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93章 姐夫,别这样……
  身为一个专业的杀手,在击杀目标之前,有着许多的准备工作要做。

  所谓杀手,讲究的便是一击毙命,然后远遁千里,哪怕引起滔天大浪,自己也是滴水不沾身。

  要达到这样的目的,那么最先要考虑的,就是下手的地点,以及方式。

  血痕能够成为国际杀手榜上第九十七位,自然是专业的。

  寻常杀手或许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完成这些准备工作,但血痕只需要看上几眼就够了。

  很快,血痕就来到了凤凰湖别墅区,准确的找到了萧凡所在的那一栋别墅。

  躲在暗处的血痕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甚至都没有靠近别墅,自然也不会让别墅里里林若寒的保镖和萧家的人发现什么端倪和异常。

  “保镖三十二人,遍布别墅四周……精锐级十人,疑是特种退役……”

  血痕默默的观察完所有的一切,拿出手机打通了李图生的电话。

  “目标难度估算错误,我要加价。”血痕淡漠道。

  李图生此刻还在酒吧里,闻言咬牙道“你要加多少?”

  “两百万。”血痕冰冷回答。

  “成交!”李图生犹豫了好一会,强忍着心痛,答应下来,杀一个萧凡,竟然要花两百万,虽然这些钱只是他存款中的一少部分,可是就这么花了,他也会心痛,毕竟李图生还没有掌权。

  血痕可不会管李图生心痛与否,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思索片刻,已经计划出了严密的暗杀手段,现在,就要进行实践了。

  紧身黑衣,是杀手必不可免的装备,消音枪、匕首、飞刀、微缩水银炸弹、飞锁爪……

  装备全部调试完毕,血痕飘身而出,速度飞快,加上夜色的保护,哪怕是从普通人身边路过,都不会被发现痕迹。

  因为血痕刻意的保持和别墅的距离,所以保镖们依旧没有察觉到血痕的存在,但是他们也不是一无所知,有种莫名的烦躁感,这是兵役期间,他们自身培养出来的,面对危机的潜意识折现。

  “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今晚上感觉有些不对劲。”保镖头子王三低声呼喊着。

  “知道了!”众保镖纷纷回应,神色更加戒备了几分。

  这些保镖并不知道,在别墅四周,十个萧家八姨来时带来的精锐保镖,就潜藏在阴暗之处,他们,同样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双目如电,无死角的环视四周,连一只蚊子飞过,都不曾遗漏。

  三十米外的另一栋别墅顶端,血痕眉头微蹙,这些保镖的精锐程度,让他有种老鼠吃乌龟的感觉,难以找到突破口。

  略微思索了一下,血痕决定不在外面动手,而是潜入别墅之中。

  别墅外的保镖们盯得越紧,就代表别墅内越是松懈,只要血痕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别墅,那么要击杀目标,就应该没有什么难度了。

  飞锁爪甩出,连接到了十米外的电杆,血痕麻溜的一拉,整个人就腾空飞了出,然后悄无声息攀在电杆上,又快速的下滑,落地一滚,跃入绿化草丛之中。

  整个过程,血痕没有发出丝毫声音,敏捷得像是一只猫。

  整个人缩在草丛里超过十分多钟,终于让血痕找到了一丝难得机会,纵身一跃,以零点五秒的空暇时间,跃入了厨房。

  此时的别墅里,萧凡和林若雪正在吃晚餐,林若雪煎的牛排味道不比西餐厅里的差,唯一觉得不太满意的,就是没有蘑菇汁,萧凡决定厨房看看,找找替代品。

  刚刚走到厨房门口,萧凡脚步微微一顿,他的耳朵轻轻颤动了两下,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他已经感受到了淡淡的杀意,那是杀手身上才有的东西,寻常人难以感受到。

  “针对我的?”萧凡心头想着,脚步却没有明显停止,而是继续迈步进了厨房。

  厨房里空荡荡的,没有丝毫人影,萧凡如果此时仰头的话,必然能够看到天花板上,吊着一个黑衣人。

  萧凡没有仰头,装作一无所知,从调料柜里找到了孜然,然后走出厨房。

  “目标确认了。”吊在天花板上的血痕眼中不起丝毫波澜,等萧凡出了厨房后,悄无声息落地,然后身躯弯曲佝偻,闪身出了厨房,一跃而过,躲在了沙发后面。

  “吃得好饱!”林若雪擦拭掉嘴角的黑椒汁,摸着没有丝毫赘肉的肚子大口呼气,然后在萧凡眼角狂跳中,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端着水杯灌了一口。

  萧凡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吃牛排?起身来到林若雪身旁坐下,笑眯眯问道“吃饱了吗?不如回房间睡觉怎么样?”

  林若雪立刻警觉,往后缩了一下,大眼睛死死盯着萧凡“姐夫,姐姐虽然不在家,但是你也不能……”

  萧凡猛然身体往前,扑到了林若雪的身上。

  于此同时,一柄匕首差之毫厘的从萧凡的头顶划过。

  “我也不能怎么样?”萧凡嘴角勾着邪魅的笑容,明亮的眼眸中,反射出林若雪的身影。

  林若雪浑身僵硬,大眼睛差点瞪出来,一眨不眨的看着萧凡,感受着扑鼻而来的浓烈的男人气息,她的娇躯微微颤抖,“姐……夫……你……不能……这样……”

  林若雪不得不承认,她在害怕,亦或者,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紧张和期待?

  “妞,这可不像你啊,你在害怕?”萧凡一边着,一把搂住林若雪的纤腰,整个人一滚,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他的这个动作,再度躲过了血痕的必杀一击。

  “卧槽!”血痕心里在骂娘,两次攻击都被躲过,他觉得自己这次运气有些倒霉,对,只是运气而已!

  纤尘不染的地面上,林若雪整个人压着萧凡,两人的距离只有不到一根手指的差距,可以感受到彼此火热的呼吸,甚至,因为夏天单薄的衣物,可以让两人,感受到彼此狂乱的心跳。

  林若雪的脸红得如同猴子屁股,想爬起来,却又全身发软,忍不住眼神慌乱,低声呢喃“姐夫,别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