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43章 你很叼你先说
  “论语全文分学而、为政、八佾、里仁……子张、尧曰等共二十篇,你既然考我论语,想来你已经把论语全篇都熟记在心,全部都能背出,如果光考你背诵,实在太没水准,论语全文中,有三言子曰承上启下,不如你告诉我,是哪三言?”萧凡坐在座位上,一脸似笑非笑,心里觉得挺有意思。

  当初在魂组接受填鸭式教育时,古文学也是不可避免和缺少的一门学科。

  虽然看起来没有多大用处,但实际上,这却是极好的伪装保护色。

  当时萧凡就也曾抱怨过,可是当后来某次他出动任务,正是依靠背诵及讲解一篇古文,获得了对方的信任和认可,这才成功逃脱了一劫,而那一次,也是萧凡距离死亡线最近的一次。

  世界上一切学科都有其作用之处,萧凡对古文学这一块虽然不是精通,许多真正学者都能碾压他,但毕竟深入了解过,一般的学生,还无法与之相比。

  田璐怔在了那里,脑海一片空白。

  她能够熟读论语且完全背诵,这已经是值得称道的地方,可是真正完全理解论语,她暂时还办不到,更别找出论语全文中承上启下的言语,她连听都没听过。

  咬着嘴唇,田璐倔强了许久,恨恨盯着萧凡道“我不知道,如果你能出来,就算你赢。”

  “为政第二、泰伯第五、颜渊第九,承上而启下,讲的是为人之道。”

  回答的不是萧凡,而是讲台上的张眼镜。

  他的脸上透出一抹认真,看萧凡时,目光更为凌厉。

  “这些东西,可不是大学生应该学到的东西,这个萧凡竟然能够明白这些,看来真的是有几分本事,今天想要碾压他,得拿出一些真本事才行!”

  “啪啪啪!”

  萧凡鼓掌笑道“张眼镜果然是有真材实料的,现在是你要跟我比了吗?”

  “哼,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最简单的学问罢了。”张眼镜冷哼。

  田璐脸色立刻惨白,眼中泛起水雾。

  她从入学以来,展露自己的学习成绩,立刻被称为学霸,且一直以此,洋洋得意,看不起那些纨绔子弟,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连最简单的学问都还没搞懂吗?

  张眼镜哪里会顾及田璐的心情?摆开架势,道“论语不谈,古代文学包括欧洲古文学和华夏古文学,论语只是其中之一,既然你有些学问,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墨水可以用来嚣张!”

  “我肚子里的墨水肯定没你多,所以心也没你黑,让你贱笑了。”萧凡不假颜色的答道。

  “口舌之利有什么用?拿出你的真材实料来,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学问!不知道哪里听来一些东西,就敢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当真肤浅!”

  “得没错,我皮肤浅薄,比不得你脸皮厚,你很叼,你先。”

  “哈哈哈!”

  萧凡一番胡搅蛮缠,听得许多学生忍不住哄笑出声,学问知识什么的,对他们来枯燥得很,倒是这唇枪舌剑,才是精彩。

  第四堂课还有三十分钟左右,若是往日,全班学生大部分就已经在等待下课放心,然后趁着美妙夜晚好好潇洒,而今天,则因为萧凡和张眼镜之间怼上,让他们对下课放学都没了期待。

  三十分钟时间长不长,短也不短,张眼镜率先出题,萧凡不假思索回答正确,随后萧凡出题,张眼镜竟然也是张口就回,连思考都不用。

  你来我往,郎朗之声在教室里回荡。

  刚开始还十分兴奋的学生们,慢慢的变得呆愣,看向萧凡和张眼镜的目光都开始涣散起来。

  因为他们发现,这两人的彼此出题拷问,他们竟然已经听不懂,那些字单独存在时,他们每一个都知道,可是组合之后从二人口中吐出,他们就彻底懵逼。

  不过,虽然听不懂,可是他们内心的震撼,依旧不。

  因为萧凡和张眼镜二人你来我往,竟然没有谁露出过半分的犹豫之色,也就是,他们二人彼此的出题,对方竟然都能够很轻易的回答上来!

  田璐是最精神恍惚的一个,脸上的凄苦之色越发浓郁,渐渐的,她已经低下脑袋,怎么也抬不起来。

  枉费她一直自认为学霸,可是今天才知道,自己比起张眼镜不,就连萧凡,也甩她八十条街,哪怕她坐着法拉利跑车,也根本追不上萧凡的脚步。

  随着时间推移,二十分钟后,张眼镜脸上已经隐隐冒出了汗珠,心里的震惊,已经无法言喻。

  打死他都想不到,萧凡竟然对华夏古文学各个学派分类,竟然了解到如此深厚的程度!

  现在就算有人告诉他,萧凡是文学院的教授,他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

  张眼镜嘴里开始苦涩,他想起自己之前还打算碾压萧凡,现在看来,顶多打个平手,想碾压,根本是做梦。

  “列御寇所乘空如履实、寝虚若处床,来自于一篇惊世之作,请问张眼镜,你知道这篇惊世之作叫什么名字么?”萧凡口舌有些发干的道。

  时间已经过了二十五分钟,距离下课,只有五分钟时间,但是两人依旧没有分出胜负。

  萧凡不得不承认,这张眼镜确实是个真正有文采的人,当一个名扬大学中文系的授课老师,还算是埋没了他。

  “可是有文采又怎么样?既然想踩我萧凡,那就不要怪我赶尽杀绝。你不是通晓古代文学么?你能答出这个,就算我输!”萧凡暗暗想到。

  事实上,萧凡作弊了。

  他所的这个,虽然确实存在,但并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因为这句话的出处,就是他所修炼的内劲,那本古籍连萧然都不知道怎么来的,名字也无从知晓,萧凡同样不知道。

  其实萧凡倒是颇为的希望张眼镜能出名字来,这也算是解开了他的疑惑,哪怕因此而认输,也是值得,毕竟张眼镜是真有才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