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65章 上!撞死他!
  萧凡必须得承认,他这话就是为了故意气林若寒。

  “跟爷结婚有这么痛苦吗?论身材,标准的巧克力腹肌外加人鱼线,多少看着都流口水?论颜值,星眸剑眉,爷以帅服人,每天照镜子,自己都甘拜下风!论才华,爷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却偏偏才华出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知油盐酱米!论家世,老萧家可是京城顶尖豪门,多少人哭着喊着要把自己的女儿塞给爷?如此完美无缺的男人,你林若寒凭什么看不起?”

  萧凡表示不服,他很气愤。

  完这话,一仰头,从眼睛快要喷火的林若寒身旁走过,高傲得一塌糊涂。

  “冷静!为了爸爸,为了妹妹,我要冷静!冷静……”林若寒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一口银牙磨得嘎吱作响,紧握的粉拳,骨节都已经泛白。

  “真的好想,咬死这个混蛋!”

  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林若寒这才克制住心底的歇斯底里,她从来没想到过,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如同萧凡这样该被千刀万剐的无耻之徒!

  民政局里登记结婚的人很少,离婚处的人倒是挺多。

  萧凡和林若寒一前一后来到结婚登记处,递上了两人的户口本和身份证。

  登记结婚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似乎有些信日历,很是郑重的道“两位是要登记结婚?我建议你们明天再来,今天日子不太好,宜下葬,忌嫁娶。”

  “那正好,回我就把他给埋了。”林若寒面无表情道。

  “我也打算回把她埋了,这样明年春天就能长出很多个媳妇,而且是乖巧的那种。”萧凡翻了个白眼。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感觉气氛不太对,登记结婚的不都是恩恩爱爱的么?这两人怎么跟杀父仇人,不共戴天一样?

  “大婶,麻烦你快点,我赶时间。”林若寒一刻钟都不想停留。

  这语气就像是饭馆吃饭,让老板上菜速度快些一样。

  中年妇女又是一愣,见这两人气氛不对,心里叹了口气,也懒得再劝什么,点头道“好好,我快点。”

  登记结婚真没什么麻烦,一切审核完成后,照片一拍,章一盖,就算是完事了。

  拿着崭新的结婚证,两人依旧一前一后,各自上车,然后快速返回凤凰湖别墅。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话的心情,萧凡怔怔的看着结婚证,总觉得自己这一生就这么交代了,以后的日子,必然是黯淡无光。

  林若寒或许跟萧凡是感同身受,也觉得暗淡无光,所以哪怕是大白天,兰博基尼的车灯也是开着的,就这样,车子在路上还是东倒西歪,如同喝醉了酒,惹来许多司机的大骂。

  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第三辆差点撞上的车,林若寒眼中的焦距总算是收回了一些,依旧无神。

  萧凡坐在副驾驶冷汗直冒,看了林若寒一眼,心底更加悲愤“看到前面斑马线上那个老头了吗?”

  “看到了。”林若寒淡淡回答。

  “上!撞死他!”萧凡恶狠狠吼道。

  林若寒怒视萧凡“你疯了吗?”

  “你特么才疯了!林若寒,你不想撞死他吗?那你怎么还不停车?”萧凡大吼,唾沫都飞了出来。

  林若寒这才发现不对劲,急忙一脚刹车踩到底,兰博基尼的轮胎发出难听的嘎吱声,在距离老头只差几厘米的时候,总算停止了下来。

  还好两人绑着安全带,否则不定会一头撞车前玻璃上。

  斑马线上的老头完全吓傻了,呆愣愣的看着车里的一男一女,然后眼睛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艹!林若寒你真特么疯了!”萧凡怒声吼道“红灯你也闯?斑马线有人你也看不到?跟爷结个婚,你是连命都不打算要了是不是?”

  林若寒呆呆的看着前方,澳门赌博网站:罕见的没有回话,眼睛忽然就红了,晶莹的泪珠如同断线,顺着绝美的脸蛋,不断滑落下来。

  “艹!”

  萧凡愣了好一会,一拳打在仪表台上,阴沉着脸下了车,检查了一下老头的身体状况,在众多人的围观中,将这老头抱上了车,吼道“还不快开车医院?”

  林若寒紧闭着嘴巴,眼泪都来不及擦拭,连忙发动座驾,缓慢穿过围观人群后,快速朝医院开。

  医院的路上,林若寒总算没有再出什么状况,停好车后,将吓晕过的老人送检查,又送住院部,给医生留下了一张名片,这才离开医院,继续开车回家。

  萧凡的脸色依旧阴沉,这次是真生气了。

  你凌若寒既然这么讨厌我,干嘛还要跟我结婚?就因为婚约?你妹的婚约!

  “掉头,离婚!”萧凡吼道。

  林若寒的情绪倒是稳定了下来,一句话不,继续开车。

  “林若寒!我让你掉头!”萧凡用更大的声音朝林若寒怒吼“一切责任怪在我身上!等回了我就收拾东西跑路,哪怕十三姨太挨个跳楼,我也不回来!”

  林若寒这才转头看了眼萧凡,平淡道“我不想离了。”

  “那你特么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是怎么回事?”萧凡有种抓狂的感觉,这女人有病!

  林若寒嘴角往上勾了勾,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太假,假到让萧凡心疼的同时,更加发狂。

  他宁愿跟国际杀手榜上的所有人来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也不想看到林若寒这个鬼样子。

  “这么委屈自己,何必呢?”长长叹了口气,萧凡声音里带着落寞,觉得自己还真是挺失败的,这女人得是多不待见自己,才能变成这样?

  林若寒听得出萧凡语气里的落寞,认真看了眼萧凡,淡淡道“我爸病情加重,已经住院,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家里其他亲戚都在计划争夺家产和权力,外面有太多敌人虎视眈眈,我林家已经是内忧外患的局面,除了嫁给你,依靠你萧家的强大实力,别无他法。”

  “以前,我总觉得我能代替爸爸,够撑起这个家,可是我现在才知道,是我太天真了……”

  林若寒的语气平淡得像是在别人家的事情,情绪上完全没有任何起伏。

  萧凡心头狠狠的揪了一下,这是林若寒,第一次毫无保留的出了她此刻面临的困境。

  也是萧凡第一次清楚的知道,这个看似强大,实则柔弱的女人,她的肩上,到底扛着多少压力和责任。

  “如果你不嫁给我,我家老头子肯定不会帮林家。”萧凡释然,老头子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卑鄙无耻这样的形容词在别人那是贬义,在老头子那就成了赞美,所以林若寒如果不嫁,那么老头子不但不会帮林家,反而会是第一个向林家动手的豺狼!这种事,老头子做得出来,而且必然得心应手。

  沉默许久,萧凡这才继续开口道“行了,你也别一副绝望的模样,相信以你的能力,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掌控全局,到时候我们再离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