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9章 要不要先洗个澡?
  有句话叫做女人心海底针,其实萝莉心,也是如此。

  嘟嘟没有上过幼儿园,也没什么朋友,夏婉如请了一个保姆陪她玩,但是大多数时候,保姆都是带着她看韩剧。

  这也是嘟嘟比同龄孩子更懂事更早熟的原因。

  韩剧里通常都有很狗血的一幕,某女子爱上了男主,但是男主却怎么都不愿意让她当女朋友,所以女子一狠心,直接嫁给了男主必然丧偶的老爹。

  这就是鼎鼎有名的做不了你的女人,我就做你后妈!

  嘟嘟现在就是这么想的做不了你的女人,做不了你的后妈,就做你女儿!

  还有一点就是,她很讨厌这个叫黑刀的怪蜀黍。

  萧凡脑袋当机,夏婉如脑袋当机,黑刀脑袋当机。

  三个人傻愣愣的低头看着抱着萧凡的腿撒娇摇晃的嘟嘟,回神之后,脸色简直不能用精彩来形容。

  黑刀的脸果然黑,黑得像是锅底,看向萧凡的时候,眼中不再是阴冷,而是充斥着能够将人点燃的疯狂怒火。

  “你是宛如的男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宛如!嘟嘟是假话对不对?”黑刀用手指着萧凡,转头看夏婉如,脸上露出歇斯底里的暴怒。

  “嘟嘟没有谎,孩子不会谎的。”稚嫩的声音代替了夏婉如,嘟嘟紧紧抱着萧凡的腿,一脸依赖。

  夏婉如红唇微张,她的脑子很乱,非常乱,这还是她那个拒绝任何男人靠近的女儿吗?

  尽管夏婉如非常清楚,嘟嘟在假话,可是女儿脸上的依赖,并不假!

  眼前这个青年,竟然在短短时间里,让女儿如此依赖!到底是为什么?

  “啊!艹尼玛的白脸!我杀了你!”

  夏婉如的沉默,彻底让黑刀暴走了。

  黑炎帮之所以有现在的规模和威名,最大的功臣,就是黑刀。

  做的所有种种,都是为了能够让夏婉如倾心于他。

  黑刀每一次看到夏婉如,都在幻想着有一天夏婉如会投入他的怀抱,而且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期待和幻想,才让黑刀充满了动力。

  可是现在,一切的期待和幻想,都在此刻化为泡影。

  黑刀的双眼里泛着红,布满了血丝,全身肌肉膨胀,手臂上,脖子上,青筋毕露,看起来狰狞无比。

  他高举拳头,狠狠砸向萧凡的太阳穴。

  若是这一拳砸中,他相信,萧凡必死无疑。

  “不……”夏婉如下意识想要惊呼不要,可是第一个字才出口,就发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黑刀,瞬间被萧凡掐住了脖子,一米八几的魁梧身材,竟然被萧凡一只手就提了起来。

  黑刀锅底般的脸色,因为充血,瞬间涨红,那只掐着他脖子的手,如同铁钳,任凭他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掰开。

  短短两个呼吸,黑刀已经开始翻白眼,他的双腿,胡乱在空中踢蹬着,力道越来越微弱。

  一个一米七几,身材看起来有些单薄的青年,竟然一只手掐着跟猩猩一般,身材魁梧的壮汉的脖子,提在空中,几乎要活生生掐死!

  这样的一幕,极度震撼着夏婉如的眼球。

  “萧凡,请你放了他好吗?”夏婉如深吸一口气,看向萧凡的目光里,带着恳求。

  她虽然对黑刀没有特别的感情,可是黑刀为她鞍前马后多年,一直一心一意,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黑刀被萧凡掐死在这?

  萧凡歪了歪脑袋,随手扔垃圾一样将黑刀给扔了出。

  咚的一声,黑刀狠狠砸在地上,剧烈咳嗽着,全身冰凉无力,根本站不起来。

  “谢谢。”夏婉如松了口气,低声对萧凡道。

  “不用谢,毕竟我是嘟嘟的粑粑。”萧凡摸了摸鼻子,丫头还抱着他的腿呢。

  想抱萧凡大腿的人多不胜数,却唯独便宜了一个六岁的萝莉。

  饶是见惯无数大场面的夏婉如,也不禁脸色一红,她这一生,只有一个男人,不过却并不爱这个男人,反而恨不得杀了他,而且地位尊崇,哪里有过像现在这样,被人调戏的经验?

