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我的绝美御姐老婆 > 第7章 姐夫和保镖
  如果一开始萧凡很抵触和林若寒住在一起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改变主意了。

  别墅他不是没有住过,比这更豪华的别墅也不稀罕,但空气里弥漫着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淡淡香味,让萧凡觉得很舒服,不管是环境还是空气,比起他租的那个破房子来,简直天壤之别。

  两层楼的别墅,萧凡被安排在了一楼的房间里,林若寒不愿意跟萧凡多一句话,只是将萧凡带到他的房间后,就转身离开,不一会,正在放东西的萧凡就听到汽车马达发动的声音,不用,林若寒肯定是公司了。

  床上用品都是崭新的,还有一股肥皂的清香,萧凡躺在柔软的席梦思床垫上伸了个懒腰,才翻身爬起来打开淡蓝色的窗帘看了看窗外。

  窗外正对着凤凰湖,碧绿的湖水倒映出万里无云的天空,一排柳树栽种在凤凰湖旁边,被风一吹,柳枝就齐齐飘动。

  而在柳树下,还有着一张张木质的椅子,那是个夏天晚上乘凉的好处。

  萧凡很满意窗外的景色,将自己洗漱的东西放进厕所后,就坐在沙发上拿起一个苹果一边吃,一边看玻璃茶几上的杂志。

  随意的翻看着,都是一些经济杂志,看得萧凡很是无聊,林若寒这个女人白长那么漂亮,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整天都是工作工作,或许根本没有其他的爱好,这一点从一堆经济杂志就可以看出来。

  吭哧吭哧的咬着苹果,才吃到一半,楼梯上响起脚步声,萧凡抬头一看,一个穿着可爱睡衣的妞正睡眼惺忪的从楼上下来。

  不用,这妞正是林若雪,一边走一边揉揉眼睛,打个哈气,再伸个懒腰。

  萧凡愣在了那里,嘴里的苹果也忘记了咀嚼,如同木雕,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若雪,一眨不眨。

  林若雪穿着一身夏天的单薄睡衣,虽然并不透明,但却衬托出她傲人的身材,特别是胸前的高高耸立在她伸懒腰的时候轻轻颤动,萧凡很清晰的看到两点凸起,分明是没有穿内衣。

  “啊!”

  威力巨大的尖叫声再度响起,萧凡死死的捂住耳朵,痛苦得鼻子眼睛皱到了一起,好不容易等尖叫声停止,就看到林若雪跟受惊的兔子一样双臂护在胸前飞快的往楼上跑。

  “又不是没看过……至于么?”萧凡下意识摸了摸鼻子,发现没有流鼻血,才松了口气,继续咀嚼苹果。

  好一会时间,林若雪重新下楼,已经换上了一身粉色连衣长裙,精致的五官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白皙的肌肤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如果脸上没有怒意就更好了。

  “死要钱的!你怎么在我家?”林若雪瞪大着眼睛,脸色微微有些红,怎么想也想不到萧凡居然会在自己家里。一想起自己不穿内衣站在他面前伸懒腰,林若雪就有种想要把头埋到地下的冲动,昨天都已经够丢人了,没想到今天又在他面前丢了一次。

  “我怕你不还衣服,所以亲自过来拿。”萧凡笑眯眯的,对于林若雪,萧凡就觉得顺眼了很多,丫头比她姐姐可爱多了。

  “谁会要你的破衣服?”林若雪脸上布满红晕,一想起昨天的事情,至今仍然十分尴尬,气呼呼的跑上楼,再咚咚的下楼后,几件衣服就扔到了萧凡身上。

  衣服上透着肥皂香味,看来已经清洗过了,萧凡整理了一下后放在一旁,林若雪就已经坐在了他对面,鼓着眼睛看他。

  “虽然我承认我比较帅,但你稍微矜持点,这么看我也不太好。”萧凡。

  林若雪呸了一声,道“衣服已经给你了,你怎么还不走?我警告你啊,如果被我姐姐发现,你就死定了。”

  “那你可错了,是你姐姐亲自把我迎进来的,不然我连别墅区大门都进不来。”萧凡道。

  林若雪漂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问道“为什么我姐会让你来我家?”

  “因为你姐姐也觉得我很帅,所以……”萧凡耸了耸肩,一脸的感慨。

  林若雪又呸了一声,嘟着嘴巴想了想,道“我知道了,肯定是因为你很能打,所以我姐姐就聘请你当保镖,对不对?”

  “保镖?我给她当保镖?”萧凡忍不住大笑三声。

  “难道不对?”林若雪狐疑的看着萧凡。

  “好吧,实话告诉你。”萧凡很认真的看着林若雪,一字一顿道“你姐姐看我很帅,所以聘请我当你姐夫。”

  林若雪听完,可爱的嘴巴张得老大,好半晌才回神,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你不要脸!还想当我姐夫,你配吗?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穷子与富家女的爱情故事?那些东西连我都骗不了,更不要比我还聪明的姐姐,我觉得你是没戏,当保镖还可以,要不这样,我聘你当我的保镖怎么样?”

  “当你的保镖?能干嘛?”萧凡懒得解释他跟林若寒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摸着下巴问。

  “陪我玩啊,你不知道,每次我出玩,屁股后面总是跟一大堆跟屁虫,一个个什么保护我的安全,结果还不是被你一个人打趴了,以后你就跟着本姐,保证你吃香喝辣,怎么样?”

  “不怎么样。”萧凡撇了撇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混吃等死当个败家子,当保镖?还是给林家的人当保镖?怎么看都没前途。

  “一个月五万,吃住全包怎么样?”林若雪开出了自认为很有吸引力的筹码。

  萧凡已经懒得跟这个异想天开的妞继续聊天,抱着自己的衣服回房间,啪嗒一声,将房门关上。

  “喂,你干嘛啊?”林若雪大声嚷嚷了一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一瞪,自语道“这个死要钱的家伙不会真的在我家住下了吧?当我的姐夫?”

  林若雪脑海里将林若寒和萧凡放在了一块,然后就打了个冷颤,看向那道紧闭的房门时,眼中竟然有一抹怜悯一闪而过。

  。