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54章 你饶我,澳门赌博网站:我饶你
  萧凡双手绑着绳子,被五个大汉推攘着出了凤凰湖别墅区,一辆没有牌照的面包车行驶过来,车门随之打开。

  “我坐中间,这样便于你们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萧凡不用刀疤脸大汉推,自己主动上了面包车。

  几个大汉脑子依旧有些蒙圈,纷纷上车,面包车快速离。

  “总算有理由了!天无绝人之路!”被绑架的萧凡心情很舒畅,只要被问起来,就被绑架了,这个理由无懈可击,想必找不出什么破绽。

  车厢里死寂一片,没有人开口话,直到远离了凤凰湖别墅区后,那刀疤脸的汉子才脸色阴沉而凶狠的转头看向萧凡“子,你到底什么来路?胆子这么大,难道真不怕我们杀了你?”

  “其实我是害怕的,但是不乖乖跟你们走的话,我当场就要被干掉,就算你们必须要杀我,死得晚一点总比死得早点好。”萧凡一脸忧伤的叹气“谁叫我运气不好呢?人生太绝望了。”

  刀疤脸听了萧凡的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哼了一声后才道“算你子识相,脑袋瓜子倒是挺聪明的,可惜,看到了哥们的样子,就不可能放你走了。”

  “大哥,我知道,这都是命,我也怨不了谁,不过看在我肯定跑不掉的份上,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这是偷的哪一家?我跟你,这别墅区里的富人也是分等级的,你们如果没偷到最有钱的,那就亏了。”萧凡的表现很淡定,倒也不怎么突兀,很像是一个明知必死,又无法逃脱,淡然面对死亡的人。

  几个大汉彼此对视一眼,刀疤脸闷声敷衍道“偷的最里面一家。”

  “最里面一家?那你们亏了,那一家可不是什么太有钱的主,企业,没多少油水,表面风光,实际上欠着一屁股债,你们这次的收获不怎么样吧?”萧凡一脸懊恼,似乎他已经成为这伙人的一部分。

  “妈的,关你毛事啊?闭嘴!再哔哔我特么现在就弄死你信不信?”另一个大汉脾气很暴躁。

  萧凡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一副委屈模样。

  车厢内再度恢复了平静,只有马达声轰轰的响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萧凡暗中算计着时间,面包车开了半时左右,距离凤凰湖别墅区已经超过了三十多公里,基本上已经处于西庆市的郊区了。

  嘎吱……

  面包车慢慢减速,随后伴随着难听的刹车声,面包车彻底停止了下来。

  车门哗啦一声打开,一个光头探头看了一眼,看到萧凡,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回来的时候被这子发现了,在那里不好动手,所以给带回来了。”刀疤脸回答道。

  光头冷眼看了看萧凡,脑袋一歪“先下车,你们几个先仓库,刀疤,你把这子扔到江里。”

  “是!”

  一个大汉扛着麻袋,跟其他几人一起下车离开,光头目光阴冷,朝萧凡笑了笑,一句话不,也跟着离开了。

  车上便只剩下刀疤脸和萧凡。

  刀疤脸推了一下萧凡“你子命不好,下车吧。”

  萧凡叹了口气,乖乖下车,直起身时,眼睛朝不远处看了一眼,大约五十米,有一个闪烁着光亮的仓库。

  阵阵江风吹拂,浪涛声传入耳中,证明这里确实离江边不远。

  刀疤脸拉着萧凡,走到江边,透过漆黑夜色,萧凡看得到,这里的江水湍急,浪涛声有些沉闷,证明江水较深,如果是普通人,双手双脚被绑,再捆上石头,直接就沉到江底,毫无生还可能。

  “刀疤哥,你们不是普通的强盗啊。”刀疤沉默着将萧凡双脚也捆起来的时候,萧凡没有挣扎,开口问道。

  刀疤脸的动作一顿,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将萧凡腿上的绳子给解了开来。

  正当萧凡好奇的时候,刀疤脸抱了一块篮球大的岩石,困在萧凡右腿上,死死打了个结,这才直起身来,对萧凡幽幽道“子,你自认倒霉吧,其实我根本没打算杀你,带你回来,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可能让你加入我们,起码能暂时保住一条命。可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救不了你,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做了。接下来,是死是活,就看你的命了。”

  完,刀疤脸就准备把萧凡推到江里。

  “等一下!”萧凡可不打算现在洗澡,所以连忙制止,朝刀疤脸笑了笑“刀疤哥,你既然愿意饶我一命,那我就饶你一命,你不适合混道上,所以今晚之后,你还是离开西庆市吧,好好过日子,不比这个强?”

  刀疤脸惊疑不定的看着萧凡,这子是心理崩溃,已经傻了吧?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这种话。

  崩!

  刀疤脸怔神时,绑住萧凡双手的绳子直接断裂,与此同时,萧凡左脚弯曲前踢,又是一声绳子断裂的声音响起,篮球大的石头,被踢进了江中,发出噗通的巨响。

  二十米外,一个躲在石头后面的男人听到这声噗通,点了点头,转身朝仓库跑。

  “这……”刀疤脸目瞪口呆,那绳子他亲自绑的,有多结实他很清楚,这个子竟然直接就崩断了绳子,得是多大的力量?

  “刀疤哥,睡一觉。”萧凡笑了笑,一个手刀瞬间砍出,力道很轻,砍在刀疤脸的脖子上,刀疤脸根本来不及闪躲,眼睛一翻,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萧凡一只手轻松将刀疤脸拎起,放在了一块大石后面,身形一弓,快速朝那仓库窜了过。

  仓库灯火通明,萧凡四下里看了看,轻轻一跃,手脚并用,悄无声息的上了仓库屋顶,透过顶部的玻璃天窗,一眼看到仓库里的画面。

  仓库里一共八个人,看起来很像是老大一样的光头是唯一一个坐着的,身旁一个身材矮的男人正低声汇报“老大,刀疤已经把那子沉到江里了。”

  光头淡淡点头“本来还以为刀疤是奸细,现在看来,奸细不是他。”

  屋顶上的萧凡舔了舔嘴唇,眉宇间闪过一抹煞气。

  “你不饶我,我就没办法饶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