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18章 白色刀痕
  上台自我介绍其实就是一个过程,毕竟全班五六十个人,一人上一下名字,真正能够记住的有多少?还不是只有通过以后的接触才能够认识。

  不过因为有沐雨这个美女老师的存在,男生们上台就像是征婚发言,了名字年龄之后还要一下背景以及自己的优点,力争在沐老师面前表现出色,能够被她记住。

  沐雨老师有没有记住还不知道,倒是让萧凡弄清楚了班上这些同学的家庭背景。

  总体来,还真没有一个人背景是普通的,要么是富商之子,要么是高官之女,最寻常的一个学生也是区长的儿子。

  当然,这只是介绍了背景的,当然也有些人不爱显摆自己或者没有拿得出手的背景,无法拼爹,所以干脆就简单了名字就算过了。

  萧凡真正记在心里的只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前桌那个看古诗词鉴赏的女生,潇月,至始至终她都没笑过,戴着一副厚厚眼镜,长相不算差,也算不上漂亮,只是了自己的名字就干脆下台,就算上台的时候也还是没把手里的书放下。

  这一切其实并不算奇怪,真正让萧凡在意的,是潇月的眼睛,那是一双死灰色,看不到任何情绪的眼睛,仿佛她天生就是麻木不仁的人,永远不会有任何情绪上的波澜。

  一般这种眼神萧凡只在死士身上看到过,要么就是经受了非人的折磨和经历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动他们。

  但现在出现在一个新生身上,就比较有趣了。

  另一个记住的名字,叫做白磊,也就是身旁这个胖子同学。

  胖子同学实在有些悲剧,人胖得让人发笑也就算了,连名字也让人差点笑岔气,白磊,败类,也不知道他老爹是怎么取的名字,简直绝了。

  直到胖子同学逃一样的回到座位上,羞愤得想要把脸埋在裤裆里的时候,教室里依旧处于一阵疯狂的爆笑之中。

  “大白,没事,名字而已。”萧凡看白磊眼睛红红的,巨大的身躯自卑得尽量缩时,有些不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白磊没想到萧凡会跟他话,澳门赌博网站:愣愣的转头看萧凡,没有从萧凡脸上发现嘲笑,这才咬着嘴唇轻轻点头,目中露出感激。

  “以后我就叫你大白,可以吧?”萧凡笑道。

  “呢,好,我记得你你叫萧凡。”白磊连忙点头。

  “对啊,以后咱们就是同学了。”萧凡又笑。

  “那中午我请你吃饭。”白磊立刻道“一定请你吃饭。”

  萧凡就有些笑不下了,胖子同学估计是没什么朋友,所以自己才刚刚对他流露善意,他就立刻要请自己吃饭,把自己当朋友,这不得不是胖子同学的悲哀。

  但真的是悲哀吗?谁知道呢。

  萧凡看得出来,胖子同学的自尊心很脆弱,他的身材和名字都是别人嘲笑的点,所以很渴望有一个朋友,萧凡随意一句话让胖子同学看到了这个希望,所以这顿饭,根本无法拒绝,除非萧凡真的不想跟胖子同学做朋友。

  而一旦那么做的后果,就是胖子同学会更加自卑,更加孤僻。

  萧凡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但有人请吃饭,干嘛不?

  午饭确实就是大白请的,就在学校食堂,单独点的菜,肉很多,素菜很少,胖子同学很喜欢萧凡叫他大白,一个劲的让萧凡多吃点。

  萧凡跟大白刚吃着,林若雪就跑了过来,同来的还有唐初秋。

  “好你个萧凡,吃饭居然不叫我!”林若雪噘着嘴生气,却没发现食堂里许多人看她看得将食物往鼻子里喂。

  “拜托,艺术系没有食堂?这么远你也跑过来,那就一起吃吧,不过是大白请客。”萧凡指了指一脸局促不安的白磊。

  早在林若雪和唐初秋来的时候,白磊就已经站了起来,尽量的把自己肥胖的身躯往后面缩,他看得出来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生和那个帅气的男生应该是萧凡的朋友,他不想萧凡的朋友嘲笑他。

  “大白?很像诶!”林若雪其实早就看到白磊了,毕竟那么重量级的身躯,很难被无视,此时看了看大白后,聪明如她,已经看清了大白脸上的局促和自卑,于是笑着伸出手,道“大白同学,你好,我叫林若雪,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吃吗?”

  “可……可可……可以,当然可以。”大白看着林若雪伸出的那只手,话都结巴了起来,不过脸上的局促倒是消了下,早就受够了嘲笑的他,可以看得出,这个漂亮的女生并没有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嘻嘻,谢谢你,大白。”林若雪相当不客气,见大白不敢跟自己握手,就主动坐在了萧凡身旁,拿起干净的碗筷就夹了一口青菜,边吃边道“都吃呀,食堂的饭菜其实也还好呢。”

  萧凡斜眼瞟了眼一直面带微笑的唐初秋,唐初秋很敏锐的发现萧凡的眼睛,干干脆脆的也朝着大白伸手,道“大白同学,我叫唐初秋,能不能也跟你们一起吃饭?”

  “可以,可以的。”大白激动的点头,上学第一天就多了三个朋友,其中还有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生,这对他来绝对是惊喜,不是一顿饭能比的。

  围观的人依旧在围观,三男一女却自己边吃边聊了起来。

  萧凡没想到唐初秋居然也会放下架子跟他们挤在一起吃饭,对这家伙深沉的心机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

  “好像有点不够吃,我再叫几个菜。”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兴奋的,大白一头的汗,一直在用手帕擦拭,但汗水依旧不断,最后不得不解开衣服上的第一颗纽扣,然后起身朝厨房那边走。

  可就在这瞬间,萧凡的眼中一缕精光乍现,大白的脖子下,白皙的肥肉上,有着一道若隐若现的刀痕。

  “刺天组?手怎么伸到这里来了?难道在西庆市有他们的窝点?”萧凡心头想着,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异色,依旧继续吃着饭,眼睛却瞟向了在跟厨房的工作人员加菜的大白,这个大白,真是有够悲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