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98章 荆轲刺秦王!
  被萧凡撞到的,自然是血痕,他眉头微蹙,发出了一声闷哼。

  萧凡连忙站起来,朝血痕尴尬笑道“对不起啊,地板太滑,一时没稳住。”

  刚刚完,萧凡立刻脸色巨变,看着血痕左手臂上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红了衣袖,还顺着手臂,不断流出。

  “天呐,你怎么了?谁刺伤你了?”萧凡一边惊呼,一边在血痕狂变的脸色中,握住了匕首,然后猛的抽出。

  “别……”

  血痕忍不住叫出了声,表情痛苦。

  萧凡抽出匕首的时候,微微横了一下,导致他的伤口变大,鲜血流得更多。

  “对不起,我错了!我给你扎回。”萧凡见状,一脸惶恐,握着匕首往前一送,重新扎入了血痕的手臂中。

  血痕整张脸立刻抽搐,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渗了出来。

  “我艹……”

  血痕眼中杀机狂涌,受伤的右手紧握成拳,朝着萧凡的后脑勺狠狠砸了过。

  恰好在这时,萧凡脚下又是一滑,整个人往后仰倒,手忙脚乱中,抓住了匕首柄部,随着身体往后倒,匕首被扯了出来。

  与此同时,血痕的右拳落空,竟然力道不减,准确无误砸在了左手臂的伤口之上。

  这一刻,血痕瞳孔扩张,嘴巴也随之张大,似发出无声的惨叫。

  哐当一声,萧凡的背后顶在了厕所门上,整个人这才停住跌倒,努力站了起来,看到血痕那呆滞的模样,一脸尴尬和焦急“抱歉抱歉,我实在不是故意的,要不,再扎回?”

  问是这么问的,可萧凡却没等回答,已经动手,染血的匕首再度刺入血痕的左手臂。

  一抽一扎,再抽再扎,所有的角度都不相同,如今,血痕的手臂上,伤口已经变成了‘米’字型,血流如注。

  血痕的脸色,霎时间,苍白如纸,没有一丝血色,全身微微颤抖,双眼无神,眼眶中变得湿润,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你……你哭了?”萧凡很诧异,这特么逗我呢吧?到底是不是杀手啊?流血不流泪这话没人教过他?

  血痕没有回答,全身依旧颤抖,就这么抱着伤口,一步一步,蹒跚着朝洗手间大门处走。

  到了现在,如果血痕还不知道他曾经认为很简单的目标,是个超级难搞定的高手的话,他血痕就可以不做杀手,回老家养猪了。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我想回家……”

  血痕真的哭了,他遇到过很多高手,可是却从来没有如同今天一样凄惨,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不要脸的高手!

  扮猪吃虎,很好玩么?有没有考虑过老虎的感受?

  “喂,你哪里啊?不打算止血吗?伤口很深啊!”

  血痕身后,萧凡一脸关切,这年头什么傻子都能当杀手了?不要给杀手这个职业丢脸啊!

  听闻这句话,血痕猛然回头,右手上已经是紧握了一个火柴盒大的盒子,里面装的什么,萧凡很清楚。

  “喂,你确定要这么做?”萧凡脸色稍微认真了一些,这杀手虽然傻了点,但是威胁性依旧不,如果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引爆水银炸弹,玩个玉石俱焚的戏码,萧凡还真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再者,一旦引爆,爆炸声必然会惊动外面的人,外面那些人非富即贵,出了这种事情,闹出的动静想都不可能,后续还会引出什么乱子,谁也无法猜测得到。

  萧凡不想惹出什么大麻烦,他平静的日子还没有过上几天。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血痕内心是悲愤的,他可以确定,凤凰湖别墅里,萧凡肯定就已经知道他的存在。

  若非如此,那么此刻萧凡出现在这里,怎么解释?

  难道是他恰好来这里参加晚宴吗?那是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既然是个高手,也早就发现了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出手?哪怕杀了自己,血痕也不会像现在这么憋屈。

  “行了,就你这样还当杀手,丢人。给我把炸弹放下,否则的话,你今天恐怕是走不出这里了。”萧凡摸了摸鼻子,看着血痕的眼泪,总算是有些良心不安,觉得自己太过分,于是,他掏出了冥玉匕首。

  “冥玉匕首?!”

  如同萧凡所想,血痕在看到冥玉匕首的瞬间,瞳孔紧缩,脸上的悲愤和疯狂恨意,瞬间化为了极致的恐惧,以及,情不自禁的狂热。

  每个世界,都有属于这个世界的王者,而在杀手的世界,绝望之杀,显然就是王!

  冥玉匕首,已经是绝望之杀的身份代表,见到这把匕首,哪怕拿着这把匕首的是头猪,杀手们也会本能的感觉到颤栗。

  一切怨恨、疯狂、憋屈,顿时一扫而空,血痕单膝跪地,抬起完好无损的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按在左肩肩头。

  “荆轲刺秦王!”

  “哟呵,还是华夏刺盟的,代号,排名?”萧凡没有收起冥玉匕首,反而越发警惕。

  当杀手的,都是亡命徒,为了完成击杀,可以不顾一切,当然,那是在最绝望的时候。

  如果眼前这个杀手也是个倔驴子,那么在此时此刻的绝境下,他难免会先假装迷惑对方,然后暴起最强杀机,同归于尽。

  “国际杀手榜第九十七,代号血痕。”血痕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是血痕?恕我直言,不是针对你,现在的杀手榜上前百,都这么渣?”萧凡一点面子都不给。

  血痕泪流满面,却无话可。

  绝望之杀是个传奇,他从来没见过绝望之杀,本来以为所谓传奇也不过就那样,现在才知道,传奇就是传奇,哪怕他是国际杀手榜上排名前一百的精锐杀手,在传奇面前,依旧被玩得神魂颠倒。

  “行了,你还要继续执行任务么?”萧凡来到洗手台,洗了个手,对着镜子再度整理发型,刚刚有些乱了……

  血痕摇头,开你妹的玩笑,还要继续执行任务?杀绝望之杀?

  一股熊熊怒火,夹杂着冰冷恨意,在血痕心中爆发,这次的目标,自然不会是萧凡,而是李家大少,李图生。

  (梗是老梗,但如果能让大家看了发笑,飞爷就算成功了。请问你笑了吗?忍住的也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