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44章 学好知识有妞泡
  萧凡难得的想要认输,只可惜,张眼镜不可能答出。

  他已经绞尽脑汁的想,想得脑仁都开始发疼,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印象。

  那些密密麻麻的冷汗,终于顺着张眼镜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他眼中露出一抹惊慌。

  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如果他答不出来,就意味着输!输给了萧凡,一个他称之为渣滓、垃圾的学生!

  “我……”张眼镜自己都没发现,他的声音已经沙哑到极致,变得很难听。

  “看来你是答不上来了。”萧凡松了口气,却又带着一抹失望,摇了摇头,看着张眼镜,声音变得冷冽“为师者,败给新入学的学生,是为无才!痛骂侮辱学生,不尊师表,是为无德!咄咄逼人,力争胜负,是为不仁,将自己的学生摆在对立面,挖空心思想要一脚踩上来,是为不义!”

  萧凡吸了口气,一只手指向冷汗直冒的张眼镜,“你这样的老师,我你不配,难道有错?无才无德,不仁不义,你告诉我,你有什么用?”

  最后一句问话,掷地有声,如天雷滚滚,震得张眼镜浑身一抖。

  他呆呆的看着满教室的学生,那些学生的目光,在他眼中,似乎瞬间,变成了鄙夷。

  叮铃铃……

  下课铃声忽然响起,而这瞬间,伴随着的,却是张眼镜怒极攻心,一口污血喷出口中。

  “张老师!张老师!”

  张眼镜喷血倒地,吓坏了好些女学生,她们慌乱的扶起张眼镜,三五个一起抬着,朝学校医院跑。

  而男生们,没有一个上帮忙,他们到现在为止,依旧还没有回神。

  一个个目光痴呆的看着台阶上那一滩黑色的血迹,心脏狠狠揪着,像是有一只无形无影的手,狠狠的捏。

  张眼镜和萧凡的争锋,结局呈现,原本以为必败无疑的萧凡,竟然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了这里。

  而号称学富五车,名扬大学最年轻也最有潜力和学问的张眼镜,被硬生生气得吐血晕倒。

  “尼玛,原来被气极了,还真的会吐血啊?我特么以为都是电视上演着玩的……”回过神来的男生们倒吸凉气,再看萧凡时,目中隐隐有羡慕和敬仰之色。

  能够把张眼镜气得晕过,萧凡这里是古往今来头一份,以后很可能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做到。

  毕竟他们亲身经历了两人的交锋,那种不明觉厉的厮杀,让他们心情很是复杂,难以言喻。

  “我爸知识就是力量,我特么现在信了。”一个学生挠着脑袋感叹道。

  “信个毛,你是不傻?谁没事跟萧凡那个妖孽一样,把古文学研究得这么深刻?研究得再深刻,能泡妞吗?吃当饭吃吗?”同桌鄙夷道。

  “谁不行?没看到张眼镜学富五车,女生们都爱慕不已,情书一封封的?没看到萧凡,把张眼镜吐血,旁边林若雪的目光充满了爱慕和敬仰?尼玛,不行,从明天开始,老子也要好好学习!”

  “……”同桌觉得他得很有道理,竟无言以对。

  林若雪确实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萧凡,不过绝对不是别人以为的爱慕和敬仰。

  “姐夫,我开始怀疑你了。”林若雪一开口就这句话。

  “什么?”萧凡心头一跳,有种心虚的感觉。

  “你是什么牲口变的?”林若雪歪着脑袋,一脸的不可思议。

  萧凡脸色顿时变黑。

  “传闻中鼎鼎有名的萧家纨绔少爷,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可是没对古文学也精通啊,张眼镜其实已经很有才华了,可是你竟然能把张眼镜给气得吐血,你到底怎么学的?”

  萧凡做出凶狠状“爷天生文曲星下凡,地上全知道,天上晓一半,需要学?我不但古文学厉害,我还有更厉害的,你要不要试试?”

  林若雪还没搭话,大白和徐哲睡醒了,迷迷糊糊抬起头,看到班上同学陆陆续续走出教室,恍惚道“放学了啊?”

  “我知道你还有更厉害的,那就是脸皮!”林若雪噘着嘴道“威胁姨子,是为无品,不尊师重道,是为无德,咄咄逼人,耀武扬威,是为不仁,打晕朋友,气得老师吐血,是为不义,你无品无德,不仁不义,跟张眼镜有什么区别?”

  萧凡听得面皮抽搐,立即龇牙咧嘴,站起身来,一手抓住大白,一手抓住徐哲,拉着他们扔出教室,随后砰的一声,将教师大门关闭。

  此刻,教室里就空荡荡的,只剩下他和林若雪两人。

  “姐夫,你想干嘛?”

  林若雪看着凶神恶煞的萧凡,脸一白,她这才想起,自家这个便宜姐夫可不是什么好人,从认识到现在,得罪他的都没什么好下场。

  “妞,敢我无品无德,不仁不义?”萧凡面容透着一股子狰狞味道,似乎下一刻就要张牙舞爪,变身狼人。

  “我……我不怕你!”林若雪张开双手成爪型,还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就像是即将攻击人的野猫。

  实际上心里已经后悔不迭,怪自己刚才太冲动,一时逞口舌之快,现在有些不妙。

  “我也不怕你。”萧凡一捏拳,骨节咔咔响了起来。

  林若雪装出的凶狠模样立刻烟消云散,眼眸里满是惊慌,做出可爱模样,在脸边竖起剪刀手“姐夫,我这么可爱,你肯定不舍得欺负我。”

  “对啊,所以我打算好好疼爱你。”萧凡一步步逼近。

  林若雪脸发苦,脸上更慌,委屈道“刚刚不是我的,我肯定是被什么不好的东西给附体了。”

  “这样啊?”萧凡停住脚步,一副犹豫的模样。

  “真的真的,姐夫你信我!”林若雪连忙点着脑袋,卖萌无效,作凶恶状无效,现在只能装无辜了。

  就在这瞬间,萧凡猛的朝林若雪冲,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手腕用力一翻,在林若雪惊呼声中,将她按着趴在了萧凡的腿上。

  “既然你被不好的东西给缠身了,姐夫就帮你把它撵走,这个过程可能有点疼,你忍忍啊。”

  着,萧凡高举右手,照着林若雪圆润的曲线处,一巴掌拍了下。

  “啪!”

  “哎呀!”

  “啪啪啪!”

  “哎呀呀……我要给姐姐告状!啊,别打了!疼,姐夫我错了!”

  空旷的教室后门角落里,林若雪的惨叫声婉转而起。

  (咳,童鞋们,好好学习,有妞可以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