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45章 罪过和积德
  面对想占自己便宜的女人,最好的回应方式就是占她的便宜,萧凡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萧凡猛的一脚踩下油门,兰博基尼瞬间提速,像离弦之箭一般疯狂前冲,速度之快,让林若寒眼前一片模糊,吓得发出阵阵尖叫,身体一个不稳,直接就倒向萧凡那边。

  萧凡左右开车,右手将林若寒搂在怀里,眼睛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坐好了。”

  不等林若寒回答,澳门赌博网站:萧凡用力一打方向盘,车子在岔路口直接甩出一个漂亮的漂移,就进了路。

  这条路到处都是石子,颠簸不平,萧凡降低车速到二十码,林若寒才甩开萧凡的手,虽然不再尖叫,但仍然忍不住紧蹙眉头,车身颠簸得她上下晃动,很不舒服。

  直到某一刻,萧凡将车停了下来,对林若寒道“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回来。”

  “别!”林若寒下意识抓住萧凡的手,又很快收了回,轻咬嘴唇,道“我……这么偏僻的地方,我……”

  “那你闭上眼睛,数一分钟,数完我就回来。”萧凡笑了笑,林若寒不管再怎么坚强,她依旧是个女人,大晚上到处黑漆漆的,又是荒郊野外,单独留她一个人在车上,她肯定很害怕。

  “如果你敢自己逃跑,你就死定了。”林若寒认真道。

  萧凡看向林若寒,同样认真的点头,这才下了车,很快消失不见。

  林若寒连忙将车门锁死,不敢看外面,生怕突然有什么东西钻出来,紧紧闭上眼睛后,按照萧凡的那样,开始数数。

  “、、、、……”林若寒没数到,车窗传来轻轻叩击的声音,她睁眼一看,就看到萧凡带着微笑的脸。

  在以前看来很是欠揍的脸,此时此刻却让林若寒感觉到安心和镇定,她将这种感觉归咎于环境的因素,拒绝承认对萧凡有任何改观,她认识的萧凡,依旧是那个劣迹斑斑,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

  在回的路上,林若寒没有再话,萧凡也没有开口,他打开车载音乐,轻柔的钢琴曲就飘荡在车内狭的空间,听起来有种很舒服很慵懒的感觉。

  “你喜欢卡米拉卡的钢琴曲?”萧凡双眼看着前方,头也不转的问道。

  “你居然知道卡米拉卡?”林若寒很意外,对于萧凡这种纨绔来,就算他能够叫出京城任何一个美女的名字,林若寒都可以理解,但他知道卡米拉卡,林若寒表示不理解。

  “有什么好奇的?卡米拉卡两年前从英国出道,一跃成为世界钢琴大师,他的钢琴曲确实很好听。”萧凡回答道。

  “呵,你会听钢琴曲?不会又是为了泡妞才了解的吧?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又干出为搏美女一笑,一掷千金的举动?送的什么?钢琴?”林若寒冷笑,一副很了解萧凡的模样。

  萧凡很想反驳,但他摸了摸鼻子,却只能苦笑。

  林若寒还真对了,他送了一个女人一架钢琴,那是英国皇家伊丽莎白宫殿珍藏的收藏品,价值一百万美金……

  “我其实真懂钢琴,我跟卡米拉卡合奏过,他我弹得很好。”萧凡。

  林若寒眼里闪过一丝冷漠,还有恼怒和厌恶。

  原本她还以为这个男人跟传闻中不太一样,起码就接触这段时间来看,他确实不太像传闻中的那样一无是处,可现在,林若寒觉得自己看错了萧凡。

  他依旧是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还死性不改的吹牛,懂钢琴?跟自己的偶像卡米拉卡合奏过?林若寒不想话了,她对萧凡只有两个字呵呵。

  萧凡看到林若寒的脸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摇头之后,不再开口,只是开车的速度更快了几分,希望早点回到别墅,尽快结束这种跟林若寒单独相处的尴尬。

  或许是老天看萧凡不爽,萧凡越是期盼的事情,越是没办法达成。

  当兰博基尼穿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横向冲出一辆卡车,若不是萧凡刹车踩得及时,恐怕兰博基尼已经撞了上。

  林若寒吓得脸色发白,一脸怒容的正要下车,却被萧凡阻止。

  “你就在车上呆着,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下来。”

  萧凡完后自己下车,四面八方就有十几个人冲了过来,一个个二话不,直接朝萧凡发动了进攻。

  这些人可不是一般的混混,他们每一个人身手都十分了得,哪怕放在军区,都是顶尖的好手。

  只是跟萧凡比起来,他们确实还差了很多。

  萧凡被国际杀手界称之为绝望,其原因就是因为他神出鬼没的暗杀以及超强悍的身手,暗杀不成就强杀,反正被绝望之杀盯上的目标,从来没人能够逃脱。

  当然,此时的他,隐藏着顶尖杀手的身份,也不适合下杀手,只是打趴这些人之后,就再度上车离。

  “他们是什么人?”林若寒犹豫许久,还是问了出来。

  萧凡打了个哈气,道“我还以为你不会问,没想到你还是问了,不过不要担心,我不会。”

  “你……萧凡,我上辈子肯定是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所以才认识了你!”林若寒不知道该怎么这个男人。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你跟我有婚约,就证明你上辈子就算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也积了一辈子的德,所以你不用愧疚。”

  “滚!”

  ……

  兰博基尼离开后不久,一辆奥迪行驶过来,车窗摇下后,露出唐初秋阴沉的脸。

  “唐少……”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低着头不敢看唐初秋。

  “萧凡的身手很强,你们输了也算正常,起码试探出了他的实力,但是失败就是失败,带所有人刑堂领罪吧。”唐初秋冰冷道。

  “是……”男人浑身一颤,眼中浮现惊恐之色,却不敢争辩和求情,带着所有被萧凡打趴下的人离开,消失在夜色里。

  “萧凡……萧家大少?不学无术的纨绔?”唐初秋脸上浮现冷冷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