  “混蛋!你干什么不杀了我?有种杀了我啊!”

  一旁缓过气的黑刀疯狂咆哮。

  萧凡转头看,眼中冷光闪烁,这种要求,他很愿意满足。

  “黑刀!你给我滚!大呼叫的做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事明天帮里,现在,给我滚!”

  夏婉如那个气啊,老娘看在你这些年劳苦功高的份上,为你求情,你倒好,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能够轻易弄死你的人,是你能叫嚣的?

  “啊!”

  黑刀被夏婉如怒骂,整个人如同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咆哮着跑开了。

  “嘟嘟的事,谢谢你了。”夏婉如见黑刀离开,心里的担忧才真正放下,摸了摸嘟嘟的脑袋,将嘟嘟抱在怀里,对萧凡真诚道。

  现在的她,在知道萧凡的强大实力之后,已经不敢跟萧凡开玩笑了。

  “没什么好客气的,我挺喜欢嘟嘟,那个,你不打算请我喝一杯?”萧凡暗道不妙,这女人是打算抱着嘟嘟回家了?那我岂不是就得回接受审判了?不行不行,必须得拖住!

  “救了人家的女儿,人家为了表示感谢,非要请我家里坐坐,喝一杯水,盛情难却,推辞不过,这个理由也是很充分的!”萧凡心头嘀咕道。

  夏婉如当然不可能拒绝,于是,萧凡厚颜无耻的跟着夏婉如了她家别墅。

  嘟嘟确实很依赖萧凡,缠着萧凡抱她,甚至不愿意让夏婉如抱,在客厅沙发上折腾好一会,才抵挡不住困意,在萧凡怀里睡着。

  在夏婉如的示意下,负责照顾嘟嘟的保姆轻手轻脚将嘟嘟从萧凡怀里接过,抱上楼。

  “萧凡,这是你的真名?”夏婉如拿来了价格不菲的洋酒,倒在两个高脚杯里,这才开口问道。

  萧凡笑了笑“夏姐,你应该都已经调查过了吧?还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真名?”

  夏婉如有些尴尬,昨天晚上萧凡和潇月离开之后,她就安排人手进行了调查,澳门赌博网站:已经查出萧凡的身份是京城萧家的大少爷了。

  “抱歉,我只是因为好奇。”夏婉如心里有太多的谜团,好奇心像是猫爪一样,在挠着她的心。

  “很多事情,夏姐还是不知道为好,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些事情太复杂了一些。”萧凡跟夏婉如碰了一下,一仰头,将金黄的酒液倒入喉咙,然后眯着眼睛舒服得出了一口气。

  “叮当、叮当……”

  墙上的挂钟忽然响起,夏婉如这才发现,时间已经是半夜三点。

  “这么晚还不回,你不怕林若寒担心?”夏婉如问道。

  萧凡的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她怎么会担心?我今晚不打算回了。”

  夏婉如闻言一愣,然后便咬着嘴唇不吭声。

  萧凡也不在意,自顾的倒酒喝酒,这样的好酒,已经很久没有喝到了。

  林若寒家里可是没有酒的,爽歪歪倒是放了整整两排冰箱格子,显然那是林若雪的杰作。

  一想到林若雪,萧凡仿佛就看到眼前出现了林若雪那张嘟着嘴假装生气,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模样,忍不住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暗叹一声可惜。

  如果林若寒跟林若雪一样的性格,那该多好?爷保证立马就跟她办证结婚!

  就算林若寒不愿意,那也得先强了再,生米煮成熟饭,看她还愿不愿意。

  如果再不愿意,那就先x再x,x完还x,x到她愿意为止!

  萧凡喝着酒,脑子里想着龌龊事情,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了有些荡漾的神色。

  一直紧咬着嘴唇假装木头人的夏婉如,却偷偷将萧凡的脸色尽收眼底,眼中闪过一抹慌乱,然后又似乎坚定了某种决心,深呼吸一口气,对萧凡道“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