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86章 狗改不了吃屎
  看着有些虚弱的萧凡,沐雨觉得自己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萧凡可靠。

  就凭萧凡今夜的举动,她对萧凡,将抱有百分之一百的信任!

  “我没事,潇月应该严重点,不过也没事,沐老师,今晚的事情,不能报警,否则将会引起大轰动,对我们所有人都不利。”萧凡认真道。

  “只要你们安全就好,不报警就不报警。”沐雨连连点头,反正现在萧凡什么她都信。

  “好了,天色也很晚了,大家都经历了这么多,恐怕都疲惫了吧?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咱们就回。”萧凡再度开口。

  “对对,让萧凡好好休息。”众人纷纷点头,现在的萧凡,俨然已经成为了众人的主心骨和真正的领头人,萧凡的话,无人能拒绝。

  夜色正浓。

  因为潇月回来了,所以萧凡根本没帐篷可以睡。

  但是现在不同,九个男生争着抢着要萧凡跟他一个帐篷,还为此闹红了脸,争辩不休。

  女生们在一旁看笑话,其实好些女生也想邀请萧凡跟她一个帐篷,只可惜这么多人,脸皮不够厚,她们不出口。

  最后还是朱旭力排众议,论信服力,他在男生群里公认第一,当然,现在该换成萧凡了。

  获胜的朱旭就像是得到了全校第一一样,得意洋洋,满是热情的,和另一个男生,将萧凡扶起,然后了朱旭的帐篷。

  萧凡苦笑“尼玛,现在连男人都开始争抢爷了?我想要妞啊!”

  本来沐雨是和林若雪一起睡的,可是因为潇月受伤,沐雨一定要照顾潇月,所以成了潇月和沐雨一起,林若雪自己睡。

  时间已经是深夜两点,众人经历如此惊心动魄,又走了这么久,早就疲惫不堪,各自钻入帐篷睡下。

  浅滩上,一片寂静,只剩下篝火,依旧熊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朱旭的帐篷里,萧凡合衣躺下,朱旭在一旁还很激动,罗里吧嗦一大堆,其实就一个意思,就是为自己之前的心眼道歉,再感激萧凡的救命之恩,然后对萧凡的勇猛威武表示敬佩仰慕,如果有用得上他的地方,刀山火海,尽管直。

  萧凡敷衍了几句,他知道朱旭的感激很诚恳,可是刀山火海就算了,如果萧凡真要让他上刀山下火海,恐怕朱旭早就兔子一样逃远。

  有些话能听,有些话,只是而已。

  夜深了,朱旭再激动,也抵挡不住疲惫的侵袭,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萧凡等朱旭睡熟,确定不会吵醒他,这才翻身而起,悄悄出了帐篷,往潇月的帐篷而。

  来到帐篷边上,萧凡听了一下动静,伸手在帐篷上划动两下。

  不多时,潇月从帐篷里钻了出来,两人对视,一言不发,然后悄悄离开。

  就在萧凡和潇月离开之后,属于张眼镜的帐篷,轻轻拉开,张眼镜环顾四周,然后来到了田璐的帐篷外,轻声喊道“田璐,睡了吗?我是张老师。”

  田璐刚刚睡着,迷迷糊糊听到张老师,立刻睁眼,拉开帐篷后,看到张眼镜一脸笑意,脸色微红“张老师,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出来一下,我想跟你详细询问一下刚才的事情。”张眼镜笑容依旧,不过眼底深处,一抹绿光闪烁,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了。

  这几天,憋得太难受!

  “哦。”田璐不疑有他,穿上外衣,出了帐篷,没有惊动到其他人,和张眼镜一起离开。

  另一边,浅滩江边,萧凡和潇月将毒牙的事情汇总,了解了一下潇月探查的情况。

  当得知这里只有毒牙一个队后,这才点头,让潇月把事情往止战之殇总部汇报一下,然后以萧凡金牌成员的身份,调动一队人马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谈完事情,萧凡和潇月回来,潇月无声无息进入帐篷,看了眼依旧熟睡的沐雨,这才躺下闭上眼睛。

  萧凡朝朱旭帐篷的时候,眼角一撇,发现不远处田璐的帐篷,拉链竟然没关,好奇走,发现田璐居然不在里面。

  几乎是下意识的,萧凡侧头看张眼镜的帐篷,发现拉链也没关,心下一凛,嘴角泛起冰冷笑意。

  而此时,在距离浅滩营地一百多米外的树林里,张眼镜已经将田璐扑倒在地,压在她身上,双手准备解开田璐的衣扣。

  田璐奋力挣扎,不敢惊声高呼,低声道“张老师!不要这样!不要啊!”

  “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不能满足我?你放心,张老师会好好对你的,你这么可爱!”张眼镜一边,脸上挂着一丝疯狂,拼命亲吻田璐的脸庞,掰开田璐拉紧衣领的手,也懒得解扣子了,直接用力一撕。

  嗤啦一声,田璐的衣服被撕裂,大片雪白肌肤展露张眼镜眼前,让他更加疯狂。

  “不要!张老师你不能这样!”田璐眼中流出泪水,惊恐挣扎。

  她喜欢张眼镜没错,可是她并不打算现在就跟张眼镜做些什么,她有些多愁善感,喜欢温文尔雅的男子,想跟张眼镜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喜欢那些浪漫而懵懂的青涩好感,这是一个女生的梦。

  可是此刻的张眼镜,就像是撕开她衣服一样,撕碎了她的梦,也撕碎了他对张眼镜的所有好感。

  这一刻的张眼镜,让她觉得害怕,觉得恶心。

  “给我吧!不要挣扎了!”张眼镜着,已经将田璐的衣服彻底撕碎,然后扒下,一只手扯田璐最后一层保护,另一只手已经伸进裤子。

  “不要!”田璐泪流满面,仰着头痛苦哭泣,这一刻,她多么想有人能救救自己?

  “张眼镜,狗改不了,你听过这句话么?”冰冷的声音传来,让张眼镜和田璐同时一震,侧头看时,看到了嘴角勾着冷笑的萧凡。

  “你……”张眼镜震惊不已,话还没完,萧凡一脚踹来,踢在张眼镜下巴,咔嚓一声,下巴脱臼,剧烈疼痛,让张眼镜昏迷过。

  田璐连忙遮挡自己诱人的身躯,泪水滚滚而下。

  萧凡叹了口气,将自己染血的衬衣扣子,一颗颗解开。

  “你……你要做什么?”田璐眼中又浮现绝望之色,“难道萧凡,你也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