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68章 玉不琢不成器
  第二天一早,天色还没亮,萧凡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萧凡缓缓睁眼,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上面显示‘老魔’两个字。

  翻了个白眼后,萧凡按下接听键,电话里顿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臭子,起来了?”

  “没起来不也被你吵醒了么?老头子,你想干嘛?”萧凡无奈道。他其实很怕接到老头子的电话,因为老头子打电话来从来没好事。

  “什么干嘛?混蛋子,这是你跟老子话的语气?老子教你的敬老爱幼都忘了?”老头子语气一沉,显得震怒。

  萧凡面无表情“您从教我吃喝玩乐,从教我踩人泡妞,从教我坑蒙拐骗,我一直都没忘。”

  “咳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老子总是为你好。”老头子突然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干咳,萧凡估摸着应该是哪个姨太掐了他。

  “真为我好还冻结我资金……”萧凡抱怨了一句,却没有在这个事情上纠缠,反正老头子肯定不会解冻,真要计较,又会什么吃林若寒、用林若寒、睡林若寒……

  “行了,废话不多,最近老子肾不好,你几个姨娘也想你了,趁着十一黄金周,想让你把林家那俩丫头带回来看看,顺便把婚礼给办了,老这么拖着也不是那么回事。”老头子道。

  萧凡立刻下意识汗毛倒竖,警惕道“老爹,你肾不好就少玩摇一摇,再了,你儿子是个大人物,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几十个妞等着我陪,太忙太忙,等空了再回来。”

  “当老子不知道你那点破事?你以为西庆市距离京城十万八千里,就能逃脱老子的眼睛?兔崽子,我告诉你,想要帮林若寒,你得把她往家里带,保管她安然无忧,建了个什么破公司,费神费力,还要从头起步。”

  “你老人家既然都知道了,你就想怎么办吧。”萧凡一听,得,老头子这是要摊牌了,希望老头子不要太狠,太狠了林若寒受不住。

  “林博山那老子耍滑头,躺在医院装死,打算等跳梁丑都闹腾够了,再一个个收拾,而且上交给国家的虚拟技术也不全面,真正的好东西还在他兜里揣着的,老子越老越糊涂,现在已经很多孤魂野鬼往西庆市蹦跶,你怕是有些应付不来,对了,倭国也有人来了,奔着你来的,你子自求多福,赶紧把两个丫头带回来,然后给老子生十个八个孙子,到时候万一你有什么闪失,萧家还不算绝后。”

  “你是亲爹!”萧凡愤愤不平“你当林若寒是猪啊?一次生十个八个的?还有,关林若雪什么事?我这么有道德的人,怎么能打姨子的主意?什么孤魂野鬼,让他们来就是了,有时候不努力一下,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绝望!”

  “孤魂野鬼的就不了,你子爱怎么作就怎么作,至于林若雪,你必须得给老子拿下。”老头子话语里满是霸道“你如果拿不下,老子就亲自出马,到时候我管林博山那老子叫爹,你管我叫妹夫。”

  “噗!”

  萧凡一口老血喷出八丈远。

  要这世界上还有谁能让绝望之杀都感到绝望,估计也只有老头子这个不择不扣的痞子了。

  萧凡对老头子的无耻充满了敬佩和仰慕,难怪当初老头子一个人单枪匹马闯到京城,数十年打造出一个萧家豪门,凭的就是这份无耻!

  “我尽力吧,至于那些见不得光的玩意,我自己有心里准备,这次真回不来,等西庆市的事情处理完了,我自己乖乖回京城。”萧凡认怂了,他还真不敢低估老头子的办事效率。

  “好吧,你自己多加心。”老头子的语气竟然有幸灾乐祸,完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京城萧家,八姨太的房间。

  香肩半露的八姨就躺在萧然身旁,看着萧然一脸坏笑,忍不住又伸手掐了他一把,责备道“你个老不正经的东西,几十岁的人了,坑谁不好,坑自己儿子。”

  “这怎么能是坑呢?老子是给他指条明路,他自己不走,怪我咯?”萧然耸了耸肩,将八姨紧紧搂在了怀里。

  “你何必这么着急呢?以凡的能力,我想林家那丫头逃不出凡的手掌心,到时候虚拟技术他林博山还是要吐出来,澳门赌博网站:你把消息透露出,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人都往西庆市冲过,万一凡有个好歹,我看你哭不哭得出来。”

  原来这一切的幕后,都是萧然在推动。

  “谁让林博山那老子糊涂?如果上面失耐心,他林家顷刻间就要灰飞烟灭,我跟他也是几十年的老友了,现在不提前捅一刀,以后他没病死也得折腾死,这一刀不能不捅,这是救他的命!救他林家的命!”

  这话的时候,萧然依旧是无所谓的笑容,只是眼底深处,透着一抹凝重,还有一丝无奈和叹息。

  老痞子不是神,想帮老友,这一刀就必须捅,哪怕被人误会,也不得不为。

  “可是你这样做,凡他得多危险?你知道他跟你一样的倔脾气,除非心甘情愿,否则死都不会愿意带林若寒回来。”八姨脸上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忧。

  萧然拍了拍八姨的香肩,目中闪过一抹深远的光芒,低声道“玉不琢不成器,臭子能耐够了,心机也够了,可是很多时候,他还不够狠,人不狠站不稳,京城里也是风谲云诡,老子这辈子能算计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都得靠臭子自己,先让他狠狠冲击一下,免得回京城后不适应。”

  “你直接跟凡不就好了,非要拐着这么一个大弯,下这么大盘棋,如果凡出了个什么好歹,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八姨虽然知道萧然的都是正确的,可是心里依旧心疼,总觉得对萧凡有亏欠。

  “哈哈哈!”萧然大笑起来,脸上露出了一抹俾睨天下的霸气,“老子的儿子,如果真那么容易被人干掉,那还是我儿子么?况且,你也看了臭子,他精明着呢,老子从教他坑蒙拐骗,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拭目以待吧。”

  是这么,可是萧然的眼底深处,依旧是有一抹担忧,却没有让八姨发现。

  “要变天了……”一抹叹息,无声飘荡,融入了乌云笼罩的京城,一道惊雷炸响,绵绵细雨,顷刻间,在整个京城,飘飘洒洒。

  (该交代的交代了,该铺垫的铺垫了,接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