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97章 狗咬吕洞宾
  林若寒顺着董成旭的目光,一眼看到了萧凡,脸色微变。

  “学长,我先过一下,抱歉。”林若寒朝董成旭微微颔首,迈步朝萧凡走来。

  董成旭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等林若寒转身的瞬间,这才眼中厉色一闪,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老张,生意怎么样啊?你好像有些发福了,看来生活过得很滋润啊,就是有些黑眼眶,是不是没休息好啊?我跟你啊,女人虽然美妙,但是身体还是很重要的,凡事不要过度,要不要我推荐一款比较不错的肾宝呀?我跟你,那效果……”

  萧凡拉着一个西装革履,脸上笑容僵硬,一头冷汗的男人,正在侃侃而谈,口沫横飞,似乎正在兴头上。

  这个男人名叫张义正,经营着一家酒业公司,董成旭宴会上的红酒,就是他的公司提供的。

  上次董成旭宴会上,他的红酒被萧凡批成了垃圾,还因为打赌,不得不泪流满面高呼自己家的红酒是垃圾,对萧凡这里,心里始终抱有恨意。

  但是张义正不敢得罪萧凡,因为萧凡的背后,有林若寒这尊大人物,他得罪不起。

  本来以为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遇到萧凡,哪里知道萧凡竟然也出现在这个晚宴上,而且还好死不死的盯上了自己,这让张义正很是悲愤,麻痹的能不欺负人物么?

  正在这时,林若寒走了过来。

  “萧凡,你怎么在这?”

  林若寒脸色不太好看,她觉得萧凡是跟踪自己来的,澳门赌博网站:跟踪的目的是什么,她不愿意想,反正就是对萧凡很厌恶。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你家开的?”萧凡撇嘴,林若寒的态度太恶劣了,好像自己出现在这里,简直就是罪大恶极一样。

  “咳,林总,你们聊,我趟洗手间。”

  张义正心里涌出一股八卦心思,但却不敢继续停留,好不容易有救星出现,立即开溜,就刚才听到的一番对话,已经足够让他猜测很多东西,慢慢回味。

  林若寒怒视着萧凡,根本没有看张义正一眼,等张义正离开后,她低声冷漠道“萧凡,别在这里给我闹事,今天晚上的宴会对我很重要,有事情回家。”

  “哟呵,怕我打扰你的好事?是招标会重要,还是幽会你的学长重要?”萧凡微微偏头,看到了不远处的董成旭,董成旭还朝萧凡举杯,露出诡异的笑容。

  林若寒眼中一抹怒火升起,咬着嘴唇道“萧凡!现在给我离开!如果再无理取闹,你就给我搬出!”

  “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让我搬我就搬?我什么时候那么听话了?别忘记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了,咱们现在是夫妻,登记结婚前没有做财产公证,所以你一切的财产,都是夫妻共同财产,爷也能分一半,想把我从别墅赶出,门都没有!”

  萧凡心里也是很不爽的,这女人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过萧凡也没有真正跟林若寒一般见识,跟女人计较的男人,他看不起。

  “你……”林若寒怒极,若不是场合不对,恐怕立刻就要跟萧凡翻脸,咬牙再咬牙之后,林若寒轻吐一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想怎么样,爷来这里可不是找你的,我是来参加招标会的。”萧凡耸了耸肩,一仰头喝光杯子里的红酒,四下张望,“咦,张总哪里了?我还要跟他继续谈人生谈理想,男人谈话,女人不要插嘴。”

  着,萧凡越过林若寒,直奔洗手间而。

  林若寒站在那一动不动,脸色变幻不定,眉头紧蹙在一起,良久,脸上露出一抹哀容,摊上这么个纨绔,她的命真苦。

  “若寒,你没事吧?”董成旭虽然没有听到萧凡和林若寒的对话,但是从林若寒的表情,就能看出他们之间的不对劲,心头暗喜,连忙走来,柔声询问。

  林若寒勉强笑了笑“没事。”

  另一边,萧凡踱着步子了洗手间。

  高脚杯随手放在洗手台上,萧凡打开水龙头,洗了手,对着镜子稍微弄了弄自己的发型。

  “镜子里这哥们真帅!”萧凡不要脸的自夸,耳朵却轻轻动了动。

  刚才在宴会厅里,他看似蛋疼的到处找熟人聊天,实际上就是在找那个杀手,但是晃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目标。

  只要那杀手来了这里,那么除了宴会厅之外,唯一还能躲的地方,就只有厕所了。

  “噗嗤……”

  轻微声响传来,萧凡眼角跳了跳,慢慢的来到了最后一格厕所处,身上肌肉微微紧绷。

  隔着一道厕所门,血痕正单手遏住一个男人的脖子,蹲在马桶盖上,屏息凝神。

  这个被血痕遏住脖子的倒霉蛋,正是张义正,他已经昏迷了过。

  萧凡站了几秒钟,没有听到声响,他眨了眨眼,重新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将大门关上,顺手将一旁写着‘正在维护’的牌子挂在了门把上。

  做完这些,萧凡才没有收敛脚步,再度走了进,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敲着厕所门,嘴里嚷嚷道“老张!老张啊!咱们继续谈人生谈理想啊!你特么躲哪里了?”

  没有人回应,只有萧凡一个人的声音在洗手间里回荡。

  萧凡一个个的敲着门,直到来到最后一格,似乎很不耐烦,一脚猛的揣了上。

  厕所门砰的一声被踹开,昏迷的张义正坐在马桶上,双手撑着膝盖,脑袋无力低垂,看起来并不像是昏迷,而是像正在用力大便。

  马桶抽水的声音传来,旁边的厕所门打开,血痕一脸淡然从其中走了出来,还诧异的看了眼萧凡。

  萧凡看都没看血痕,骂骂咧咧对昏迷的张义正道“卧槽,我老张,叫你老半天不回答,你特么上个厕所也能睡着,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一抹寒光,从萧凡的眼角闪烁而逝。

  萧凡往前迈出一步,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往后面仰倒出,撞到了人。

  “哼……”闷哼声随之传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