身手不凡,全都是精锐好手,三才帮溃散后,许多精锐也被血狼挖走。”

  “这血狼我也有耳闻,似乎一直很是低调,最近这几天,才突然爆发,实力惊人。应该图谋不。”恒少眯着眼道。

  “血狼曾跟我们联系过,想让我们加入,被我拒绝了。”秦双月也淡淡道。

  “你们查不到那血狼是什么来历?”萧凡听得奇怪,按道理,一个西庆市地下势力而已,再神秘也神秘不到哪里,怎么可能查不到来历?

  夏婉如美眸看了看萧凡,柔柔道“我已经尽力查过了,血狼帮众根本一无所知,唯独血狼帮主,叫做什么‘秋杀’,应该是代号。”

  “秋杀?!”萧凡闻言,眼中精芒瞬间闪烁起来,心底沉思“国际杀手榜第四十五位的秋杀?或许是我多心了,应该是重名吧,那种家伙,怎么可能无聊到建立一个普通的地下势力?”

  “血狼来势汹汹,如果不合作,就只能等着被各个击破,恒少,双月妹妹,你们觉得如何?”夏婉如笑得媚态横生。

  “这件事还容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夏大当家不要见怪。”恒少神色凝重,这种事情,他自然不会轻易下决定。

  “对了,双月美女,听闻你和柳晴月共称为双月美人,我想问问,你们是什么关系?”萧凡适当转移话题。

  秦双月脸色一抽,犹豫后答道“她是我同母异父的姐姐。如果她得罪了萧先生,我……”

  “她没得罪我。”萧凡笑得意味莫名。

  随后,四人没有再继续谈论,逐渐放开,吃吃喝喝,直到恒少假装醉酒,秦双月送他离,这才完全结束。

  萧凡和夏婉如站在夜风之中,看着夏婉如那因为饮酒而泛红的脸蛋,被丽撩拨起来,却又没完全发泄的火焰,再度升腾而起。

  “夏姐,今晚,应该可以肉偿了吧?”萧凡舔舔嘴唇,那满含侵略的眼神,看得夏婉如浑身发颤……

  (咳,这次真开车了,老司机各种弯能过,绝对不翻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