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48章 只想当个普通人
  止战之殇,是一个善恶难辨的组织。

  之所以它善恶难辨,是因为这个组织的成员到处制造暗杀,手中沾染的鲜血早已无数,但他们所杀之人,每一个都有必死的理由,但却是法律无法制裁到的。

  萧凡手上的勋章,刻画的是一把断刀,是止战之殇这个组织成员所特有的身份证明。

  图标断刀,再结合止战之殇的含义,的是这个组织希望手中刀刃再无用武之处,希望世界上再也没有战争和杀戮。

  但若是杀戮不止,便以杀止杀。

  相当极端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却也有着它存在的意义。

  而金色勋章,代表的是在止战之殇中极高的地位。

  潇月也有勋章,不过是铜制的,比起萧凡手中的金勋章,差了三个台阶,每一个金色勋章的出现,都代表着止战之殇中高级人物的现身,那是潇月这种等级的人员无法接触到的人物,她怎么能不惊讶?

  “杀神……你……你居然……”潇月话都不利索了,可见萧凡这枚勋章给她多大的震撼。

  “杀神?”夏婉如敏锐的抓住了潇月对萧凡的称呼,张大嘴巴,一脸惊讶。

  什么样的人物,能够称之为杀神?这两个字眼所代表的,只有鲜血和杀戮,以及一条条人命的流逝。

  萧凡是杀神?他杀了谁?杀了多少人?

  夏婉如觉得萧凡身上笼罩着太多的谜团,每一次以为看清他的本质,却发现这个人依旧模糊得让人难以捉摸。

  “夏姐,我先走了,改天再约。”萧凡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起身离开,而潇月,也放弃了继续对夏婉如动手,跟随萧凡一起走出别墅,留下夏婉如一个人傻愣愣的满心疑惑。

  黑暗中两道人影闪烁,很快来到了后山树林之中,方才停止。

  “你为什么要对夏婉如动手?”萧凡转头问潇月。

  潇月深吸一口气,脸上表情逐渐麻木,不含丝毫感情回答道“夏婉如,女,三十二岁,墨色集团幕后老板,同时也是西庆市黑炎帮帮主,掌控地下势力灰色交易多达七层。”

  “这恐怕也轮不到止战之殇出手吧?”萧凡略微惊讶夏婉如的身份,难怪上次她自己该了解一下夏婉如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没想到她竟然是墨色集团的老板,还是一个地下势力的老大,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个份上,确实不简单。

  可这些,还轮不到止战之殇出手,萧凡很清楚止战之殇的原则,夏婉如这样的身份,只要不做出轰动华夏的大案子,根本不配引起止战之殇的注意。

  “夏婉如十年前结婚,五年前育有一女,丈夫名叫陈铎,真实身份为华夏魂组特工,三年前检测出患有精神分裂,但依旧留在魂组,随后出动任务时,不知道什么缘故出手击杀同组成员,随后失踪。两年前陈铎在西庆市出现,差点杀了夏婉如,后来再度失踪,不知踪迹。”潇月继续道。

  “这个我比你清楚,重点。”萧凡摆了摆手,他亲眼目睹陈铎击杀同组成员,内幕消息知道得比别人都多,知道的事情再被人一遍,完全没有吸引力。

  潇月眼神又闪烁了一下,显然是诧异萧凡居然知道这些,微微一顿之后,继续道“前段时间东部地区发生灭门事件,常市警察局长连带着所有亲戚,一共四十二人被杀,凶手出手狠辣果断,魂组介入后发现,凶手的手段与魂组完全吻合,确认为魂组成员所为,后来展开调查,却发现任何一个魂组成员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所以唯独只有一个人有可能做出这件事,那就是陈铎。”

  “然后你们仅仅凭借猜测,又找不到陈铎,所以想要杀了夏婉如和她的女儿,达到以杀止杀的目的?”萧凡眼神一凝,声音便冷了下来。

  “是。”潇月毫不犹豫的点头回答。

  潇月的回答,让萧凡脸色一变,一股浓郁的杀气便透体而出,普通人只会感觉到气温忽然变冷,但潇月这样的人,脸色猛的一白,身体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

  那是杀了太多人才能培养出来的气息,看不见,却感受得到。

  绝望之杀杀了多少人?恐怕萧凡自己都记不清了。

  任何一个杀手,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才能够称之为杀手。每一个杀手组织,在培养杀手的时候,就像是养蛊。

  将一群人关在一个空间里,最终活下来的一个,就是真正的杀手。

  起来简单,可其中的血腥,却让人心胆俱裂。

  “止战之殇现在的第一顺位责任人是谁?”萧凡声音冰冷无情,杀手可以都是视生命如草莽的人,但杀手之所以成为杀手而不是杀人狂魔,那是因为他们每一次杀人,都抱有目的性。

  止战之殇的宗旨在萧凡看来没什么错,但没有事实依据就滥杀,这同样是萧凡不可接受。

  “金骷。”潇月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不是迫于萧凡的杀气压力,而是因为萧凡金色勋章所代表的身份。

  “回告诉金骷,如果他再敢这样没头脑的乱来,那么他的脑袋干脆就别要了,告诉他,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萧凡眯了眯眼,尽管他现在想过平静的生活,但如果非要逼着他出手杀人,萧凡不会吝啬。

  止战之殇这个组织的威胁力太大了,任由金骷乱来的话,很可能这个组织的目的性会彻底变质,不定以后就会从黑暗里的审判者,变成彻头彻尾的毒瘤,萧凡无法漠视不管。

  “是。”潇月低着头回答,她不管其他,只管接受命令。

  “你可以走了。”萧凡挥了挥手,潇月便转身离开,很快就消失不见。

  等潇月走后,萧凡抬头看了看天空那一轮若隐若现的弯月,眼中露出了一丝回忆。

  许久后,萧凡闭上了眼,再度睁开时,眼中清澈见底。

  “我是真的想做个普通人,你们能不能别乱搞了?”

  萧凡迈开步伐,晃晃悠悠的朝着林若寒的别墅走,在他身后,一声轻叹随风飘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